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常静: 我的黑人朋友沃恩

(2004-05-24 10:19:20) 下一个
我的黑人朋友沃恩                 ·常 静·   沃恩,是我的同事。他今年二十九岁,皮肤黝黑发亮,个子高得出奇,二米零二。 每次和他讲话,我都会觉得自己的脖子不够长,脚尖翘得不够高。他呢,到是很善解人意,瞧我那副费劲的样子,就会很友善地俯下头,笑眯眯地听我讲话。他个子虽高,却有一张娃娃脸,胖乎乎的,一笑,还浮现出两酒窝,很讨人喜爱。   最初,因为年龄上的差异,我和他只是工作上的泛泛之交。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 ,使我对他有了重新的认识。   我们公司虽说有二百来号人,但却分散在四个不同的地点。三处在美国,一处在英 国。我们这个分公司,一共四十几个人。中国人,算上我,也才只有两个。   一次,午饭时分,我正和另一个中国人用中文闲聊。突然从身后冒出了一句:“你 们在说什么?”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惊讶地发现,说话的竟是沃恩!他竟然会讲中文?这着实吓了我们一大跳!暗自庆幸,我们谈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家常话。   原来,沃恩从中学起就喜欢和中国人交朋友,第一个中国朋友是香港人。他们朝夕 相处,亲如弟兄。沃恩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与中国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后,他上高中和大学,朋友中也不乏中国人。   打那以后,我和沃恩每次见了面,都要有意无意地说上几句中文。   一天,路过他的办公室,他对我神秘地挤了挤眼,挥了挥头,告诉我,他要给我看 一样东西。我怀着强烈的好奇心,问他东西在哪?我一边问一边四下环顾,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见他缓缓地撩起了左边的衣袖……哇!我看得惊呆了。他的臂上纹着醒目的中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字体遒劲有力。   看着我青年时代最欣赏的警句,竟赫然刻在一个美国黑人的臂上,这不能不使我为 之动容。我告诉他,这句话一直是我生活的动力。   “为什么选了这句?”我问。   “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对这句话情有独钟,觉得非常哲理。”他说。   接着,他又诡秘地一笑,撸起了右边的衣袖,一个大大的繁体的“龙”字,跳入我 的眼帘。字体生灵活现,给人一种动态感,像是一个有生命有灵魂的尤物。   “我更喜欢这个字体。”我说。   “这个字是我的手迹。”他很骄傲地说。   我十分惊愕,简直不敢相信。随之,我立刻感到一种惭愧。   “你的字比我这个地道的中国人要好上十倍,让我无地自容啦。”   “过奖,过奖。”他也竟象中国人似的谦虚。   他还告诉我,他有个中国的名字:李小龙。   看着他臂上高高隆起的方块字,我不由地产生了想摸一摸的冲动。   “我可以摸一下吗?”我小心地问。   “当然可以。”他答。   我的手轻轻地沿着那一条条隆起的纹路游走,说不清楚,心里有一种庄严,一种感 动。   “刻上去的时候疼不疼?”   “当时年轻气盛,并没有感到痛。”他说话时眼里流露出自豪。   后来,我们又谈起了老子、孟子和孔子,谈得非常开心。很快,我们就成了朋友。   一天,他兴奋地告诉我,他有了个中国的女朋友,并拿照片给我看。哇!一个苗条 清秀的大连女孩。好家伙,他真是好福气。我为他高兴,塞给了他一大堆的祝福话,让他慢慢地去消化。   沃恩喜欢吃中餐。一天中午,公司里的几个人一起去中餐馆。谈话间,他不经意地 提起,他喜欢吃三鲜馅的水饺,我暗暗记在心里。一个周末,我在厨房里忙活了几个小时,精心地包了很多的水饺。周一带给他。他万分感激地说,你真是个有心人。他吃得眉开眼笑,像个孩子似的连连用中文说,真香,真好吃。   沃恩属兔。他的脾气秉性也很象一只乖巧的小兔子。去年回国,我特意去工艺美术 店,选了一个玉制的小兔子,送给他。沃恩乐得合不拢嘴,用他长长的手臂给了我一个大拥抱。随后,一转身,就冲出公司把小兔子挂到了他心爱的跑车里。   我们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无论谁过生日,公司都要出钱买生日蛋糕,并送一张 由全公司职员签名的贺卡。我生日的那天,把一块蛋糕忙乎进肚后,对贺卡并没有太留意,随手塞进了手袋。回家后,无意中翻开,一瞧,竟被一个中国签名吸引住了,端端正正三个字:李小龙。呵呵,这个沃恩!我会意地一笑。   沃恩做过海军,曾飘洋过海,在十几个国家留下了足迹。一次,他提起九五年在日 本海军基地发生的三个美国黑人士兵轮奸一个十二岁日本少女的事件。他说,他当时就在那个基地。他听说后,又气愤又难过。他每次走在街上,当地人都用鄙视和憎恨的目光看他,那一眼一眼,像一把把刀子剜他的心。   是啊,人类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被人的曲解。   沃恩天性善良,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记得一次,我们公司的停车场,有一只无家可 归的小狗,好像还没满月。他发现后,二话没说,就抱回了家。   因为有了沃恩这个朋友,使我以前存留的对黑人的种种偏见也逐渐消除了。我现在 可以完全站在一个黑人的角度和立场去分析和看待周围的事物。我意识到,黑人,也和白人、黄人、红人一样,应该是平等的,没有不同。如果有不同,只不过是肤色不同而已,正像这个世界上的万物是由赤橙黄绿青蓝紫组成的是同一个道理。   有个会中文的黑人朋友感觉真好。这话我也对沃恩亲口说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