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方汀:我的美国同事们

(2005-01-22 16:56:58) 下一个
  1. 我的美国同事们

 

方汀

 

               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在美国做电脑或网络管理的人大多是“大腹便便”的男士,很少有女的?在IT部门写软件的倒可能有很多女性,因为写软件不须接触硬件,相对而言较适合女性。我刚参加工作时,做的是遥控“电脑医生”,尚无须直接接触硬件,当时组里二十多人中就有五员“女将”。三年前电脑管理被“外包”后,我成了组里“硕果仅存”的一名女性。不知领导是出于“优待少数民族”还是其它什么心理,让我当新组成的小组的“工头”,把原来组里留用的其它四人分发到另三个组(在不同城市)去。离开了熟悉的环境,进入了男多女少的新环境,害我受尽“欺负”,如今总算凭智慧与耐心让这帮男同事“接受”了我做他们的“BOSS”。如今我们组成了“大凤凰城”地区最有效率,最具吸引力的小组,有些因合作项目来临时帮忙的人, 还自愿留下当了组员,整个小组相处得像个大家庭。大家一起处久了,渐渐变得无拘无束起来:什么事到我们这儿都可以被“幽”上一“默”,任何到过我们房间的人都会被我们的幽默风趣逗得忘记了电脑“罢工”给他们带来的不快。

 

               斯帝夫是组里的“瘦子”,不是因为他生来如此,而是因为他有肠炎,吃再多都不吸收,终于从几年前的“胖子”渐渐变成了今天的“瘦子”。斯帝夫的幽默常常是“黑色”的。这不,前几天他刚给同事佛得下了个“桩子”,让我们笑破肚皮。斯帝夫特能吃,可以说除了铁呀什么明显不能入口的,只要是食物,他都可以吃。同事都知道,让斯帝夫与众分享那怕是几根薯条,无异于“虎口拔牙”。因为斯帝夫吃得多而且杂,有时就难免会放屁。他为了掩饰,故意弄了个发出放屁声的软件,时不时发动该软件,令我们难辨真假。有一天,与斯帝夫隔个通道的佛得照例晚到,刚坐下,就闻一声巨大的屁响从佛得座位附近发出,其它人还以为是佛得干的,尴尬得满脸通红的佛得当然明白自己被人“摆”了一道。本来如果鲍伯不笑出声或不在场,这把戏是不容易揭穿的。鲍伯憋不住一乐,大家立刻恍然大悟,都怀疑是鲍伯干的,让他“老实交代”。原来,前一天斯帝夫在佛得电脑上“下桩子”时,鲍伯碰巧在场,鲍伯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可恶”的斯帝夫在边上竟然一脸无辜似的一声不吭。斯帝夫早就想害不守时的佛得了,他把那个发出放屁声的软件通过遥控,乘佛得不在时装到佛得的电脑上,然后,等佛得一上坐,斯帝夫就遥控启动软件,弄了这么个“恶作剧”。斯帝夫还给难缠的“黑莓”(blackberry,掌上电脑)起了个外号:“莓果”(dingle berry)。我不知道什么是“莓果”,以为只是个“黑莓”的“代名词(nick name)”。那天斯帝夫与鲍伯一起去处理一个“黑莓”,佛得有事要找斯帝夫,就问我:“斯帝夫去哪儿了?”,我脱口而出:“斯帝夫和鲍伯去为某女士解决‘莓果’问题了 。”不料,佛得听了止不住地乐,一边乐,一边朝门外溜,临出门丢下一句:“等一下你见着香侬问她什么是 dingle berry ?”一会儿,香侬(组里新招来的女组员,我以前的同事)来了。我就问她什么是“dingle berry”?香侬也笑了半天,终于停下来给我解释:“A dingle berry is a piece of poop that stuck at your behind when you poop, hard to get it out。”(我真不知怎么翻译,且将之译为“大便时夹在肛门口拉不出的一块硬屎”吧。)天啊,怪不得佛得听了“斯帝夫和鲍伯去为某女士解决‘莓果’问题了 。”要笑翻了!!!

 

               斯帝夫刚和女朋友分手时,天天求我们:“帮帮忙,快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吧。”丹当即给他出了个“好”主意:“有个有名的网站,专门帮人牵线搭桥。你去XXX网注册,他们就帮你电脑选妃。” 斯帝夫听了一声不响。第二天,斯帝夫垂头丧气地来了。丹还不识相,凑上去问:“嘿,怎样,对上相了没?” 斯帝夫懒洋洋地说:“咳,别提了。昨晚,我花了五十元,加入了该网相亲团体。花了至少两小时在网上填表,对女方的要求从较高到中等到低,一降再降,降到最后只要对方是女的,年龄在二十至四十之间,不管是白人(斯帝夫和其他组员都是白人)黑人还是亚裔,无论女方有无工作均可。等到半夜,一个对上号的都没有。我只好让电脑继续工作,去睡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去查看,还是没有。”丹听了一边乐一边说:“大约你太特别了,没人能配上。”此言一出,全组的人都乐了。我在边上趁机打打边鼓:“如果斯帝夫真这么特别,那说明地球上没有配得上斯帝夫的,斯帝夫只能去找个外星人。”大家一起笑翻!看来传说中的网上情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呢!

 

               香侬,罗伯特,马狄和丹都属“心宽体胖”的(不是一般的胖,是足有两百多磅的真胖!)。丹是其中最胖最有趣的,每天不笑不说话,现在连他的菲律宾太太都被他“熏陶”出“幽默”感来了。有一天,丹跟我请假,说第二天要休一天假,我同意了。丹马上给他的宝贝太太打电话报喜:“嘿,baby。我明天可以跟你同一天休假了(第二天是他太太的每周一天假日)。”紧接着,丹发出一阵哈哈大笑:“你一定是跟我一起呆久了,现在居然‘幽默’起我来了。”丹放下电话,忍住笑告诉我们:“猜猜我太太对我说了什么?她说谢谢我提前告诉她休假的事,让她有时间去通知她的‘男朋友’明天别上家里来。”当然他太太是逗他的。丹和现在的太太都是离过一次婚的,现任太太比丹大了七八岁,在运通工作,每年假期多得用不完,所以每周固定休一天假。别看这一对女大男小,况且还是二婚的,两人整天爱得不行,每天至少互通一两次电话,开始总是“嘿,baby”,结束一定用“love you baby”。丹的第二次婚姻一定幸福美满,丹给我们的印象是“不知愁滋味”,整天乐呵何挺着个弥勒佛肚子。别人火气冲天时,他总是以“冷静(Chill out)”或“别太急(no sweat)”再加一张笑脸把别人的火气浇灭。丹近来为一件事有点担心:他太太要退休了。我们都好羡慕他太太可以退休享福了,奇怪为什么丹会不太乐意?丹的解释令人喷饭:“我太太是个好厨子,现在上班没什么时间做饭都已经把我养得如此白胖了,她退了休,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吃的,我怕是要胖得进不来这双扇门了。”大家一想,丹的担心还真对。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给丹出主意:减少进食量,锻炼身体,再不行吃减肥药……依我看,说不定丹将来真得去做缩胃手术呢。

 

               前几天,丹在给太太打每日例行电话时,碰巧鲍伯也在给他太太打电话。大约受丹的影响,鲍伯在结束时几乎与丹同时说出:“love you baby”,还刚好与丹同时放下电话。(也许鲍伯在无意识地学丹的口气取笑丹)。不一会儿,令我们大跌眼睛的事发生了。鲍伯电话放下不到十分钟,太太突然出现在我们房间(鲍伯太太刚好也在我们楼工作),一付“兴师问罪”的架式:“你从何处学来这么油嘴滑舌的?莫非有了相好的?”可怜的鲍伯只好老实交代,说只是在学丹说话,决不敢有什么“相好的”。不幸的是“肇事者”丹刚出去,暂时无对证,我们一屋子的人当场笑翻……鲍伯太太只好将信将疑地离开了。第二天,鲍伯逼丹去给他太太证明他的清白,丹就带着笑问鲍伯是否真的相信他会去说实话,吓得鲍伯连连喊停:“算了算了,别再给我添别的乱子了。”-------大家知道爱说笑的丹一定会去“火上加油”的。没想到,美国人还真有对婚姻如此看重的。要知道鲍伯和太太可是刚跨进六十大门,结婚三十五年的“老夫老妻”啦(孙女都有了),这种认真劲儿实在令年轻人汗颜。

 

               丹喜欢谈论如何省钱,小到买杂物,大到买车,给宝贝太太买礼物(通常是金银首饰),他总是会找到好的价钱(deal)。我以前还以为只有大陆来的中国人才知道节省呢,没想到老美也会这么“小气”。有一次,丹听人说让老婆理发可以省钱,他就来宣布要让太太试试“身手”。我们以为他太太会理发,他笑着说:“哪里,一点儿都不会。明天让你们瞧瞧,我已经胸有成竹了。”第二天,丹来上班,大家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丹的头成了一个光光的大葫芦!原来,丹的计划是:让太太先试着理,若太太理得马马虎虎呢,就认了;若太太理得太参差不齐呢,干脆用刮胡刀刮光成光头。组里的“光头元老”马狄一进门就乐了:“嘿,好啊,这下我可有伴了!真希望把咱组变成‘光头’组,那该多有意思啊。”我忍不住对马狄瞪了一眼:“谁会像你那样要用光头来掩盖秃头的尴尬?” 马狄一点不恼,得意洋洋地说:“你别说,我这光头就是比秃头好看。你们不同意么?”得,遇上这种阿Q,不服不行啊。

 

为了省钱,丹和罗伯特很喜欢参加拍卖活动,多半参加政府举办的拍卖活动,偶尔参加网上举办的拍卖。有一天,两人兴冲冲地谈论即将举行的大拍卖。其他同事听他们谈得热闹,就问些基本的问题:买了拍卖品可否退换?(概不退换)让不让当场测试?(不让),等等。同事们开始轮番轰炸了:如果买电器,买回去不灵,只好自认倒霉啊?丹笑嘻嘻地说:“可不,我刚浪费了十五块,买了个除了指示灯亮外其它什么都不动的破放象机。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去参加拍卖活动,因为碰上一般店里买不着的好东西机会比较多。有一次我给太太买到一对很美的绿玉耳环,一般店里是买不到的。”除了丹和罗伯特外,大家听了“概不退换”和“不让当场测试”的规矩后对拍卖都兴趣缺缺了。

 

               说起在客户眼中“大名鼎鼎”的马狄,就是他最会跟我“捣蛋”。中等个的马狄,挺着个大肚子,亮着个大光头,高兴起来哈哈大笑,一不高兴就骂声震天,很情绪化, 用老美的话就是-------Moody。每次分配任务给马狄,他总有千万条理由来抱怨:我近来急需减肥,血糖已经“高耸入云”了(Sky rocket,用马狄的话来说);我脚也疼极了,路都快走不动了,等等。给别人落下我给他“太多工作”的印象。有一次,马狄遇到一位难缠的客户。这位客户对马狄提出太多要求,几乎要让马狄手把手教电脑应用,确实超出了我们的工作范围。马狄气得七窍冒烟,对我们大家声明:第一,从此以后再不为该客户解决问题;第二,他要到那客户的键盘上去撒泡尿解恨……没等马狄发表完声明,大家一致开口请“马大侠”手下留情。大家对马狄的种种类似行径都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大家公认:这位老兄属于“永远长不大”一流的。时间长了,我终于总结出对付马狄的办法:略施小计,时不时给点高帽戴戴------“处理这个问题只有你是专家,帮帮忙吧”,“该客户很喜欢你,他点名要你去帮忙呢”,“你知道XXX吗?他的电脑出故障了,可能是硬件坏了”(只要是马狄熟悉的人,他都很愿意去帮忙的),等等。有一天,我听到楼梯一阵巨响(我的座位很不幸正在楼梯下)。由于上回一个女的从楼梯上滚下来,受了伤,我对巨响的反应是立刻去察看。我刚站起来,马狄从门外像个大皮球一样抱着肩“滚”了进来。我问他是否又有人从楼梯滚下来?马狄红着脸招供:“我想害你来着,故意用双手撑着栏杆跺楼梯,没想到,上帝惩罚了我,令我自己伤了自己的肩膀。”看着马狄的狼狈样,一屋子人顿时哭笑不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