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则安: 美国公立学校青少年自由散漫

(2004-07-24 23:17:50) 下一个
美国公立学校青少年自由散漫, 不良行为难以纠正 则安 正式上课铃已经打过, 威廉姆还在走廊里大摇大摆地晃悠。我警告他说如果他还不进教室的话我就算他迟到, 后果是他必须得去 “坦克”静坐。 “坦克”是学校为惩罚迟到学生而设立的场所,那里由保安人员专门看管, 凡是去“坦克”的学生不能说话和做其它事情, 而是要静静地坐上五十五分钟,这种地方对于那些不甘寂寞, 嘴巴不肯停歇一分钟的搗蛋鬼来说无疑就像是赴 刑场。 看到我不像是在开玩笑, 威廉姆嘴里嚷嚷着 “我来了, 老师, 我来了!” 嘻皮笑脸地硬从我身边挤进了教室。 威廉姆是我这个班里“刺头” 的头,老大难, 极不成熟。 他 今年上高中一年级,也不知道学生顾问当初是按照什么标准分的班,把他和初中时的几个铁哥们 都编在一起,上课时你就看他们轮番表演吧,今天我扮个小鬼, 明天你出个洋相,后天他再调个侃,东边刮风 西边 雨, 众哥们一呼百应,就别提多热闹了!直到把你气得七窍生烟,被逼无奈给学校保安打电话将闹得最凶的一,两个揪出教室, 杀鸡给猴看, 其余的人才肯熄鼓休场。 和往常一样, 威廉姆进了教室不是马上去他的座位上坐下, 而是绕着教室里走一圈儿,向每一个同学拍掌击拳 说“ Hi ”,嘴里还不时地嘟嘟囔囔, 惹得其他人大笑不止。 知道这是他们见面时的问候方式, 我也是司空见惯, 就耐着性子等他表演完。 看着他屁股好不容易落在教室前排的座位上, 我便习惯性地伸手去教桌上摸学生当天要用的练习材料, 不成想一手抓了个空, “咦, 上课之前我明明放好了的, 怎么会不翼而飞了? 一定是哪个混小子在我招呼威廉姆进教室的时候把它们给藏起来了。”我恨恨地想着。 我转回过头来瞪视着全班,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往脸上涌, 学生们已经看出来发生了什么,有几个人还禁不住幸灾乐祸地裂着嘴在偷笑。 “ 是谁干的, 赶快把材料拿出来,否则我就打电话叫保安来查。”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人人都争先恐后地先是为自己表清白,然后就开始相互指责, 继而打浑谩骂,有人甚至指控是外班的学生干的。 吵吵嚷嚷十几分钟过去了, 毫无结果。 我虽然心里明白是那一小撮当中的某个人干的, 但又没有抓到真凭实据, 所以也不敢冒然下结论, 只好打电话通报了保安。 两分钟之后, 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呼呼啦啦进来五, 六个人, 其中还有保安队长和驻校警察。“喔……!” 教室里响起一片起哄声。 保安队长和驻校警察先生分别讲了此事的性质和后果, 劝说当事人主动把材料交出来大家便可相安无事, 相反, 教室里又响起一片“喔喔” 声, 就是没有人承认错误。这时候, 一名保安在书架上一摞废纸底下翻出了我要找的练习材料。 东西既然找到了, 也就没有必要再浪费课堂时间追究是谁干的,追究也白搭, 没有人会讲,“誓死不出卖铁哥们” 这是他们的守约信条, 我曾经多次领教过, 保安们比我更清楚。 但是为了强调它的严肃性, 警察先生最后还是鼓励知情人课后去他那儿举报, 这件事便以此告终。 以上只是一个小例子, 我在这所公立高中教书已经是第三年,亲身经历的类似的或者比这更离奇的事情不胜枚举。 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 其叛逆心理及行为在高中阶段表现得非常突出。他们在学校的不良行为除了在课堂上不遵守纪律,不尊敬老师之外, 还有故意损坏甚至偷盗公共财物; 在教学楼, 厕所墙壁及课桌 上乱涂乱画; 拉帮结伙, 打架斗殴;逃学, 早孕早恋;吸毒贩毒; 打印色情淫秽传单并且在教学楼里四处张贴;有的甚至将避孕套大张旗鼓地挂在教室的门把手上恶作剧,这种情形在我任教的学校屡见不鲜,防不胜防, 即便 有点证据交给学校保安人员, 似乎他们也束手无策, 难以找到 作案人。 很多美国人都会“谈当老师色变”, 尤其是当高中老师。 我的同学加好朋友杰妮有教育学硕士学位, 而且人也很精明强干, 却一直难以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我几次劝她去考个教师执照当老师, 她总是有畏难情绪,原因是高中学生太难管理了。她还曾经不止一次地问我,“你的性情温和恬静,我难以想象你是怎样对付得了那帮家伙的。” 杰妮对当老师的恐惧非常具有代表性。有一次在飞机上与邻座闲聊, 当我告诉她我是高中老师时, 她睁圆了眼睛惊呼道:“天哪, 饶了我吧! 我有两个上高中的孩子, 我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 学生不良行为的泛滥所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课堂秩序混乱, 老师无法教学, 学生成绩整体得不到提高。有调查报告表明, 在美国很多公立学校, 学生的学业能力 要比他们实际年龄应该掌握的水平低两到三个年级段。 打个比方说, 九年级的学生, 他们所掌握的知识只相当于六年级或者七年级的水平。 学生的不良行为常常还会导致家长对学校和老师的不信任。 在美国, 衡量一所学校好坏的标准不仅仅要看学生的出勤率, 毕业率及辍学率, 同时还要看家长的满意程度。而家长对学校的了解除了通过宣传渠道外,更多的是听取他们自己孩子每天回去 带给他们的信息。而这些孩子们的话又有多少是真实的? 某某老师在课堂上批评某某学生说了过头话, 某某学生被某某老师不小心碰了一下, 摸了一把, 这些都可以作为老师的罪状被校长叫去, 轻则训斥一顿,重则停职检查,更重者要承担法律责任或者被开除,并且作为丑闻在媒体上嚗光。 我的一位年长的同事克瑞思就讲过她的一段亲身经历。 几年前她教小学六年级, 班里有一个女孩子发育很早, 身材高大,前胸丰满, 却偏偏喜欢穿低领口的衣服。 有一天, 克瑞思从女孩子身边走过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左侧乳房, 她便煞有介事地大叫起来。 若要是别的女孩,克瑞思不会那么惊慌失措, 最多向她道个歉而已, 可是这个孩子却非同一般, 由于她的那口灵牙利齿及编讲故事的才华, 该学校已经有三,四个老师被开除。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克瑞思马上将 女孩 叫出教室单独谈话,强调这是个意外事故, 并且语重心长向女孩讲述她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得到了这份工作, 她不想因此而失去它。 还算女孩慈悲, 她向克瑞思保证决不会向任何人, 包括她的父母讲这件事。 事情了结了, 但是克瑞思每次想起来仍然是心有余悸。 公立学校学生的不良行为是美国社会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很多教育工作者及学生家长 都试图做一些探讨。 有人把学生恶习的养成归咎于家庭的贫困。 确实, 美国各州都有相当一部分地区, 学生来自经济收入很低的贫困家庭,尤其是在西班牙裔移民的积聚区,有些学生的父母亲在本国就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 来到美国之后语言有障碍, 根本谈不上督促检查孩子们的学习情况; 还 有的学生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或者母亲满目沧桑, 自身难保, 更无暇 顾及孩子 。 在我所教过的学生当中, 不乏聪明好学之人, 遗憾的是, 由于经常缺课他们的学习成绩不甚理想, 问其原因, 所给的借口十有八九是“我家里有麻烦。”或者是“我有麻烦。” 若再问有何麻烦, 他们却闭口不谈。今年五月份离毕业典礼还有一个星期, 我所在学校突然传出了爆炸性新闻:两名应届毕业生突然去世, 一个是自然死亡, 另一个则是开枪自杀。于是乎, 校长召开教职员工紧急会议,提醒大家要随时注意安抚学生的情绪, 并且寄发致家长的公开信; 学生顾问 逐个找这两个学生的朋友谈心, 一旦发现异常,马上采取行动。事后有的老师认为, 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每年都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有些人, 多数是家长, 认为学生在学校表现不好是因为老师组织教学不当, 课堂教学趣味性不强, 调动不了学生的积极性,使他们感到无聊, 结果导致他们上课 捣乱, 专给老师难堪。而作为老师, 他们是如何认为的呢?《华胜顿邮报》(“探讨纪律问题” 2004年5月1号) 开辟网站供大家交流, 有研究人员专门去公立学校观察,进行民意测验, 写出报告探讨学生不良行为的根源, 大致的结果是这样的: “ 老师们在教学当中经常会面对各种种挑战和猜疑, 这影响到他们的教学和维持秩序的能力。 接近半数的老师(49%) 抱怨说他们被指控不公平地制裁学生。 一半以上的老师(55%) 说由于教育当局对那些态度强硬的家长让步而导致纪律问题。十个老师当中大约有八个人(78%)认为他们所在的学校总是有一些屡教不改的捣蛋鬼, 而这些学生应该被从正规的课堂当中清除掉。“ 有的老师不无失望地说告诉研究人员:“ 学生们来上学不是为了受教育。” 还有人说:“学校里总是有一帮学生欺负威胁另一帮学生, 而我们(学校)却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他们(学生)知道这一点。” 报告中还提到老师们确信有些学生家长对自己孩子的不良行为采取不闻不问, 放任自流的态度。 而 根据我对学生的了解, 很多家长不是不想管, 而是管不了。上面提到有不少学生家长本身都存在难以解决的问题,不难想象会对孩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美国的公立学校给孩子们提供了优越的学习条件和平等的施展才华的机会。美国的学校教育从小学一年级,有的学区甚至从学前班开始 一直到高中都是免费的,孩子们不存在因为家境贫寒而交不起学费的问题,有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还能享受免费午餐。 不送适龄孩子上学的家庭, 父母反而会受到法律制裁。 我常常纳闷: 如此优越的学习条件,他们为什么不知道珍惜呢? 然而, 也许恰恰是美国的自由和优越, 造就了相当一部分孩子享受, 索取,浮燥,散漫及自我的性格, 以致于他们不分事件, 不分对象,更不分场合,只要与“我”发生了冲突, 马上就会抱怨连天,讲课时你常常会被这样的抱怨所打断: “你上课讲得太多, 我们听烦了!” “你把我们当成机器, 我们都快累死了!” “你凭什么给我妈妈打电话告我的状?” “你上课为什么不让我们和自己的朋友坐在一起? 那样我们学习起来才会有兴趣, 效率高!” “我们是人,我们需要放松,需要说话, 你不喜欢我们, 你是种族歧视!” “我们要集体罢课, 去校长那儿告你!” 你如果问他们既然不愿意学习,为什么 每天还要来上学, 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 “父母逼的, 不来上学就要被起诉。” “来上学是为了能够看到漂亮的女孩儿。” “来上学是为了交朋友。” “ 来上学是为了能吃到免费的午餐。” …… 要让他们摈弃那些荒唐的想法, 端正学习态度, 哪怕是让他们为自己的前途而学, 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他们的挡箭牌是: “美国是自由的, 我有权力做我想做的事情!” 不错, 美国是自由的, 按照这些孩子们的理解, 美国的自由就是我行我素, 别人无权干涉, 他们是自由的宠儿。 纠正学生的不良行为, 从而提高教学质量, 这是每个教师都渴望解决的问题,大多数人都试图从改善教学法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英语书面语当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化现象, “我(I)” 字无论在句子当中什么位置出现, 它永远是大写!不知是不谋而合,还是有必然联系, 提倡个性发展, 培养学生的创造性及实际生活技能也正是美国学校教育的宗旨和突出特点。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二十年以前甚至是更早一些时候, 美国的教育学家们就提出“合作学习(Cooperative Learning)” 教学法,这是一个旨在营造理想课堂气氛,吸引学生积极参与课堂活动的方法,此方法一直在美国以及其它西方国家非常流行, 并且被认为是一个对中小学生, 甚至大学生都行之有效的方法。学者们主张 学生应该是课堂活动的主角,学生教学生, 老师只起引导启发作用,并且有实验结果证明, 学生的大脑对同伴之间互教互学所能接受的信息是90%, 而对老师的满堂灌只能接受5%。所以有人提出 一个五十五分钟理想的课堂情景应该是这样的:老师只占用开始五到十分钟的时间讲解定义和概念或者提出问题, 利用最后五分钟归纳总结,而中间的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要用于组织学生练习和强化概念, 这种 练习和强化的方式可以是无数种, 但是活动一定要体现出学生的积极参与及相互合作,老师要善于鼓励他们思维和大胆发言, 勇于阐述自己的观点,安静的课堂并非是好课堂。然而 “合作学习(Cooperative Learning)” 教学法 也有它的弊端, 即如果老师对课堂活动组织设计不严密, 就可能产生学生相互抄袭作业,变学生之间的学术讨论为相互闲谈社交的后果。 我在读研究生时初次从理论上接触这个教学法,理想是美好的。在教学的同时, 我又集中参加了教育局举办的对此教学法的培训班,并在班 里尝试过某些模式, 但是效果不佳。 我想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学生自身缺乏学习动力, 学习态度不端正,不愿与老师配合, 这些方法最终却给 他们提供了闲聊社交的机会。我的一位同事从教三十年,认为美国的教育体制已经腐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她的结论是,对于这些孩子, “nothing is working.” 这样的哀叹, 令人寒心。 我虽然在美国从教时间不算长, 但是已经从实践中发现了不少问题, 也曾经是心灰意冷, 但是有两个学生却改变了我的想法。 第一个是阿尔波多。 他在我班里时是高中一年级, 这是一个聪明好学, 有较扎实功底, 一心要在班里争第一的学生。 他的接受能力很强, 又善于提问, 进步很快, 成绩远远高于其他学生。 半个学期之后, 我将他推荐到高一级的英语班。 虽然不在我的班里了, 但他还是几乎每天上课之前来向我问候。 学期末的一天, 他跑来激动地拥抱住我, 告诉我他通过了教育局的英语分级统考,下一年就可以到正规的英语班学习了。 他感谢我教会他如何写英语总结报告, 如何写记叙文。尽管我认为那是他刻苦努力的结果,但是曾经是他的老师, 我感到了极大的回报和满足。 第二个学生是若虎。今年我教暑期班, 放学的铃声一响学生纷纷涌出教室, 一刹那的工夫教学楼里便安静下来。 我迅速整理着办公桌也准备离开。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我抬头一看, 教室门的玻璃上显出一张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庞。 “难道是若虎?他来干什么?” 我推开门, 果然是他! 那个两年前让我一想起来就头痛的大活宝; 那个曾经天天威胁我要动员全班罢课的挑事精; 那个每天上课都叽叽哇哇说笑个不停的话匣子。 他站在我面前,还是那不算高的个头, 还是那头乌黑的自来卷儿, 还是那双调皮的大眼睛,不同的是, 他在我班里时是十八岁, 毕业两年, 应该是二十了。 问候之后, 若虎说明了来意, 他是专门从工作单位上请了一天假来向我道歉的! 为他两年前对我的不尊不敬而道歉, 为他当时的不良行为而后悔莫及。 他并且告诉我两年前我对他说过的话他现在想起来都是对的, 他对人生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多改变。 从这两件事情上我看到了在美国做老师的希望。 常听人讲, 老师是一个良心活,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每一个真正热爱教师工作的人图的不是金钱名利, 也并非想升官发财,他们想得到的只不过是能够亲眼看到自己教过的 学生成长为对自身对社会负责任的人。 造成学生不良行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家庭原因,社会原因,个人背景,青春发育, 等等。 因此单单集中某一方面的力量去扭转乾坤似乎很难,把责任完全推给学校或者老师, 那更是不公平。 有没有灵丹妙药? 大家都还在尝试,探索。 目前美国绝大部分州从小学开始就实行检验教学大纲的标准化考试,主要科目是写作, 阅读, 和数学, 学生如果在高中 最后一年通考中任何一门不及格, 就不能毕业。希望这个压力能成为大多数学生的学习动力, 而他们的不良行为也许会不纠自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