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兰叶:初恋,心中永远的玫瑰

(2005-01-21 10:41:41) 下一个

初恋,心中永远的玫瑰

 

(品茶小轩)

 

兰叶

 

 

前世,我们是恋人。

我来到了江南,找个仇家。却在烟雨迷蒙的西湖,遇到了白衣飘飘的玫玫。她轿子突然断裂,我上前扶起了跌倒在地的她,就此,忘不了,那个眉眼含羞的她,那个弱不禁风的她。

出手。一场恶斗,在是否手刃仇家的时候,却意外发现,玫玫是仇家的女儿。玫玫哀哀地求我,愣神之时,远处赶来的捕神一箭朝我射来,玫玫纵身扑上,替我挡了这一箭,箭身贯穿了玫玫,她的一身白衣被血染的像一朵怒放的玫瑰,我抱着她,我记得她最后看着我的眼光是温柔的,看着她眼里渐渐没了光彩,只是,她不知道,那一箭贯穿了她,也贯穿了我,毕竟神捕的名头不是虚来的。我知道,我会在以后的时空,找寻这个女子。。。。。。

记得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不久,就找到了玫玫。我比她大几个时辰。我没喝那杯孟婆汤,一眼就认出了玫玫,可是,玫玫已经不认识我了。我们同一天出生,父母又是同事。躺在临近的婴儿床上。

我喜欢身边这粉嘟嘟的小东西。喜欢看她甜甜的大睡,喜欢听她奶声奶气的啼哭。那时,我们还都不会说话,没有关系。语言不是主要的。何况,我叫心言,是用心来说话的。我们可以一起晒着阳光,一起听窗外的树叶沙沙响,一起闷头大睡,一起睁眼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有几次她尿床了,湿湿的冰冰凉凉的很难受,她很秀气地啼哭了起来,可是声音太过文气,护士姐姐们听不见啊。我就扯着嗓子帮她一起哭。闻声而来了护士姐姐,帮她换了干净的尿布,又拎起已经不哭的我来,却发现我没有尿床,肚子也不饿,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笑。护士姐姐以为我是个捣乱鬼,她怎么知道,我是在帮玫玫哭?。。。。。。

机关附属幼儿园里,我们又相遇了。我一眼就认出了玫玫。她黑亮黑亮的眼睛,一如前生。只是,她不仅忘记了前生的事,连婴儿室里的友谊都不记得了。我不灰心,我有的是时间。我护卫着她,把想抢她手里玩具的胖墩推了个跟头,被听到哭声赶来的幼儿园阿姨罚站;我吃饭时把麻酱花卷的芯放兜里,想留给玫玫,芯里的麻酱多,我舍不得吃。玫玫妈来接玫玫时,我想了起来,从裤兜里拿压扁的麻酱卷给玫玫,玫玫妈说了句多不卫生呀,就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那时两家大人常常串门,妈妈开玩笑说,玫玫长大了嫁给我家心言好不?玫玫不说话,很坚决地摇了摇她可爱的小脑袋。。。。。。

小学,我们同班。看着玫玫越发的秀气,功课又好,我心里很开心。为了玫玫能多多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拉弹弓砸碎了教室的玻璃窗,我上树掏鸽子窝。只是。我的表现,并没有赢来玫玫注视的目光。记得玫玫跟同桌的女生说,蜻蜓飞的正好看。我拿网兜罩在晒衣竹竿上,暴晒的阳光下折腾了一下午。当我把脖颈里系着绳子的十几只蜻蜓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给玫玫,换来的是玫玫一声惊呼,和惊恐的目光。看着连连后退的玫玫,我想不明白,玫玫不是喜欢蜻蜓嘛?。。。。。。

高中,我们又是同班,且同桌。只是那时男女生互相间不说话。还在桌上划好了三八线,谁也不许过界。从不曾仔细看过玫玫,只是在装作不经意时,瞄过几眼,匆匆看到玫玫秀气的鼻梁,大大的眼睛,还有马尾巴辫子。我始终不敢跟她说话,怕别的男生们起哄。同窗三载,唯一一次说话是借了一次橡皮,记得,接过橡皮时,手微微的颤抖。。。。。。

大学,我们一起幸运地考上了同一所名校。同在异乡,自然亲近许多,只是,玫玫的清澈的羊羔般的大眼睛,看着我时,就像看着她的哥哥一样,亲情或许是爱情的栅栏?知道系里的诗人王子热烈地追玫玫,我不知道该怎样才好。诗人王子给玫玫一首首诗,还在学校的板报上龙飞凤舞地写了,〈玫瑰,我爱你〉几个帅帅的大字。我就这样手足无措地看着玫玫渐渐走近诗人王子。近在咫尺却走不进你的心中,又是怎样的一种痛?快毕业时,当听说玫玫要嫁诗人王子了,我一个人到了江边的小酒馆,喝了整整一箱啤酒。醉眼中,看着夜色里忽明忽暗的灯火,听着偶尔江面传来的汽笛声,我的心在麻木中才感觉不到痛。。。。。。

我决心离开这个地方。拼命考托考基,留学到了大洋彼岸。

岁月慷慨而激昂地走过。留学而工作,在这异乡,几多血泪只有自己心知肚明。现在,我有了美丽的妻可爱的儿,只是,在夜深人静时,站在窗前看着夜空里的万家灯火,我还会想起玫玫,烟雾迷漫,香烟薰得我流泪。


或许,今世的初恋,就是前世的恋人。只是,奈何桥上喝了孟婆的那碗汤,今生就怎么也走不到一起了。

张爱玲有过红玫瑰与白玫瑰之说,我觉得一朵足够。下了眉头,却上心头,浓缩在心中的是一朵永远开不败的玫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