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明迪: 婚里婚外

(2004-09-13 15:15:41) 下一个
(短篇小说) 《婚里婚外》 明迪 我来过 又走了 如不曾来过 记忆里何来 那些 苦涩 ─ 题记 十八年后, 无意间得到他的电子通讯地址。 她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发出了第一封短信。没想到他很快回了信。从此, 覆水难收 ...... (一) 童以钦在江南水乡的一所大学教英美文学。早在七十年代末, 他就被教委送到国外深造, 回国后被提为副教授;九十年代初又赴美进修,回国后升为正教授。这么多年来教书、写书、演讲、带研,也算忙出了一点名堂,再过几年就可以退休了。但他仍感觉精力充沛,也许退休后到美国去当客座教授, 再写几本书吧。好在他儿子、女儿都在美国事业有成,退休后去美国和他们团聚,享受天伦之乐,还可顺便和那些过去教过的学生们聚一聚,叙叙旧,聊聊天,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冬天的晚上,窗外下着小雪, 电视里播放着重复的新闻,童以钦习惯性地启动电脑,准备上网看看新闻、写写伊妹,突然发现了一封从美国发来的电子邮件,署名“李雪”,这不是过去教过的一个学生吗?印象还不错,年轻、活泼、聪明。原来她也在美国呀!留美的弟子中又多了一个。 童以钦象通常一样,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谈到他自己这几年来的“战绩”以及子女在美国的近况,并希望下次赴美时也能见到李雪,等等。正如他一贯的风格, 客套中不失风趣,但隐隐约约带些中年人的伤感。 对李雪突然的来信, 童以钦感到很高兴,尤其是在这寒冷的冬天又多了一个网友。这两年他不断以写信排解寂寞, 但仅仅如此而已, 他并没有想得太多,早已平静的生活不会那么容易就风吹草动了吧。 (二) 李雪在美国南北转战十几年, 和陈涛分分合合, 最后终于在西海岸安顿下来。她想回国, 和朋友合资办一个“英语村”,但牵扯面太广, 不是一下子就能敲定。 又想办一个“英语速成学校”,但这也需要找人合作。给童以钦发出第一封“问侯”信后, 等回信的那十几个小时有如十几年那般漫长。能否和他合作还在其次,是否真的做“海龟”还未拿定主意呢,重要的是和他取得联系!为什么?她心里还不十分清楚, 但就是“想”。 李雪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一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想得太多岂不太累?有时候想太多了就什么也做不成了。 第二天一上网就看到童以钦的回信。十八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许多。读着童的信,李雪心里觉得格外亲切,就好像当年听他讲课一样 ...... 那年他刚回国,春风满面,透着一股成熟男子特有的魅力。李雪象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偷偷暗恋着他,渴望引起他的注意。好不容易有机会讲上几句话,童以钦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根本无法接近他的心。毕业分配后就没有再联系,十八年流水般地过去了。如今到了不惑之年, 却又经不起当年的诱惑了。 李雪回了一封很长的信, 对回国计划只字未提,主要谈的是这十八年来的心路历程,以及对大学时代的回忆。 收到她的长信,童以钦连复三封, 似乎还未说完想说的话。十八年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段很长的路,都会有一段很长的故事。 对过去的怀念及对人生的探讨是他们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于是他们成了互相最好的“读者”和“听众”。童以钦写起信来洋洋洒洒,绝不亚于他写文章的速度。而每天上网看信也成了李雪生活中一件十分愉快的事,使她暂时忘掉了许多烦恼和不快。她回信时对他的称呼由“童老师”变成了简单的一个“童”字;童以钦也将“李雪”改称为“雪”。对这微妙的称呼改变,两人都心照不宣。 李雪注意到,童以钦在谈到分别十八年来各自的人生经历时还暗示着他们之间在年龄上也相差十八年。李雪高中毕业后就上大学, 大学毕业时二十二岁, 十八年后的今天就是四十岁啦。那么,童已五十八? 四十岁的李雪是什么样子,童以钦想象不出来。他心目中的李雪还是她大学时代的模样。当他写出这种感觉时,李雪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该见面了吧!刚好有一个出公差的机会,公司要派人到北京去培训在当地招的员工,李雪力争到了这个机会,并兴奋地告诉了童。童答应一定去北京见她。 从过去的“师生”变成“网友”;又从淡淡的、深藏不露的“网恋”到“相见”。十八年后的重逢会为他们带来什么呢? (三) 初春,北京国际机场候机楼的一个小餐厅里,童李二人正在静静地用餐。一小时前初见面时的兴奋和激动仍在各自内心里荡漾着,但此时此刻,两人表面上都很平静,低声谈着家常。 李雪说,这次回国最大的收获是吃了地道的中国饭菜。童说, “这算什么!下次回来我带你去最好的餐馆。” “一言为定罗!” 说完, 两人都意识到这其实是转了弯的表白:“我希望能再次见到你!”“一定会!” 时间过得飞快,尤其是在相聚时。李雪该上飞机返回美国了...... 这次匆匆回国一星期,童以钦每天都有课,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周末飞来北京,终于赶上在机场见了一面。李雪比他想象的漂亮多了,虽然没有过去年轻,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李也不相信童有五十八岁了。也许恋爱中的男女都自然而然地显得年轻一些吧。 分手的时刻到了。在检票处前,李雪情不自禁地拥抱了童以钦,童热情地回应着,两人依依不舍。此情此景好像有点不合国情,但这一别,谁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嗨, 谁还顾得了那么多! 飞机起飞了。李雪这次回国拾到了一颗心,却将自己的那一颗心丢在了机场 ...... (四) 回到美国西海岸的家,儿女好像一周内双双长高了许多。李雪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拉着儿子,心中感慨万千。 陈涛在一旁板着脸,连个招呼也不打。 李父刚想说什么,李母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 “雪儿你可回来了,两个孩子想死你了!” 陈涛冷言一句:“了不起的母亲丢下孩子们不管,没出息的老爸想给他们讲故事,他们却吵着要妈妈。他们哪里知道那伟大的妈妈不知在哪里风花雪月,早把他们给忘了!” 李母说:“别在孩子面前吵架。”便忙着做饭去了。 ...... 终于熬过了回家后的第一夜...... 星期一早上,李雪把两个孩子送到学校后,就直接上班去了。 不等向上司汇报工作,她急急忙忙先打开电子信箱, 已经有两封信等在那里了,结尾都是“想你”。她匆匆敲下“也想你”,才去向上司汇报此行的成果。 李雪来美国后先读了一个英语硕士学位,本来想接着读博士,但怕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放弃了。同时也是为了让陈涛能安心地继续上学,她找了一份工作,维持家计。后来,她边工作边读了MBA,然后在公司做到了部门经理,事业上还算一帆风顺。但她宁可用所谓“事业” 来换取稍微美满一点的婚姻。 她不是女强人,也不想做什么女强人,只是用忙碌来减轻烦恼而已,可陈涛总是讽刺挖苦地说她快成为准 super woman 了。过去那个气度不凡、雄心勃勃的陈涛,如今变得萎靡不振、心胸狭隘。也许男人在不得志时都是这副模样吧。 大学毕业后刚认识陈涛时,他正在李父手下读研究生,三年后毕业留校。一个农民的儿子取得了硕士学位,并当上了名牌大学的讲师,那时的陈涛呀,得意非凡,心比天高,娶了教授的女儿还觉得委屈了呢!后来他俩双双赴美留学。再后来陈涛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李雪仍只是个硕士,所以陈觉得比李高一等,在家里对她象使唤丫头一样。李雪忍了,心想,也许有了孩子以后,他会对自己尊重一点吧。没想到有了孩子后,自己成了保姆兼佣人,还得继续上班,以增加家庭收入。陈涛在家带了两天孩子就烦了,一个劲地抱怨: “要不是为了你们母子仨,我早回国当教授啦!” 陈涛做博士后那年,所在的大学本来想聘请他做助理教授,但他一时头脑发热,改行跑到一家电脑公司编程序去了。开始混得还不错,但后来碰到公司裁员,他没躲过恶运。从那以后,他一直换工作,弄到现在高不成、低不就,所以就把怨气都出到李雪身上,说她是“前世的冤家”,给他带来了霉气。 后来,李雪的父母移民来美国,一家老小刚过了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他就当着老人的面,有事没事地找李雪吵架。 公平地讲,结婚十五年来,他俩也有过幸福的日子,但十分短暂。性格的不合,价值观的不同,再加上缺乏沟通,使得陈李二人始终无法和平共处。曾经分居过一次,但不久陈涛被公司解雇,为了节省开支,便又搬回来了。 这次从北京回来后,李雪没跟父母商量,执意要离婚,并答应带两个孩子,一分钱也不要陈涛付。陈涛爽快地签了字,一找到公寓就搬出去了。 根据加州法律,如果当事人不反悔,离婚申请书六个月后生效。到那时,陈李这对“前世的冤家”就各自“解放”啦! (五) “雪, 不知近来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直不回信?你身体好吗?孩子们都好吗?他有没有怀疑你什么? 机场一别,已一个多星期了。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着冬天的雪。 ─ 童” “雪, 你感觉不到有人在思念着你吗? 唉,到了这般年龄,心中还有牵挂,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但我无法克制。脑海中总是出现离别时你眼中闪出的泪光。是的,我看见了,并受到震撼。我的这颗已不年轻的心在为这迟来的感情而流泪。你如感觉到了,就给我回信吧,哪怕是只言片语。 ─ 痴童” “小雪, 我知道以我的年龄可以做你的父亲了,但那突如其来的拥抱似乎唤醒了沉睡多年的知觉。我为这不该有的知觉感到羞愧。迟来的春天到底该不该来?也许,这只是幻觉;也许,我应该躲进冬天继续冬眠吧?但冬天处处是雪! ─老童” “亲爱的雪, 为什么你一去就音讯全无?哦,你曾有过一封极短的信,但自那以后,你就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得你对我失望了吗?对,我早应该想到这一点。可是你说“也想”。既然“也想”,为何不回信? 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春梦,直到亲眼看见你写来的“也想你”。你知道这三个字的份量吗?我可以为这三个字牺牲一切。请你重复一遍,好吗? 真的好想你! ─ 傻童” ...... 李雪每天读着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电子“情书”,但强忍着不回信。没有这些信,她是下不了最后决心离婚的。陈涛搬出去之后,她才给童以钦回了第一封长信: “亲爱的“老童”, 返老还童了?其实你并不老!你可曾感觉到你年轻的心跳?我感觉到了,尽管只是一刹那...... 为了那瞬间的感觉,我迈出了慎重的一步。 我也痴、也傻,或许更痴、更傻。请原谅我没有回信。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我在等着以自由之身给你写信!我不想以“陈太太”的身份和你来往,尽管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独立的李雪,但我不愿给这份纯真的感情带来哪怕是细节上的小污点。现在,我终于自由了,你明白“自由”的含义吗? 自由的感觉真好!同样的天空,但比过去更蓝;同样的草地,但比以往更绿。 也许,我才是太老了呢,四十岁了,还带着两个小孩 ...... 但我不后悔。 不敢再说“想你”,以免给你增加思想负担。我已做了我该做的, 但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 迟来的春天总比不来好。夏秋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冬天,它将孕育着又一个新的春天。我会永远在冬天里等待着。 ─ 雪” (六) 一个月后,李雪终于又有了一次回大陆的机会。这次是在上海,也是为公司培训当地的员工。刚巧,童以钦要在上海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将有三天的时间和李雪的行程是重合的。为了能和她单独在一起呆三个晚上,童作了周密安排。 一天傍晚,上海外滩上走着一对对情侣。李雪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一条白丝巾随着长发在晚风中轻轻飘动着,淡淡的幽香四散。童以钦穿件深蓝色的运动衫配着白色的长裤,显得很潇洒。 李雪很自然地挽着童以清,两人悠悠地散着步,说着悄悄话。当李雪感到走累了时,童以钦很适时机地说了一句: “回酒店吧。” ...... (七) 从上海回来后,李雪每天心情都特别好。 加州难得地阴了几天,但她的心里却日日充满了阳光。 “Chel, you look shiny. Are you in love?”雪儿的新上司不怀好意地开着玩笑。 为了职务升迁,李雪曾忍受过半明半暗的性骚扰,但这几年总算是颤颤惊惊地熬过来了。两次大陆之行,成绩非凡,回来后被提升了一级,和过去的上司平起平坐了。但新的上司好像也是个色鬼。唉,不管这些,能敷衍就敷衍, 能躲就躲过去吧。 李雪每天晚上回味着上海之夜,早上一醒来就情不自禁地哼起无名小调。后来她发现这些小调都是年轻时唱过的情歌。还以为早已忘光了呢!原来,已经逝去的记忆会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回来。 “亲爱的童老师, 让我再叫你一声老师吧。你知道吗,你给我带来了第二个春天,不,应该说是第一个春天!你可能想象不到,在上海的那三天,你让我第一次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那感觉真甜蜜!是的,我结过婚,生过两个孩子,可是他从来没有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爱,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从肉体上。 童, 你使我感到自己还很年青。和你在一起时,我觉得好像回到了童年和少年时代,又仿佛时光不曾流逝过。也许是你划着一叶轻舟,载着我又回到了过去吧。 还记得吗,上大四时,有一天下课后,我走到讲台边问你一个问题,好像是关于艾略特的诗,那天我是真的不明白而要请教你。当时是下午四点钟,教室里的人一下子走光了。冬天的太阳从窗外照进来,好暖好暖!我的围巾从脖子上滑了下来,轻轻擦过你的手臂,但你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你回答完我的问题后就逃跑似地走掉了 ......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把你抓回来了 ...... 如果我当初多犹豫一下就不会给你写第一封信了; 如果我没给你写信,就不会有这一切了,是吗? ─ 你永远的小雪” “雪儿, 小精灵: 上学时不好好读书,居然用粉红色的围巾勾引已婚老师。开玩笑啦!颜色没记错吧?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一切都是缘份! 说真的,结婚成家后,我从未被任何一个女性吸引过。我一直很乐意地做着一个典型的好丈夫,白天再忙,晚上回家我都会下厨做饭;周末打扫清洁、洗衣服我都一手包了。(当然罗,最近几年没太管家事了。) 我也没想到,在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以后会再次受到你的诱惑,或者说是青春的诱惑吧。明知是一个陷阱,我还是心甘情愿地跳进去了。请原谅我的不恰当的比方。 亲爱的雪儿,我真的被你诱惑了,从心灵到肉体都完完全全地被征服了。是的,我是没有想到,在经过了人生的四十年后,你在感情上还是如此纯洁,像白雪一般。 你知道吗,给你写信成了我最大的享受。我已好久没写文章了,再教两年书就准备告老还乡了。退休以后,如有你陪在身边,天涯海角,处处都是天堂啦。但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你离开他是对的,也许我的出现帮你下了这个决心,但今后的路还得你自己走下去,我不能继续陪你。我很高兴我们的相处让你重拾信心。我也很高兴我们有机会真正“认识”对方。你浑身焕发出的青春之美使我眩晕,使我失去自控。在上海的那些夜晚,你长久地默默地深情地配合,使我感到青春一阵阵地回到我的身体里 ...... 最亲爱的雪儿,我真心地爱你,但我不能太自私,不能拖累你。你还年轻,你会找到另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真爱。我会永远地关心你。 ─ 迷惑中的童” “童, 你为什么要如此清醒?既然你真心爱我,为什么不愿永远地拥有我?既然你关心我,为什么要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我? ─ 迷糊的雪儿” (八) “李雪啊李雪,你永远不会明白男人的心。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的心!” 童以钦每天晚上在心里和李雪对着话,但狠着心不回信。他想让李雪冷静地处理她自己的生活,离婚申请六个月期限来临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应考虑其它因素。 另外,激情过后,他变得异常清醒。李雪猜对了,他已从迷惑中清醒过来了。他知道现阶段他在情感上和生理上都还精力旺盛,但他毕竟比她大十八岁,当他衰老时,她还会在盛年期。尽管她会说,爱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但两性之间最终还是性爱。此外,他内心深处还有自私的一面,他无法面对她的父母及她的孩子。他愿意和她相守一辈子,但这个“她”不包括她的家人。男女之间共同筑成的家才是永久的归宿。 “原谅我吧,我的小雪!” 童以钦在心中默默地说了无数遍。 (九) 李雪爱得太投入了。 在童以钦沉默的日子里,她天天想念着他。她把对婚姻的不满、对爱情的向往、对过去的怀念、以及对故乡的思念等等都集中在对童以钦一个人的想念上了。 童过去一日三封信,现在一星期也不写一封,让李雪怎么也适应不了。她不停地写,不管他收不收得到。 “童, 你为什么躲着我?你是不是害怕了?你害怕面对我的感情,你又象十八年前一样地逃掉了吗? 我不敢说爱你,可我每天都在想着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忘掉你。 每天晚上,我都感觉到你有力的双臂正紧紧地搂着我、你的生命正一寸寸进入我的生命 ...... 我不知道我是在梦里还是在梦外,梦里梦外都是你的存在 ...... 我不想每天写这种没有回音的信了。我必须问你一个我一直回避的问题 ─ 这就是关于 W。我只问一次,你能不能离开她,到美国来?我想见你,我想与你生生世世永相守 ...... ─ 绝望中的雪儿” “冰雪聪明的雪儿, 请你原谅我吧!当我终于有勇气重新给你写信时,我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童以清了。你爱过的那个童以清已经死去,现在给你写信的不过是个躯壳罢了。 聚散皆缘份。也许,我们会以另一种方式相逢吧。 雪,你还是忍不住提到了 W。但是你想过吗,小林是无辜的,我不能伤害她。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和无奈吧。 ─ 不堪的童” 我又情何以堪?我难道不也是无辜的吗?小林,叫得多亲切啊!难道我是有意地想伤害比我大一载的王林吗?为什么女人敢爱敢担、而男人到了关键时刻却总会保护自己的妻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童以钦,你以为这样你就清白了吗? 李雪的脑海里闪过这些念头,但她没有立刻给童回信,她想出去走走,让冷风吹一下 ...... (十) 陈涛终于尝到了孤独的滋味,他提笔给李雪写起了平生第一封“情书”,但却带着“忏悔书”的口气。他说他想明白了,他不能离开这个家,他决定搬回来,好好过日子;他说他打算重新做人,决不让李雪失望;他还说他这几个月没碰过任何女人,因为他心里只有小雪一个人,而且,他很想念孩子们 ...... 写到这里,他写不下去了,便开车回家看看。 李雪的父母看到陈涛回来,感到很吃惊,但毕竟是半个儿子,便异口同声地说: “早该回来看看啦!雪儿刚出去散步,很快就会回来的。” 陈涛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就上楼去了。 李雪出去时没有关上电脑,甚至没有关上电子信箱。陈涛无意中发现了所有的秘密 ...... 陈涛铁青着脸,在客厅里等着。李雪一进门看到他就想到了楼上开着的电脑,正准备上楼,陈涛一步抢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太迟了,我都看到了。我很快就可以查出这个童以钦是谁,我会写信给你的母校,把他搞臭,还会打电话告诉那个王林,揭穿她的教授丈夫的真面目。到时候,他恐怕不得不提前“告老还乡”了。哼,这个姓童的居然象个儿童一样天真,一个被我睡过十五年的女人,在他眼里却象白雪一样纯洁,哈哈哈 ......” 李雪一气之下,一巴掌打过去,但被陈涛顺手一挡。没想到他用力太猛,李雪的头一下子撞在楼梯口的墙角上 ...... 两个小孩子立刻嚎啕大哭起来。李父拨通了 911 ...... 警察发现陈涛有前科记录,这是他第三次在家打太太。 李雪出院后撤回了离婚申请。 粗暴的男人只能伤她的身体,而温柔的男人却能伤她的心。她宁愿以身体的伤疼来减轻心灵上的伤痛。十八年前那个遥远的“冬天的童话”和十八年后那个短暂的“春天的故事”都应该从记忆中消失掉了 ...... 李雪决定和陈涛“和平共处”。她求他不去找童的麻烦,并且答应了他提出的条件 ─ 那就是, 从今以后,无论她俩是分是合,她婚里婚外都不再有姓童的存在。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