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拙心: 生命中原来还有死亡

(2004-05-10 21:36:39) 下一个
生命中原来还有死亡 拙心 从小我就怕死怕得要命,在我看来死亡是无边的黑暗和冰冷。可如果真的能感觉黑暗和冰冷就不是死亡,而是恐惧。 一年前,我看文学城新闻的时候,看到电台主持人小茗出车祸死亡的消息。看的时候,我的手直发抖,然后我就哑哑的说:小茗她死了。 丈夫直摇我,你怎么拉?小茗是谁?你没有事吧? 我只是反反复复的说:“小茗她死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小茗是谁,而对我而言,她是我成长的一部分。 在我17岁的时候,我买了十几块钱的收音机。每天六点多小茗主持“上广交通台”,她的节目陪我度过每个黄昏,整整有两年。那时她也许刚刚调到上海,节目里有“迷你书屋”“心情故事”等栏目。我就给她写信,告诉她我心里头想着的很多故事和心情。她就把我写的用很柔和的声音读出来,还有很音乐伴着。 就这样,在一个女孩远离父母和故乡最孤单的日子里,忽然间有一个可以倾听可以诉说可以欢笑可以掉眼泪的地方,小茗在电台里就给我这样一个空间。于是我开始变得快乐并且自信。 有一天她在广播里说有书要送给我。于是我就跑到北京东路两号,在底楼的门房间,她在上头接到我的电话,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我记得很清楚,她很美丽也许是我觉的她很美丽。她从楼梯上走下来,瘦瘦的,一点也不高,手中拿着书:“你就是潸潸?” 我点点头。 “很好呀”她把书放到我手里,象姐姐一样摸摸我的头发,然后就上楼了。 我只见过她这一面,可是却清楚的象今天发生。我不记得她的脸,可我记得她的话和动作。她的亲切温和还有很多难以言传美丽的成分,让我明白女人原来可以成长成这样。 我不敢相信她的死亡,那么美丽的声音,那么美丽的模样,那么美丽的心。 新闻上写着,她还资助一些穷困的孩子读书,我知道她是很善良的,很早以前我就是知道的。我无法忘记她走下楼梯的样子,她摸我头发的动作,还有她对我说:“很好呀!”。。。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心里头反复的想:‘她真的是不在了吗?”然后把新闻看了又看。 死亡把心里头最柔软的东西割开,然后教会你什么是------------珍惜。 依依是我的同学,她和男朋友去看房子,付好定金到马路对面吃馄饨。 一辆迎面的车子把他们撞倒,没有一秒的犹豫没有一刻的闪失,生命血肉之躯的脆弱超过我们平时可以想象的承受之轻,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我们谁也躲不过。可他们还是活下来了,因为年轻。在医院的时候,我不忍看不敢看却无法不看。握着她的手,我没有话,她却艰难的告诉我:“我现在才知道,妈妈对我是那么好?” 我知道这是最最真心的话。 我为她折了千纸鹤。没有一千只,因为我没有时间可以赶在看她之前为她折满一千只。我告诉我的学生,如果有谁愿意我这里有彩纸,我在课间为她折了七十多只,我的学生也在课间为她折了几百只,他们还写上自己的名字。虽然,他们不认识她。然后,我用红线把彩色的纸鹤穿挂在她的病房里,告诉她:‘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她早点好。” 我看到纸鹤在风中居然也会张翅。。。 她后来好了,在很长都没有联系的某天,她忽然打电话告诉我:“你知道吗?你折的千纸鹤陪伴我度过最痛苦的日子。离院的时候也带着,搬家都没有舍得扔。“ 生命中一定有很多可贵的东西,于是,死亡那可怖的脸也有几分温柔。 我在急救室里看到冰冰的时候,她已经被车子撞了2个小时,昏迷不省。所有的办公室的朋友都在旁边,每个人的脸都写着担心和沉痛。冰冰那天早上身边忘带钱,和周借钱去医院看病,过马路回来的时候却被撞了 。 “我要是不借钱给她,她就不会上医院,就不会被车撞!”这边的同事周都哭出来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劝她不要去医院。 “这怎么能怪你呢?你怎么知道呢?” 一直到过了第二天 危险期,所有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冰冰是外地的女生,没有亲人在上海,单位五十多人轮流真心的照顾她,当她是自己的女儿或妹妹。 “那日子痛苦却又温暖,从死亡的边缘我感受到生命的可亲可贵。有很多感情平时麻木的心体会不到,可是在那样特殊的时候却是点点滴滴分明的亮起来。 老余很扣门,可她却隔天给我炖鸽子汤;小叶和我吵过架还给我送鲜花;刘刘每天给我打洗脚水洗脚还说等我好了要我还;平时没人做菜可现在大鱼大肉风味小吃 都有人送。。。。 可我还是希望不要有车祸,谁也不要被车撞,那不是人可以忍受的痛苦。 尤其是如果这条命真的没有 ,我不知道我用什么来还,那么多人给我的,眼泪。。。” 最坚硬的也是最脆弱的,最残酷也是最优美的,最无情的也是最深情的,最短暂也最漫长的。。。当生命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无法躲避这命定的一刻,或远或近,或长或短。最后和生命亲吻的爱人一定是死亡。 可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死亡,所有生命都在追寻这个答案。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它原本是生命的一部分。可我不希望死亡教会我们珍惜,毕竟这代价太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