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个女“知青”的苦涩命运

(2005-01-26 16:03:10) 下一个

一个女知青的苦涩命运

 

·乐 飞·



  沈星明和我一样是个回乡插队的知青。他与我虽不在同一个生产队,但住得较近,彼此又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如都爱看书,常交换书看,空暇时一起下象棋或打篮球,有段时间,俩人还齐心协力苦心经营组建了大队有史以来第一支农民篮球队,因此,时长日久,我俩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善友。

  星明一米七四的个子,五官单看独觑皆不差,但组合在一起就不甚理想,因此长相并不出众。然而,他有付运动员的身架,体格健壮,肌肉发达,这是他中学打篮球玩哑铃练就的。正是这个结实的躯体,使他在异性眼中显得男子汉雄风十足;再加上他正值豆蔻年华,浑身上下洋溢鼓荡着青春的气息,因而,他对年轻异性有较强的杀伤力。

  星明在第六生产队。该队有个妇女主任,名李秋香,此人生性泼辣,咋咋呼呼,说话快如机枪扫射,容不得别人插嘴,纵然你把话压扁了都休想挤入。她的二儿媳乐秀娇,本村人,20岁,去年(1974年)娶进门的。由于丈夫从戍,新婚的第二个月,秀娇即和丈夫分离,这一别就意味着她要独守闺房多年。秀娇是个颇开放的人,据说婚前就与她的丈夫有了巫山云雨关系。丈夫一走,她能否耐得住青春寂寞,当时许多人在背后议论纷纷,很是替她担心。

  民兵训练时我和秀娇有过接触,发现她的言谈举止确与一般的农村少妇不同,简言之,她稳重不够,行言轻浮。她热衷和年轻男性接触,这本正常,但在文革时期非也。不仅如此,她还好和他们嘻嘻哈哈,动手动脚,尤与长得英俊潇洒些的男知青交谈时,她的眼睛时不时放电。

  平心而论,秀娇身为农村姑娘,倒蛮有几分姿色,这与她出身在一个家境较好的家庭和自身所受的教育不无关系,她的双亲均是大队中小学的老师,自己在公社中学读完高中后才返乡务农。单从容貌而言,她和城里来的许多女知青可以媲美,只是身上的乡土气质无法脱胎换骨,因此,她终缺乏城里姑娘的那种内秀。

  有趣的是,尽管秀娇喜欢接近年轻异性,可以毫无拘束地游戏于他们之间,但在星明面前却表现得一本正经,和他说话时,全无轻浮的举止,反倒显得羞羞答答,忸忸怩怩,眼神也不自然,这与平常的她判若两人。后来大家才知道,她这种一反常态的表现是其心中的在作崇。

  秀娇对星明可谓一见倾情,但限于自己是有夫之妇,况且夫君还是个现役军人,她开始不敢有所造次轻举妄动。因此,她只好在这种暗恋的煎熬中捱日度月,忍受着单恋像蚕食般地噬咬着她那颗生来不太安分守己的心。自单相思星明以来,她心中有个别扭讨厌的天平,天平的一边是欲爱的强烈愿望及水性杨花似的本性躁动,另一边则是社会的伦理道德和军婚的禁锢约束,要使这个天平长久地保持平衡,她必须忍受度日如年似的时光的折磨。可是,她不甘寂寞的本性及其天生反叛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久将不计后果地打破这种平衡,还她本性的面目。

  打破这种平衡的时间表是在1975年初,她籍着民兵训练期间年轻男女同吃同处较为宽松的生活环境,开始了有计划有步骤地向星明发起进攻。当时,她满脑子都是如何将星明虏获的种种方案,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用一种普通不过的方式--借书,打响了她婚外情的冒险战役

  秀娇在发起这个战役前,完全没有认识到它是一个错误的举动,因为这一行为有悖于婚姻的严肃性,有悖于社会的道德规范。更没有预料到的是,事件的最终发展还改变了一个与此事件毫不相干的人的命运。对于这些,鬼迷心窍的秀娇当时不会去想,她只知今朝有酒今朝醉,满足自己的欲望乃第一需求,至于将来结局如何是明日之事,无暇顾及。

  秀娇是怎样通过借书的方式来征服星明的呢?据事后从星明处获取的支吾破碎的坦白及村里人添油加醋的传言,以下我粗粗地勾勒了一幅秀娇婚外恋情图。

  那是民兵训练的第二周,星明手上有一本《隋唐英雄传》的小说,秀娇知道后,便鼓足勇气向他索借。凭借书来接近自己喜欢的人是多数恋人惯用的手法,因为借了书就必然要还,这一借一还至少有两次接触的机会,通过察言观色若窥到对方有进一步接触的意思,还可以在借期到之前,再借口未看完要求延长一段时间以达到多次接触的目的。这就是秀娇通过借书来达到多次接触以擒获星明的战术。

  长话短说,秀娇后来果然三番五次地以书未读完为藉口一次又一次名正言顺地接近星明。星明开始对她并不在意,因为她毕竟身有其主,纵然偶尔冒出想入非非的苗头也硬性被他理智地按捺下去。但最后一次秀娇到他家还书时,他那道情感防线终被她的妩媚风骚突破,从此溃不成军,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月朗星稀的仲夏夜晚,秀娇穿着一件薄薄的短袖衬衣来到星明家还书。随着一股花露水的香味飘然而至,秀娇溜入星明家的门,站到了他跟前。或许是她心情激动不安的缘故,或许是天气炎热,更可能是她的故意为之,秀娇衬衣顶上的几粒纽扣均敞开着,致使大半个前胸裸露。显然,今晚的秀娇是有备而来,只见她的眼眸一和星明相遇就泛起阵阵秋波,弄得星明有点局促不安,招架不住。对不起,这本书借得久了些,今日才还切莫怪责哟。秀娇一边娇滴滴地说着,一边直勾勾地盯着星明。她那薄如蝉翼的衬衣把她丰满的胸脯、骨肉匀称的身材衬得浮凸毕现。少顷,她突然用手把扎着的长辫松开,一头长长的秀发瀑布般地抛洒在她那肥腴的后背和圆实的肩上,裸露的前胸肌肤白嫩光洁,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水汪汪,含情脉脉,顾盼生辉。在昏暗的灯光下,星明觉得今晚的秀娇俏丽异常,格外迷人,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望着风骚十足的秀娇,星明有点神魂颠倒,不能自己,心中的欲火腾地点燃,他遂不由自主地走到她的跟前,一把将她抱住,推向床边……

  下乡两年来,为了自己的前程,星明一直都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生命最旺盛时期汹涌澎湃的生理欲望,但今晚他太饥渴了,欲望像波涛滚滚的江河,猛烈地冲击着用理智筑成的旨在克制原始欲望的堤坝,当经年来苦心经营的堤坝被波澜壮阔的生理欲望最后冲决时,那不可阻遏的欲水就滔滔高歌,一泻千里。床上,只见他俩的身体如胶似漆地融合一起,他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不住地起伏、翻滚、扭动,直至把男欢女爱的原始戏爱发挥得酣畅淋漓方才起身。

  偷了腥的猫,岂肯轻易放弃。在燃烧欲火的驱使和偷欢带来的兴奋刺激双重作用下,秀娇此后多次送货上门,贪图良辰佳境。据星明后来对我说,他曾一度欲中断这种图一时享乐而有可能断送前程的不正当关系,但无奈于秀娇的死蛮缠绵,使他终未能在事情暴露前遂愿。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尽管他俩把不能暴光的偷情做得小心翼翼,十分谨慎,但半年后的一天还是被人发觉了。

  那天,在田间劳动的中途,他俩先后走进一片茂密的松林诈称方便,实为借着葳蕤草木的掩护,色胆包天地行云雨之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次的行事却被一双眼睛偷觑了。这个窥视之人没有把事马上张扬出去,而是告诉了秀娇的婆婆李秋女。秋女着举报之人先别声张,待她亲自去捉奸,免得他们可能抵赖。

  自此之后,秋女对她的儿媳留意万分。一天晚上,秀娇一边对着镜子梳理头发,一边跟婆婆说今晚欲去335部队看电影,得晚点回来。秋女答允着,但心里却警觉起来,因为平时她的媳妇出去看电影并不梳理,今晚为何精心梳妆?她遂悄悄地尾随秀娇,直至看见秀娇进入星明的家中。正当秀娇和星明做爱到达如痴如醉的巅峰时刻,秋女突然闯入了他们的视野,将他们逮个正着,他俩被秋女这一突如其来的侵入吓得瑟瑟发抖,缩成一团。

  出了星明家的门,秋女满脑子都在琢磨如何处理这事,她暗下决心,决不能让这事轻而易举过去。经一夜的辗转未眠,她有主意了。

  秋女的主意到底是什么呢?是一个她认为绝妙的私了方案。原来她的大儿子今年近三十尚未娶妻,其原因不是他长得丑陋或是个低能儿,而是他患有癫痫病,随时有亡命可能,因此无人敢嫁。秋女心想:现在星明和她的儿媳通奸,是触犯了军婚,若去告发,他必受牢狱之苦。倘若把这一厉害关系与他的姐姐说之,姐为了弟的前途必然对我的私了方案言听计从,到时提出要她嫁给我的大儿子,她为了救弟只有舍身相许,别无选择。

  星明的姐姐沈星华,时龄21,长得眉清目秀,有着丰满修长的姣好身材,两个浅浅的酒窝嵌在一张匀称的脸上,似绿叶衬红花。她的眼睛并不顶大,但温柔传神,反衬得许多女人的大眼睛只像政治家们讲的大话,大而无当。她还天生着一般女人需花时费钱涂脂抹粉才有的好脸色,两条长辫子乌黑光滑,随意置于前胸后背显得大方漂亮。她和异性青年说话时手总是不停地捻着辫子,给人一种腼腆羞涩的感觉,但招人喜欢。就这样一位闭月羞花似的姑娘在秋女的胁逼下,极不情愿地做出了决定:牺牲自己保全弟的前程。这一痛苦而又无奈的决定旋即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自此,她和青春挥手作别,和痛苦形影不离,和泪水日夜相伴!

  当星华为其弟而屈身嫁给一个有病的老单身的消息在村里小巷房前厕后田间饭桌上传得沸沸杨杨时,许多人都为星华愤愤不平。是可惜了,一朵鲜花由于秀娇的诱奸星明的幼稚秋女的狡诈而插在一堆牛粪上。作为星华姐弟俩的朋友,我对秋女的作法大为不满,对星华的不幸深表同情。

  七七年恢复高考,星明报考了中专,且榜上有名,可惜政审时未能通过,据说是由于他的通奸污点。当星明知道自己政审被刷掉后,他悔不该当初图一时快乐而毁了自己的前程,哀叹地说:事至如今,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教训惨重啊!

  星华没有报考,不是她不想考,而是她的婆婆把她的考试权完全剥夺了。事实上,星华一嫁到秋女家,就成人质似的被软禁于家中,丧失了不少海阔天空的自由。

  2002年回国,因修家谱回了趟老家,从而打听到了星华姐弟俩的一些消息。星明后来在知青陆续回城浪潮中回了县城,半年后进了县农机厂成为一名工人,1999年厂子倒闭,他即下岗,现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星华嫁到秋女家三年后(即1978年),她的丈夫因发癫痫掉入池塘溺水而死,之后她一直守寡,在农村含辛茹苦抚养一儿一女,她现在年过半百,闻已是满头银发。本想抽空去看看她,后听说她出远门了,因此未得见。同时,也打听到星华那颇为厉害的婆婆2000年死于胃癌,秀娇后被她的婆婆赶出了家门,不知今居何处。

  离开老家时,想起星华苦涩的命运,心中不禁沉重。

  人生变幻莫测,世事反复无常。但愿吉星高照,星华余生安康。谨此廖言遥祝星华今后时来如意,平平安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