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梁莉: 小家记趣

(2004-05-19 16:28:36) 下一个
小家记趣 作者:梁莉 小时大人能够从抓筷子的手指的位置上预卜女孩子将来的命运,说:“筷子抓得远,嫁得远”。一桌子表姐表妹中,我的手指位置最高。谁想这玩笑似的预言最后竟间接成了真 -- 虽然我嫁入的夫家离娘家不过十分钟路程,我却在婚后一年随先生远走加国,至今在这已说不清是客乡还是家乡的枫叶国生活了六载余,又育得儿女一双。为妻为母七年多,在家相夫教子的日子居多,在这闲适散淡又其乐融融的小家生活里,撷得几则全无主题而言的趣事,与大家共乐之。 恋上“厚脸皮” 先生和我真正两小无猜 -- 我们曾是初中时的同桌,却远不是青梅竹马。当时,我是他暗恋的小女生的最亲密朋友,很义气地帮这个有些情怯的同桌小男生向好友传递纸条。谁料世事如棋,最终邮差却变成了新娘。此乃题外话,按下不表。 大学时代的先生长袖善舞,是各项活动中的灵魂人物,其achievement 及大学当局的赞扬信被贴于家乡母校的宣传窗内。我们当时还未恋爱,偶于老同学聚会中见到,问其何以能如此出息,他笑曰:“无他,唯脸皮厚也!” 而恋爱之后,我算切身体验到了此君脸皮之厚。 且说当年先生为我“蓦然回首”时,我已大学毕业留在家乡一所院校当老师,带着一群稚气犹存的大一学生。当时先生在外省一所大学念硕士,常有出差或放假的机会回来看我。那时俩人都年轻气盛,即使在这聚少离多的日子也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个不休。有次又为什么事争执不下,忧心着第二天要上的两节课还一点没备,我一时急火攻心,发起了小姐脾气,任性地把桌上的一摞教案、作业本全摔到了地上,可当我回头有待进一步发作的时候,却忍不住“噗哧”笑出了声。原来先生已手脚麻利地把桌上的钟表、瓷娃娃等易碎品全报在了怀中,然后一脸坏笑地努努嘴:“呶,这些摔不烂的供您继续使用。”哎--,谁能跟这种厚脸皮再动真气? 说实在的,有这么个“厚脸皮”男友还真不坏。再比如,这家伙连我给学生上课也敢厚着脸皮跟去,一本正经地夹着书本,目不斜视地走到教室后面坐下来。学生不知次公何方神圣,犹犹疑疑地看我,我只能佯装不觉。看那“厚脸皮”大人物般,一脸严肃地还边听边记笔记,就实在想笑。一节课好容易完了,他大步流星地上前来,握我双手使劲晃:“湘秦老师,您的课讲得真好,太好了!”然后和我那群愣怔着的学生煞有介事地招招手才潇洒离去。不知日后学生给我的教学评估表上打出的高分,和这位神秘人物的煽风点火有无些许联系? 是喜欢,不是爱 话说“厚脸皮”最终由男友变成了先生,六年前,我更是欣欣然地伴着他来到了这山遥水远的加拿大。谁知来了不久,一向乐呵呵的“厚脸皮”先生也脸红脖子粗了一回。 还是我刚来加不久的时候,还未上学的我常去大学的图书馆,边看书边等先生下班一道回家。渐渐地在图书馆熟识了一个韩国小伙子桑艮。学经济的桑艮兼自学中文,理想是以后要到中国去办自己的公司。一来两去我便成了桑艮的义务中文老师,为他解释些“为什么中文说‘进城’,却要说‘去学校’,而不能互换这两个同义词,说‘进学校’和‘去城’”之类的问题。先生也和桑艮寒喧过几次,虽心中不乐意桑艮老来找我,却也未横加干涉。事情出在一天下午,我正在图书馆专心看书,桑艮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兴冲冲跑到我桌边。一看他这样我就知道保准是他又新学了什么中文美句,要来老师面前现现宝,于是笑眯眯地等着。果然,他结结巴巴地用中文说开了:“湘秦,我,我,我爱你。。。。。。”,我被吓了一跳,最最要命的是刚下班的先生正向我们走来。桑艮却挠挠头:“呀,我忘了后面了,你等会啊!”只见他回自己桌旁抓来了他的中文课本,恰巧和先生同时来到了我的面前。先生见桑艮又和我在一起,脸已兀自阴沉了几分,谁知桑艮浑然不觉地再次拉开架式说道:“湘秦,我爱你。。。。。。”,先生几乎要跳起来了。我忙说:“听他说完。” 总算桑艮及时把课本举到我面前:“这后面一个字怎么念?”我一看,不禁莞尔。原来这本韩国中文教材上的句子是:“我爱你诚实勤勉。”原来是这样,什么鬼中文教材!我松了一大口气。先生的脸色顿时阴转多云,却还是不依不饶地将桑艮拎到一边,给他大讲了一番中文“爱”和“喜欢”的区别。最后连吓带蒙地一再教导桑艮:“以后去中国,该用‘喜欢’的时候,不要随便用‘爱’,更不能随便跟女孩子讲‘我爱你’什么的,小心负不起责任,还要挨扁。”完了,还回头跟我讲,他又为将来的祖国挽救了几位清纯少女,云云。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我刚来加探亲之时,先生微薄的助学金无法维持生计,我便为房东部份时间照看两个小孩,用以补贴房租。先生下班回家,便给其中那个三岁半的白人小男孩Aaron教“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的倒吐葡萄皮”,还有先生三脚猫的中国功夫。周末时,房东夫妇和我们同在庭院闲坐,看Aaron表演走样的中国拳,一板一眼地说“吃葡萄不吐葡萄屁(皮)”,大家笑成一片。房东夫妇笑完之后,问我们什么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我们一想,还真不好怎么解释,只好说这是nonsense, 没啥意思,只因音韵绕舌,艺人们拿它来练嘴皮儿的,等等。 带别人的孩子带得心痒痒,新信主的先生和我仰仗一切全交托于天父,在工作前途全无着落的情况下迎来了我们自己的第一个宝贝,女儿楚楚。小楚楚爱哭,可有时吃饱喝足便舒舒服服躺在小床上,小胖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先生大呼:“啊哈!原来要‘仓廪实才知礼节’唷!”爱吃的小楚楚犹爱水果,刚长几颗小乳牙就一心要向葡萄进攻,我坐一旁专替她剥葡萄皮都跟不上小家伙吞吃的速度,碰上难剥的还得手齿并用。剥着葡萄,我突然发现新大陆般叫先生“快来看!看这场面象什么,用一句话形容?这可不就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的倒吐葡萄皮’吗?”原来,这小小一句“葡萄皮”绕口令是有着坚实的生活基础的,敢情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别版呢。 童稚趣语 女儿楚楚今年四岁,渐渐,“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小嘴常有妙语如珠,摘记如下: 楚楚两岁多时,幼儿园 老师教过楚楚数指头:“Five little monkeys sleeping in the tree, one went away and there were four, four little monkeys...",楚楚活学活用,吃饭时把饭碗推到一边抱起果汁喝,口中并念到:“碗(one) went away and there was juice." 两岁多时,楚楚在全家散步回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并招呼爸妈:“Daddy ,Mommy, sit here. It's too late." 我们不明其义,让她说中文,楚楚于是说,“爸爸妈妈坐登子吧,It's 太累(late)了。” 楚楚三岁多时,一日站在家中圣诞树旁,撩起衣裳,把小肚皮紧对着树上小彩灯。问:楚楚在干什么呀?答:我在晒灯呢! 楚楚三岁多时,一日在家中客厅地板上手脚划动假装游泳,爸爸放下手中的楚楚的小弟弟,说:“弟弟也游。”只会爬的弟弟一下子就爬出很远,楚楚反对:“弟弟这不是游泳。” 爸爸说,“弟弟用的是狗爬式。”楚楚也马上改成爬,说,“我现在用的是人爬式。” 西方有谚语,“家,就是心所在的地方”,我要说,也是乐之所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