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水影: 韵的故事

(2004-05-12 18:55:47) 下一个
韵的故事 水影 韵长的并不漂亮,但在这男多女少理工科学校里,她也算是一道风景。她个子高挑,是校足球队的主力。这女孩子光漂亮不够,还得有几分活跃和才华,比如跳舞唱歌打球什么的,倒是吸引不少男生的目光。 波是韵的老乡,求学在外,老乡便是一个亲近的理由。波长相普通,却是聪明厚道,班上中意他的女生也不少。波对韵很是有点意思,时不时找个借口关心一番,韵打球摔断腿的时候,他鞍前马后侍候的周到,那一份扶上扶下的小心翼翼,让其他女生羡慕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女孩子有爱才的,也有爱貌的。偏偏韵是个迷恋美男的女孩,她有个高中同学杰,容貌俊美,风采翩翩,韵和他一起上街,一路女孩艳羡侧目。杰开一深红的摩托车,那一份英武帅气让韵心折,韵最喜欢环手抱著他的腰,任长发飘飘,清风徐徐,在小城的街巷里飞车潇洒穿越,出尽风头。 一个温柔的月夜,夜色如水,波光迷离,杰在青石板的小桥上停下了摩托,他回身拥起韵,印上柔软灼热的唇。那一个夜,月亮很美,世界很静,只有风微笑著,轻轻擦身而过。杰给韵是浪漫爱情的感觉,波给韵是温暖友情的感觉,韵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杰。 大学毕业的时候,波出国了,他娶了一位一直喜欢著他的同班同学。韵本来可以留校的,可是为了能够和杰在一起,她和杰都毅然回了家乡,那是一个边远的江南小城。事业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还有什么比相爱的人在一起更重要的。 幸福的日子若微风一般带著甜味飘了过去,小两口在小城安了一个温馨的家,不久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依。小依漂亮伶俐,一双大眼乌黑闪亮,格外惹人怜爱。 日子渐渐在油盐酱醋中平淡起来,杰却依然是帅哥迷人。在小依五岁那一年,杰有了外遇。一场离婚大战将往日的温情撕裂成尖利的碎片,每一片都是锥心的刺痛,就连那浸渗他们爱情香泽的红色摩托车也成了剧烈争夺的一件财产。当时三十一岁的韵作了一个她痛悔终身的决定,为了今后再嫁方便,她放弃了女儿小依。 杰的新妻珍是个伶牙利齿的人,抓著了韵的软处,便到处传播说,这种女人真不是东西,居然放弃自己的亲生女儿。小城一时沸沸扬扬,不少人在背后对韵指指点点。韵很快就发觉自己的错误。她想念女儿,不可遏制地想念女儿。她想抱她,想亲她,想看她细瓷般光滑的额头和脸颊,想听她日日更新趣味无穷的童言。 小城很小,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杰的新妻珍是商店的营业员,韵每天下班的时候会路过那家店。珍有时候会带著小依在店里。韵看见小依小脸脏兮兮的拖著鼻涕在地上玩,不由得心疼,便忍不住上前去和珍交代几句。珍是个泼辣的女人,绝不是省油的灯,那容得下韵来说教,免不了又是一场难堪的大吵。韵说你怎么把小依搞得这么脏。珍说我这么管用不着你来说。韵说我是她妈妈怎么不能说。珍就冷笑一声说你还有脸说是她妈妈,当初是你自己不要她的,想单身再嫁人,你倒是找个人嫁呀。两个女人常常吵吵闹闹,甚至撕衣揪发,有时候杰来了,还帮著珍羞辱韵一番,韵只有含泪而走。 波知道了韵的处境,也很替她心酸,无奈已为人夫,只得寄些钱给她,并劝她把女儿要回来。韵痛定思痛,也是铁了心要回女儿。 杰和珍日子过的红火,家里装璜的富丽堂皇如宫殿一般,两人忙著打造爱窝,也没什么精力来管小依。可是当韵要求小依的抚养权时,他们坚决地不肯相让。於是一场官司再次轰动小城,满楼风雨。韵这一次是全力以赴,志在必得,不惜代价,血拼到底。在一个豁出一切的母亲面前,法庭终於把小依判回给韵。韵抱著女儿,喜极而泣。 韵有了小依,日子宛如小船驶进一段平静的湖面,家里又洋溢起童声笑语的温馨。她细心地照料小依,陪她做作业,给她做好吃的,带她出去玩,只想弥补前两年的缺憾。可是小依总是柔柔地笑著说,妈妈我好累。小小年纪却是一副不胜凉风的疲乏。 韵带小依去看医生。她没有想到命运给她一场更凄历的风雨。小依得了白血病。国内的装修材料有很多不合格,辐射出致病的毒素。韵悲痛欲绝,肝肠寸断,她带小依到上海最好的医院去治疗,可是小依的病来势凶猛,无法阻挡。在漫长而痛苦的治疗后,小依还是离开了韵,象一只小鸟从她手上飞走了。临走前,小依看著韵说,妈妈,亲亲我。韵亲吻著小依苍白瘦削的小脸,泪如雨下。小依轻轻地合上了眼,八岁的她带著对妈妈对世界的眷恋走了。韵撕心裂肺地哭喊著小依的名字,小依啊,妈妈对不起你,所有的错都该是我来赎罪的,不该是你呀。韵哭得死去活来,泣血椎心,晕过去好几次。 一个幼小的生命化作轻尘飘向了渺渺的天国,成为韵心中永远的痛。长夜难眠,孤灯相伴,韵常常凝望著照片上笑容甜美的小依,泪流满面,喃喃自语,小依,妈妈对不起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