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黛雪: 六个月的加拿大生活

(2004-07-09 14:48:41) 下一个
六个月的加拿大生活 ----黛雪 (一) 决定出国只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 大学时,自己是个幸运的人,被很多人羡慕又被很多人嫉妒。 全年级第一的成绩,电台的主持,学生会的主席,还有数不尽的荣誉,更有一个风流倜傥却独独专情于我的男朋友。 所以大学五年的生活,自己是轻松而惬意的度过的。 但是也许人生本不该那么多的幸运和坦荡。 保送时,本应保送外地更好学校的我,却因为大学表现的突出,而被学校压下只允许保送本校。 相恋四年的男友,却在这个时候有了新的爱人。即便自己苦苦相求。 于是,研究生一年级的生活,是苦闷而矛盾的。 仍然沉迷于过去和男友相恋的回忆中,不肯自拔。 而每每见到老师或者同学,他们的关心,尤其是对我和男友的关心,更让自己心如刀割 我知道,不应该原谅他,可是每每却忍不住地给他打电话,虽然他在电话中的口气是那么的敷衍和没有神气。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得会走出自己初恋的怪圈,抑或就像自己说得那样,“即使你有别的人,我仍然等你回来“。 那一年的生活,是在这样的患得患失中度过的。 我放弃了一切的荣誉,一切的光环,只希望可以如平凡人一般,没有人在意我,没有人关心我的感情,不会再如拨光衣服一般,在人群里生活。 所以我考了托福,随便申请了一所学校。 奇怪的是,那所加拿大的学校接受了我。 当 offer 在我手中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应该欢呼抑或哭泣 那段时间,常常莫名的发脾气。 因为自己知道,如果我选择了出国,我和他就会如大西洋两侧的空气一般,也许再也不会重逢了。 但我也知道,如果我继续留在这所学校里,有一天,我会疯掉的 那时候,我会反复的给他打电话,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也许因为他知道我要走了,态度莫名的变得出奇的好,甚至常常可以听着我哭泣。 那段时间,我把最后的期冀放在了签证拒签上。 可是,我竟然27天就拿到了签证。 我知道,我必须走了。 否则,对不起我的父母。 (二) 北京的机场里,挤满了送别的人们。 可是自己的心却在挣扎,时刻在幻想着,自己会扔掉行李,从飞机上跑下来,然后重新奔回他的怀抱。 直到飞机从跑道上滑向了天空 我知道自己就要到一个加拿大的小角落里去做我曾经朝思梦想的平凡的人了 温哥华的机场,我想哭。 那是一片贫瘠的土地 即使是加拿大最美丽的城市之一 妈妈的朋友把我接到他的家里,吃了顿饭 然后又把我送到飞机场门口,扬长而去了 当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机场的座位上, 等着5个小时之后才会登机的飞机 我哭了 那是一种绝望的哭泣 因为我知道,我和他真的是不再可能了 (三) 终于到了那个加拿大也许最小的省份 老师和师哥师姐亲自来接我 那份热情,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他们帮我暂时找了一个住处,是和一对中国夫妇合住 那对夫妇很冷漠,只是帮我开了门,就走了 老师帮我卸了行李,师姐带我熟悉了一下环境,然后告诉我好好休息,就走掉了 当我一个人面对那小小的房间时,好想哭 我不知道第一个晚上是怎么睡过去的,但是很快,房东的敲门声就惊醒了我 妈妈把电话打过来 老师在门外等着接我去实验室 于是我的实验室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四) 我得导师是个中国人,他是农村出来的,但是却是世界顶级大学毕业的,人很聪明,但是常常问我一些政治的问题。比如,中国教育制度怎么样?英语教育根本没用?台湾问题?他和我的师哥,也是一个中国人,常常因为政治和篮球的问题争吵不休。 但导师很好,第一个学期没有给我选课,因为害怕我刚来不适应环境,上课听不懂,只是让我先在实验室里学习实验技术。 师哥,比我早来两年。 据说当年,老师对他是煞费苦心,关怀的无微不至。帮他买菜,买米,帮他找房子,给他长钱。可是由于师哥到这里只想是个跳板,所以刚来半年,就联系另外一个导师,打算转过去。据说当时,我得导师很生气。结果由于师哥联系的那个导师不给师哥奖学金让他自费,师哥不得不又低头哈腰回来找我得导师,结果我得导师看在都是中国人,在国外不容易的份上又重新收他当了学生。但是他们的关系,也就一下子变得不那么近了,成了单纯的老板和学生的关系 而师哥也不是很好地做试验,常常偷懒。 我的到来,给了他们两个希望 老师把我当作他另一个培养目标,希望我能有所作为。 而师哥,觉得终于来了一个可以交朋友的人 但我的冷漠,让他们都一下子变得无话可说。 虽然,有时候,我会突然心情好,和他们聊天;但常常,我仍然会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就这样,日子在实验室和家中度过。就像在国内刚上大学时,教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一样。 偶尔我会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虽然他的口气还是那么的敷衍,但是每次听到他的声音,自己都会觉得安慰很多。觉得至少我还可以听到他的声音,虽然他其实很不耐烦地和我说话。 每到夜里,想起过去的种种,尤其一想到有一天也许在路上,他不会再认得我,我不会再认得他,我们会擦肩而过时,自己就总是流泪。 (五) 幸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师姐还关心着我,虽然也许她也仅仅是因为,我可以作她的玩伴而已。 师姐,在这个中国人不是很多的学校里,是个传奇的人物,虽然可能比起很多其他地方的人来说,也许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但在这里的中国人圈子里,却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其实最初知道师姐,还是在中国的时候。那时,自己不知道应该准备什么东西,所以导师把师姐的邮件地址给了我,因为师姐和我的家在一个城市。之后就是频繁的互通邮件,尤其是师姐的妈妈,常常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什么应该带什么不应该带。 所以在国内的时候我常常想,不知道有这么外向而热情妈妈的师姐会是什么样子? 飞机场的出口大厅里,我看到导师的同时也看到了师姐。她是个非常美丽的东方女子,飘逸的长发一直及腰。虽然已经30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却像和我一样大。她也和她的妈妈一样非常的热情,抢先拿过了我手中的背包。 我对她的感觉,所以很好。 之后的日子里,可以说,我的很多生活都是和师姐联系在一起的。她向我介绍加拿大的美食,带我去逛街,有时她的导师(她和我不是一个导师)还会开着车载着我和师姐到远方去玩。 我第一次听别人说起师姐,是和我的女房东第一次聊天的时候。 我的女房东问我是不是经常和师姐玩,我说是啊。她说,如果你还想交到其他中国的朋友的话,就不要再和师姐玩了,否则你会失去很多朋友。我很不理解得问她,为什么。她笑笑得又问我,你们出去玩的时候,只是你们两个吗?我毫无顾忌的说,不是,有时候她的导师会带我们出去。女房东说,难道你不觉得你是灯泡吗?我恍然大悟,然后问,这里找外国人做男朋友很少吗?所以其他中国人才不能接受?女房东说,不是,是因为她之前和一个中国人同居了,之后又和导师了,大家都说是因为这样,她可以留下来工作;而那个和她同居的中国人,真得很爱她,他还因为分手自己摔断了腿,希望她能回心转意,可是仍然没有用。所以之后,你的师姐几乎就不和中国人在一起玩了,只是和外国人在一起。 那是第一次听一个人比较长的谈到师姐。我有点震惊。 我认为,可能是我的女房东曾经和师姐有矛盾,所以才这样说的吧。因为她们都在一个学院,而美丽的女人常常会遭到别的女人的妒嫉。 我依然和师姐在一起,虽然心里不时会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之后,这样的话我听得越来越多了。 一次,师姐到我的实验室来找我,我的导师问师姐:别把我们的丫头(指我)带坏了,她现在成天和你在一起玩?师姐当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我的导师有一次问我,是不是经常和师姐一起玩?我说,是啊。导师说,不要变坏啊。我笑笑说,怎么会! 一次,我和师姐一起去逛街,碰到了一个38岁左右的中国人,师姐和她打招呼,还逗乐逗那个人的孩子;可是那个中国女人,却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了看。我不知道师姐是否感觉到了,但是我感觉到了。 我一直想问师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每次话到嘴边就又咽了下去,因为到了国外,我渐渐的发现,国外中国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很微妙,因为大家都只是现在比较好,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一天就会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可能一辈子彼此都再也见不到了呢?所以往往交往的原则,就是谁也不问谁的过去,除非有人愿意讲。就像导师曾经和我讲的一样,国外的关系反而简单,你不用刻意的去想现在的关系是否正常,因为你需要不同的朋友,可以一起吃饭的朋友,一起逛街的朋友,一起说话的朋友,一起哭泣的朋友,但是这种朋友的关系往往很短暂,因为可能明天,你的一个朋友就到了地球的另外一个国度。 我和师姐的关系就这样持续着,但终于因为我的要搬家,我们的矛盾爆发了。 (六) 其实到了这里以后,我就一直在找房子,因为我不是很习惯和夫妇合住,因为实在不是很方便。 师姐也支持我,她希望让我和外国人一起住。 但是找房子一直不是很顺利,因为我没有车,又是个女孩子,所以我想找一个离实验室近的房子,但这样的房子往往很贵,因此我一直在等待。直到看到我现在的房东在网上贴出的广告。 离我的实验室只有5分钟的路,而且他们也是我们这个学院的,房租也很便宜,虽然也是一对夫妇,但是加拿大的冬天就要到了,这将是我经历的第一个冬天,很多人告诉我,会有很多的风暴。因此我已经顾不及是否房东也是夫妇的问题了,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去住。 之后才想起来,应该告诉师姐一声,因为找房子的3个月,师姐也一直很着急,经常上网或者打电话去帮我找。 于是放下电话,我赶紧跑到了师姐的实验室。 当我高高兴兴地告诉师姐我将要搬家的时候,师姐却意外的大发雷霆。“为什么不先问问我?这个房子不好,也是夫妇,你不是不喜欢和夫妇住吗?而且电费也不包,冬天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费用会很高的?“ 看我犹疑的神情,师姐马上又说“其实我最近可能就能回国一趟,到时候你就可以先住我哪里,然后再慢慢找,到时候房子容易找。而且现在的地方也还可以。而且不一定,到时候你申请学校的房子也能下来了呢?“ 我继续犹疑。 师姐终于又说“我以前在这家住过,人到不坏,但是你不知道,那个女主人,有时候总是有点受不了。有时候他们做好吃得让我和他们一起吃,可是我要是也做好吃的,让他们吃,他们却不吃。还有算房费的时候,总是算到几分钱,长了你就觉得挺烦人的。而且因为电费是分摊,所以你干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比如说洗澡,你就不能洗的时间太长,做饭你就不能总做炖菜,你说有多烦?而且那个女主人,有时候总是喜欢挑刺。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正在我哪里,(后来我知道,师姐说的这个朋友,就是那时候和她同居的那个中国人),结果女主人就大喊让我把我刚做晚饭的锅收拾一下,让我一点面子也没有。-------“ 但是我并没有听师姐的话,仍然搬了去。之后,一度,师姐不再经常来找我了,而即使在楼道里见了面寒暄几句,但也似乎不像以前那样了。那种变化很微妙。 其实我现在的房东很好,经常开车带我去买菜,还经常做好吃得给我吃,让我有了一些家的感觉。但是到了这里,我渐渐知道了师姐过去的一些故事,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师姐不愿意让我住在这里。而那时候,本来每到周末,我们都会一起出去玩,但是刚住在房东家的日子里,也许是我有些害怕失去这种家的感觉吧,也害怕总是和师姐在一起,我现在的房东会不喜欢我,所以常常托词有事或者天气太冷,而不再和师姐出去了。 这样的时候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直到我在实验室里哭了。 (七) 那是个周六,12月份,意外的我在MSN上碰到我忘不掉的他。 他好像最近不是很顺利,工作升职因为一些问题没有升上去,女朋友因为比他小很多还在上大学,所以周围的微词很多。 其实当我在msn上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泪流满面了,虽然我一直压低了口音强装着笑脸和他聊天。 当他突然哭着对我说,“其实自从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很想你。我妈妈总是问我,你为什么让她就走了呢?“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不知道他说这些的时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那一刻,我却突然有一种想立刻回国的冲动。 他说完这句话,就下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么下机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哭了起来。 这时候,师姐恰好走了进来。 她被我吓坏了,我则装作没事地说,刚才碰到了一个同学,聊起了以前男朋友的事。 师姐抚着我的脑袋,“那是他不珍惜你,只能说他没有福气,你会遇到更好更适合你的人的” 我还是哭,师姐又说“别哭了,赶紧擦擦,一会儿我带你出去逛逛。 “ 也许就是那一刻,师姐又重新把我当作了她的朋友。 那天,师姐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八) 其实当时师姐并不知道我和男朋友的故事,只是因为我的流泪,师姐突然同情了我,相信了我;突然觉得似乎我和她有着一些类似的经历,所以她给我讲了她的故事,虽然还有所保留。 那是我第一次听师姐自己讲她的故事,虽然其中的有些情节,我已经听别人讲过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师姐慢慢得终于把她的故事讲给了我。 师姐整整比我大了十二岁,但是却一点也看不出来,打眼看上去似乎和我一般大小。 她当年在国内念研究生的时候,结了婚,嫁给了一个她认为很爱的人。那个人马上就要出国了,所以他们虽然才认识了不到一年,但也就结婚了,因为无论是那个人和那个人的家,还是师姐和师姐的家里都认为,那个人只是先出去,然后师姐就探亲也跟着出去。 可是那个人走后的不到一年,突然有一天,师姐接到了一封从国外寄来的信,是离婚协议书。师姐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的丈夫很坚决,之后他们就这样离婚了,师姐终日躲在家里不肯出门,终日以泪洗面。 也许是因为她的离婚,她的父母很可怜她,所以那时候不是很管她。 她托她的一个朋友帮她联系了外国的学校,决定出国,因为她无法承受国内的舆论 在她等待出国的那段日子里,她认识了一个已经结了婚的男人。 那个男人和她是校友,很偶然的机会他们彼此认识了。那个男人,长得很高,但是可能由于年龄和职业的原因,有点发福,但仍然不失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师姐说,他们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 那个男人自己有公司,有妻子和一个儿子,但是因为妻子自从生了儿子以后,就变得性冷淡了,所以他在外面有很多情人,经常是几个月就要换一个。所以师姐当时成了他的情人,她经常陪着那个男人一起谈生意,一起出去玩,甚至参加那个男人同学的聚会。除了有时候那个男人的儿子会打电话把那个男人带走以外,师姐已经感觉她就是那个男人的妻子了,甚至连那个男人的很多哥们也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情人一直没有换。 师姐当时觉得,也许可以做一辈子那个男人的情人,但是当感情投入越多的时候,那种占有欲望就越来越强烈了。师姐和那个男人提起了结婚。那个男人说,你等我两年,我就娶你。 之后师姐决定出国了,临走的时候,那个男人对师姐说,你去两年,两年后我娶你 国外的日子是孤寂和空虚的,师姐每每给那个男人打电话,那个男人都会重复以前的那句话,“再等等,我会娶你的”。 师姐由爱生恨,决定报复那个男人。 这时候她认识了前面提到的那个和她同居的中国男人,其实这个中国男人比师姐小,但是却迷师姐迷的不能自拔。而师姐也为了报复那个男人,和这个人同居了。 其实这个中国男人也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他的妻子还在国内。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房东当时会对我的师姐大喊的原因,因为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师姐非要和一个结了婚而又没有离婚的人在一起,他们认为这是鬼混。 但因为师姐是为了报复,所以她根本不爱这个和她同居的男人。 虽然她曾经以为也许她有一天会爱上他的。 但当她第一次回国,她还是抑制不住地给那个男人打了电话,见到了那个男人;当她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开车送她去的机场。那时师姐知道,她永远也无法爱这个同居的中国男人,因为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男人。 所以,回到加拿大之后,师姐就毅然和中国男人分手了,中国男人苦苦相求,但是仍然没有打动师姐。 而那时候师姐和导师的关系很好,所以中国男人一直认为师姐是因为她的导师才和他分手的,也因此,在中国人的圈子里,大家一致认为师姐是个喜欢有妇之夫的人,所以女人们都对师姐有一种仇视,也不允许自己的男人和师姐有所接触。而其他没有结婚的中国人,为了可以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也因此慢慢和师姐的交往减少了。 师姐并没有详细告诉我,她是怎么和导师在一起的,也许是因为毕竟我还要在这里生活很长时间吧。毕竟这还是进行时。 她的导师其实也是一个有妇之夫。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人的圈子里,师姐的名声会很坏的缘故吧。 她的导师的妻子从结婚到现在一直有一种怪病,每次医生都说他的妻子就要死了,可是每次他的妻子又都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他的妻子终日要靠注射药物维持生命,而且随着病情的加重,他的妻子已经无法正常走路吃饭,一定要靠别人的帮助,而且记忆开始丧失,常常想不起事情。但她的导师一直照顾着他的妻子,即使他妻子的父母都从来不来看她。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0年。 师姐说,她开始喜欢她的导师,是因为她觉得他很可怜。 她的导师是个白人,但却很像东方人,很善良。 现在她的导师为了师姐,已经决定离婚了,但是即使离婚,他还要继续照顾他以前的妻子,因为他无法看着他的妻子没有人照顾的死去,但是这样却至少可以给我师姐以名分。 但他们的恋情却一直是秘密进行的。 师姐说,如果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要走了,就是她的导师没有离成婚,她放弃了。 我不知道最后师姐的归宿会在那里, 不过她的导师正在办理离婚手续, 预计不久就可以成为自由人了吧。 所以最近师姐心情很好,她说她要把她的导师带回中国,让她的爸爸妈妈看看。 知道了她的故事,我们的关系终于很像在国内时候的好朋友了。我的心结也终于解开了,我觉得也许在某些师姐的感情中存在让人争议的成分,但师姐也还算是一个比较真诚的人吧。 (九) 外面的雪在飞 (十) 我在的城市,中国人比较少,所以连唐人街也没有,只在downtown 有几家仅有的中国店,所以洛阳纸贵,那里面的东西也就出奇的贵。但可惜,中国人就是忍不住对中国饭菜的思念,于是这几家中国店生意也就一直非常红火。 据前人们说,在没有本科自费生之前,这里的中国留学生也就30人左右吧,所以几乎大家彼此都认识。但是最近几年,由于中国中介的兴起和壮大,这里来了很多ESL 和来念本科的自费留学生,所以一下子每年能来100多个中国的小留学生。也因此在路上和校园里经常能看见说着中国话的中国人,而也因此,中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交往就淡了很多,就像在中国一样。 而这里的加拿大人,也从最初见到中国人很新奇很热情,慢慢变到现在无所谓也没有过去的热情了。 在加拿大,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外国留学生里,印度人英语最好,小日和小韩还可以,但是如果你碰到听不懂你说话也无法听懂他说话的人,那一定是中国人。“ 我不知道是否这个说法可以适用于所有的中国留学生,但它适用于我。虽然我的托福分数很高。 第一次被导师带去参加每周一次的seminar, 我就被深深的震动了。因为除了知道题目以外,其他内容,我都没有听懂。更不要说他们的讨论和提问了。 而在我之后的学业中,我就要做这样的 seminar ,然后被人提问,然后我要回答。 而由于中国人外语的不好,所以每到中国人做seminar 的时候,他们的导师就变得很重要,因为常常是中国人在前面讲他们准备好的内容,而他们的导师在下面为他们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免得中国人总是答非所问,或只是哑口无言,或总是“pardon?" 所以我的导师(中国人)就常常问我这样的问题,“中国人成天学英语,小孩子从小学就开始学,可是为什么中国人出来了还是什么也听不懂,什么也说不明白呢?” 我常常哑口。 (十一) 我的很多朋友,问我国外好吗? 可以说,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从决定出国到出国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很多朋友都是我到了加拿大以后才打电话告诉他们的。他们往往惊讶得问我,真的吗?你现在是在加拿大给我打电话吗?你怎么就走了呢? 所以我是国外很少数的那部分人,少数并不是很想出国而出国的人。 但真正到了国外,你就发现你突然要自己面对你的未来,虽然其实在国内也要如此,但是似乎由于生存不是问题所以常常把这个问题放在脑后,而到了国外,这个问题就逐渐变得越加鲜明起来。 在这里,中国人里经常分成研究生和本科生两个帮派来。 因为研究生(除了商科和教育)几乎都有全奖,而本科生大都是自费出来的。所以生活状况也有所不同,常常是自费的本科生,住着比较大的房子,养着车,常常到比较贵的中餐馆去吃饭;而拿着全奖的研究生们,却想方设法找便宜的房子住,按着每周优惠的彩页来安排每一周的菜谱。当然会有很牛的研究生,申请到不同的奖学金,所以一个人可以拿很多钱,也就可以过着贵妇人的生活了。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多,因为除非你是加拿大移民,才可以申请加拿大的很多奖学金,而给国际学生的奖学金大多数目很少而且奖金数额也不像给加拿大人的那么多,除非碰到一个慷慨的老板,他愿意给你很多钱。 我还算幸运的,申请到了奖学金,老板也给涨了工钱,所以日子还算比较滋润吧。但我的房东,女房东生了孩子,在家带孩子,所以只有男房东一个人的奖学金来养活全家,因此生活就难免拮据很多,幸好孩子是加拿大公民所以每个月还有政府补助给低收入家庭的牛奶金。 而我认识的人当中,也有曾经在国内是厂长的,结果移民出国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到学校里来念书,而女的曾经在国内是白领,结果到了国外只好到中餐馆做切菜的工作,我就见过据说以前很胖的人,现在每天打黑工累得只有80多斤了。 但我认识的人中,也有找到很好的工作的,就像我楼里一户刚刚搬走的中国人,女主人是这里加拿大国家所属的一家公司的职员,而男主人则是非常厉害的在读博士,年年获奖,最近到美国的顶尖大学去做博士后了。他们的生活就很富裕,每年有10万左右的纯收入。 所以国外的生活,常常是无法比较的。 (十二)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的雪会有30到40厘米。 到了加拿大,你才会发现,你必须学会和雪打交道,必须喜欢雪的日子,因为这里的冬天确实很长。 我在的地方,是也许除了温哥华以外最暖和的地方了,但是雪却很多,可能是加拿大雪最多的地方,而且冬天很长,常常会持续半年的时间。因此夏天也就成了很珍贵的时候。 很多人因为加拿大的寒冷放弃了她,尤其在过去美国签证还容易的时候。 不过这里的雪确实很大,一个冬天会下6米厚的雪,但这里的人却很喜欢雪。 他们会滑雪,甚至还会在雪中散步。于是冰球,也就成了这个国家很喜欢的运动。 也许,这就是人吧,适应能力总是很强,即使他以为他真得已经承受不住了。 (十三) 前天,给以前的男友打电话,他问我,如果他结婚的话,我会不会参加?我哭了,告诉他,也许会,也许不会。 他说,他希望我去; 但又急急得说,还是不要我去了,因为他会心痛的。 撂下电话,我哭了很长时间。 我不明白,如果他还爱我的话,为什么他要离开我; 如果他已经不爱我的话,为什么他还在乎我。 (十四) 其实国外的生活,有时候是很孤寂的,除非你找了一个同居伙伴。即使是朋友,可能因为试验或是课程,也常常很长时间不会见面。 所以,似乎同居,已经成了这里一个默许的规则,虽然有很多人不断的反对和怒斥。 也有很多人,在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那份纯洁,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那块也许留给爱人的世界,但越来越多年轻的人们开始了 “match" 的过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而我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明天,抑或明年的我是否也会开始改变。 我不知道,是否我也会开始不想回国,是否也会开始像大家一样申请移民甚至申请加拿大公民, 我只知道我要开始思考是回国还是继续留在国外,是先找工作还是先念博士,开始思考是到美国念博士还是在这里念,开始思考是花点时间考个执照还是只是像现在一样只是从事科学研究,抑或将来转行到公司经商? 似乎出了国,你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未知。就像小时候看过的一种故事书,它要选择你要看的内容,如果你选择了A 你可能就错过了 B 结局,如果选择了 B 就可能错过了 A ,而小时候常常会先看 A 然后再返回去看 B 是怎么样的?而真正到了人生,你却永远无法知道如果你选择另外一种结局的话,你会怎么样?因为你永远也无法返回了。 就像我常常会想,如果当时我没有出国,是不是我就可能和男友和好了呢?可是这是个永远无法解答的问题。 即使我放弃了现在,再回国去找他,但我仍然无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是吗? (十五)不是结尾的结尾 故事总是要结束的,而故事总是无法圆满的。 因为故事总是在进行的。 即使很多字的小说,也无法讲述所有的故事。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你就只有经历。 送给大家一首我很喜欢的歌, 是汪锋的《青春》 “ 我打算在黄昏时候出发 搭一辆车去远方 今晚那儿有我友人的盛宴 我急忙穿好衣裳推门而出 迎面扑来是街上闷热的欲望 我轻轻一跃跳进人的河里 外面下起了小雨 雨滴轻飘飘得像我年轻的岁月 我脸上蒙着雨水就像蒙着幸福 我心里什么都没有就像没有痛苦 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就像每个人都拥有 噢继续走继续失去 在我梦里迷失的青春 " 2004-2-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