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秦无衣: 蟹 肥 菊 花 香 (散文)

(2004-05-24 17:02:17) 下一个
蟹 肥 菊 花 香 (散文) 秦无衣 十月的B城 ,到处都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秋菊. 又是重阳,乍寒还暖,正是菊花怒放的时节.A州的州花是山茶花(Camellia),但它给我留下的印象不深.倒是一家家商场门口摆放着的菊花,让人触景生情. 家乡福州的气候就象B城一样,适宜植菊,而且菊瓣似乎也比B城的要大.山茶花是在17世纪左右从菲律宾传入欧洲,然后再由殖民者移植到美洲的.而北美的菊花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不过与我家乡的秋菊一比,那花样的娇小玲珑,还是显而易见的,有点象野菊花.福州的西湖公园每年都要在秋意浓郁的时侯,举办盛大的菊花展.那时雨水少,各种菊花在艳阳天下竟相绽放,衬映着南国的秋高气爽,真是个醉人的季节.不过在家时,似乎也不太经意这些,反而觉得那不过是在粉饰太平景象罢了.只是身在万里之外,再看那菊花时,不知怎么便觉得亲切了. 秋高毛蟹肥,重阳菊花开.吃蟹无菊便不雅,而赏菊无蟹便无趣.秋蟹严格来说其实应是淡水产的毛蟹,而非海蟹.淡水蟹入秋后长得硬实,蟹爪上毛绒绒的,蒸熟了剥开壳,那蟹膏褚红,肉质嫩中带韧,令人大快朵颐.赏菊其实正是给吃毛蟹找了个文雅的借口.<<红楼梦>>中,"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一回,大观园一干人众,即在一边吃着肥蟹,一边斗诗争咏.我在阅读<<红楼>>时,总共流了三次口水,这是一次,一次是宝玉与湘云对啖鹿肉,另一次是妙玉拂尘雪茶款待宝玉.宝玉的菊花诗作的不怎样,于是便作咏蟹诗道: "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 可以想见他品尝蟹爪时的嘴脸.而且吃蟹时须佐以姜醋也入诗了,难怪黛玉说这种诗一百首也作得.而宝钗也即兴吟道: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吃蟹定须有姜醋,似乎是为了防寒与腹积,这似乎倒更象是食谱或药方了.宝钗可爱之处也就在于她在生活处世上的细腻,女人总是处心积虑的,但很多男人却品尝不到其中的乐趣,因此情爱便倾斜了. 记得我小时随母亲在乡下,入秋之后,水渠边便爬满了螃蟹,俯拾皆是,一晚上出去总可以拣回来满满一水桶的肥蟹.时过境迁,口福难再,如今的螃蟹,已经摇身一变为豪门贵族的宠物,身价百倍了.如今在国内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氛围中,螃蟹横行于餐宴桌上,连附庸文雅的摆设实际上也可以略去了.虽说这样少了点诗意,但那螃蟹的吃法,却益加考究了.醉眼朦胧中,连蟹壳都有红袖替你剥好了,然而这其中情趣,便要大打折扣,甚至俗不可耐.短短二十年,却有沧桑之感.在美国吃的是海蟹,那是一种俗物,一掰开壳子就见分晓了.在我家乡这玩艺儿只配作汤,佐以白菜,生姜,文火炖了,也可上口.但蟹膏却总是不同的. 说了这么多蟹的闲话,权当解馋. 在骚人墨客意中,菊的气质应该是散淡的.就象初出蒸笼毛蟹的清味,爽而不腻. 因为散淡,菊便不宜群植而只能孤芳自赏,在那寒露中,渐渐枯萎.菊是不凋谢的.我老家的门前养着几株高大的清菊,入冬之后,菊瓣便如老僧之拳,慢慢攥紧,最后终于成了干团.屈原在<<离骚>>中说他"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我对秋菊的落英始终表示怀疑.如果是把菊花采摘下来,或作菊茶,或作汤药之料,倒也可行.不过菊花往往是枯掉的,在霜露中.说菊散淡,其实无非是因了它在秋后怒放,而又在无人注意时,悄然离去,待你一日忽然醒觉,它已缩皱成褐黄的一团了.菊是不会凋谢的. 说到菊,便不能不提到陶渊明.历史上没有哪一个人比陶渊明与菊的关系更紧了.没有哪一位诗人作家与花的关系有此殊荣.宋代周敦颐说菊是"花中隐逸者也", 无非就是以陶渊明归隐的清高形象去解赏菊花而已.花性本无主,但赏花者有心. .这是中国人一贯的审美心态,同时也可以衍生成政治心态.反之亦然.陶渊明怒颜弃轩冕之后,整天挑着尿桶担,戴月荷锄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质疑,隐居便是散淡吗?散淡便是超脱吗?超脱便是人生最高的境界吗?因此散淡便显得只是别有用心,而决非真正的超然境界.菊傲寒霜而不凋,就象陶五柳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但问题在于,陶令为了五斗米与他及他妻子所钟爱的米酒,不得不在田间终日忙碌,这便无论如何都跟散淡搭不上边了.他与菊为友,看透了世象,却似乎仍然摆脱不了世俗的心境。爱菊对于他来说便只是点缀.一个人除了情趣爱好之外,毕竟还须生存.林黛玉的<<咏菊>>诗一语道破玄机: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说白了,陶渊明爱菊,多少还是有点附庸风雅,更何况后来以菊标榜自我失落或故作清高姿态者?! 与陶渊明寓心性于菊截然相反的,有唐末黄巢的一首咏菊诗: "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阵气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 其时黄巢考试落第,心中失落,忿忿不平,便借花寓意.若干年后,他果然纠集一批盐贩子起事了,将恹恹一息的唐王朝送进了坟墓.人生多有失意之事,但结局却大不相同.同样菊花,有人看到了散淡,有人看到了杀气.就象同样的螃蟹,有人看到了它的膏黄,有人则看到了它的横行. 人的眼睛有时是混浊的.而最可怕的,是故意装做混浊的眼睛.有的人看人看物其实用的并不是眼睛,而是心眼.<<水浒>>中梁山一零八将排定座次后,适值重阳.曾经"敢笑黄巢不丈夫"的宋江,在"菊花大会"上谱<<满江红>>曲,隐意招安.李逵愤然夺身而起,踢闹菊花会,宋江乘醉喝令把李逵拖出去斩了,幸得众兄弟求情才罢.宋江事后对他的把弟道: "兄弟,若是哥哥酒醉错斩了你,那时后悔怎来得及?" 借着雅兴,杀人于无形之中,这是玩政治手腕中最高妙的一着.之后梁山上谁还敢对招安说个不字? 菊的传说故事很多.我能比较平心静气,不怀其它杂念去阅读的一篇关于菊的故事,是蒲松龄的<<黄英>>.故事中把菊写成了活脱脱的人,而非精灵.这也正是<<聊斋>>的最可爱之处.故事是陶渊明爱菊这个母题的延续.主人公的姓名便是"陶","黄英".陶嗜酒如命,而马子才惜花如命.而后来成了马妻的陶姐黄英则爱弟如命.三人以菊为生.一日马子才及友人与陶对酒,陶大醉了,卧地化菊.到了九月时候,移植盆中的陶菊慢慢开了,短干粉朵,嗅之有酒香.马氏夫妇遂名之"醉陶", 浇以酒则茂.于是蒲松龄感叹道: "青山白云人,遂以醉死,世尽惜之,而未必不自以为快也.植此种于庭中,如见良友,如见丽人,不可不物色之也. " 10/26/200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