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菊子: 不尴不尬三十岁

(2004-03-05 08:15:36) 下一个
不尴不尬三十岁            ·菊 子· 三十岁真是不尴不尬的年龄。已经不能再“为赋新诗强说愁”,十年前无病呻吟还能吟出点“甜蜜的忧愁”和佻达的风情,三十岁时一来面临着“而立”的重任,根本无暇顾及其它,二来脸上多少添了些风霜,再来装天真顶多也不过是“老天真”。 又不是真老。不够老。四十可以不惑,立了十年了,可以拼命沿着自己的目标撒大力气去,成败就在于这一招了。五十就完结了,成则踌躇满志,败也心安理得,毕竟老子奋斗过一回,成不了或怪老天爷不公平,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者也;或怪家人不支持,从前怪子女多了拖累,如今子女少了,只能怪与配偶没有共同语言。于是便盼望着在剩下的十年中多多少少干些事情,早没了当初干什么非干成不可的劲头。 只有三十岁最尴尬。十年前只有头顶上一片天,自以为站在了世界屋脊,天南海北任翱翔。那一派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生气,那一股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使命感。金钱是铜臭,婚姻是庸俗,别人的生活乏味,别人创造的东西都是垃圾、次品;待老子作起文章来,只怕世界上的图书馆都要黯然失色。三十岁时醒悟过来了,原来天地竟十分开阔,别人的生活虽然乏味,却是生机勃勃,自己也不免落个俗套,娶个老婆嫁个汉,成天琢磨的,也是多出些俗不可耐的玩艺,和老公老婆享受些俗不可耐的天伦之乐,俗也罢,竟也是其乐无穷。虽没有成名成家,却也在天地之间有了立足之地,所以自诩已经“立”了起来,傲然四顾,满足之感油然而生。 只是不敢在夜静人深时独处。忙碌奔波之余,容不得细细探索人生。没有了二十岁的天真,又没有四五十岁的成熟,半生半熟之间,老家叫“夹生[草召]”,曹操叫“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三十岁真尴尬。 唯一的办法是交“忘年交”。在二十岁的少年面前,我们显得成熟,对所有问题都有答案,心中偷偷羡慕他们的新鲜,却大可不必流露出来,只是摆出满脸的智慧和他们谈爱情,谈人生,没准还能救人于水火之中,挽救一些失足青年呢。四五十岁离二十岁太远,有了代沟,就不好谈了。三十岁的人也可以和四五十岁的人谈,已经走上人生正轨差不多十年,有些沟通的渠道,同时也年轻,仍然可以装出一副天真的笑容,开口闭口“老师”,让四五十岁并不那么辉煌的中年之辈油然而生一种辉煌,让七八十岁日薄西山的老朽们陡然觉得此生并未荒废,毕竟桃李满天下,有了这样的后起之秀,死了也就能瞑目了。 看来三十岁也不坏。成功的话是少年英才,不成的话还有二三十年,大可以东山再起,另起炉灶,或犯点儿[强牛]劲,哪儿跌倒了哪儿爬起来,打脱牙和血吞。笑起来还不是波澜四起,还不是满脸皱纹一朵花,于是还可以略略卖弄些风情,未婚的还来得及尽快解决,已婚的在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还会有人暗送秋波,虽然脸上的红润已是稀薄,腰身也在膨胀,然而脸皮厚了起来,世界也大了起来:再不会深更半夜钻在被窝里读别人的浪漫故事,也不会见到一首动人的爱情诗就兴高采烈地把它抄在日记本的扉页上,那是二十岁以前的事情。也不会轻易红杏出墙,毕竟新婚燕尔,娇儿尚小,小家庭还处在上升时期,不象中年人那样破罐破摔,或砸锅卖铁与别人另过,或勉强维持,并称之为“活地狱”。三十岁真不错,夹生红薯可以当生的吃,还是脆生生的,也可以加把火烤熟了吃。 只是别太死心眼儿,夜深人静时不要反思。 〖菊子注:这是菊子三十岁生日那一天写的自嘲之作。眼下,已经开始在脑子里起草“(仍旧是)不尴不尬四十岁”了,再看看当年的旧作,又是一番滋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