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苏月:老 友

(2005-01-19 11:07:44) 下一个

小小说

 

 

by 苏月

 

 

她透过落地窗向外望去,雪花正无声的飘落,白茫茫的大地上积起厚厚的雪。壁炉中的火在欢快地起舞,时针指向下午2点。路上不知道好走吗?她开始担心起来。

 

她接着又安慰自己,不要紧,他会按时到的。虽然电话上她没有提醒说今天是他的生日,但他说过要来就一定会来。这么多年他总是这样,每个星期都会来这里与她消磨一两个下午。他们有时一起听听音乐,聊聊天,下几盘棋。天好的时候,他们就结伴出去散步。他俩都退休了,老伴也相继故去,但他俩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也许,就这样最好。他们保持着亲密朋友的关系,几十年来,未曾改变。

 

她曾打算过要搬到南方,但他不想走。他说他喜欢了这边的四季分明,她也就留下来了。他的房子离她的只有半哩路,有什么事,只要打个电话,他就可以过来了。她习惯了有他在附近的感觉,她不想独自走那么远。

 

她走进厨房,将刚烤好的蛋糕端出来,顺手将音乐打开,这CD是他为她买来的,是他俩都喜欢的曲子。蛋糕上她已经精心地用淡蓝色的小花点缀上他的名字,她弯下腰,细心地在那蛋糕上插上一排排小蜡烛。

 

一共是72支蜡烛。她耐心地插着,想象着他出现在在门口,象往常一样,一边使劲在门口跺掉靴子上的雪,一边大声地抱怨着天气。她高兴地帮他拍去身上的雪花,唠唠叨叨地责备他怎么不戴帽子。她还想象当他看到那蛋糕时脸上的惊喜,他一定会搓着手,呵呵地笑着称赞她的手艺。

 

突然她听到外面人声噪杂,远远地,似乎有急救车的鸣叫。她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能发生什么呢?她刚刚放下手中的蛋糕,门铃就响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被告知,他死于心脏病发作。当人们在路边发现他那被雪花覆盖的身体时,已经迟了。他的手里握着一条包好的的墨绿色围巾,是他打算送给她的。因为那纸包上写着她的名字,下面还有一行小注:纪念我们相识30周年。

 

泪水滂沱中她猛然记起,三十年前当自己第一次随同丈夫赶赴他家的晚会时,正是围着这样的一条围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