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无言的异乡人 – 不同身份的太太们

(2004-03-19 16:34:00) 下一个
无言的异乡人 – 不同身份的太太们 Fei 旧日的生活是一种惯性一种平衡。打破平衡的结果可能是失重也可能是创造新的平衡。有人问我到美国好不好,真的很难回答。也许我可以介绍一些人在美国的境遇,你会自己得出自己的看法。 1。留学生的太太 蒋卿和范丽华是我认识的陪读太太。长得都很美丽,一个是苏州丽人,一个是宁夏美女。蒋爱打扮,每日的裙子不同,似乎差一点把苏州的行头全搬到美国,爱评头论足,常说哪的衣饰打折。她在国内就已经读过新东方,分数上550,当然不可能拿到奖学金。她申请匹大,可惜没有被录取,只能去读杜肯的MBA。最近听说她和先生在美国买房子。我难以想象,她和先生自费的学费就将近8,9万美金,再加上买房不下15万,总共最少也要30万美金。听说他们全靠的是国内父母给的钱。咋舌而已。 范是很用功的人,不爱说话,爱静静的看书。她先生在匹大有奖学金,数目不大但够生活。有一次聚会遇到她,她做的是八宝饭,问问她读书的事情,似乎没有大的进展。也是除非自己能拿到奖学金,否则怎么能负担起学费,当然丈夫毕业如果找到工作就好多了。 从湖南来的章意有一双水水的大眼睛和水水的皮肤,看了让人感到江南的女子也比不过她的水灵。她不光水灵,人特别聪灵可慧。她原来是做财务的,在湖南政府部门做公务员。丈夫在外资干了几年,一定想要到美国来。丈夫考上自费CMU(全美最好的计算机系),倾尽自己10几万积蓄,父亲资助20几万,再加上她的8万陪嫁。总共5万美金来CMU读书,他安慰老人,等毕业我一年就赚回来了。他的想法没有错,美国经济好的时候,一年赚8,9万美金没有问题,除去交税支出,一年3万可以存下来。可是他从读书到毕业就一直找工作找了1年半都没有找到,最后只能到很远的另一所大学读博士。想想她,真是有一些心疼。每到周末就去打工,贴补家用,读书的事情也是遥遥无期。在湖南她可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从没有受过一点苦的。 也有终成正果的黄青。99年随丈夫到匹大,丈夫毕业后顺利的找到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够资助她上学。黄的英语不够好,GRE 考了3年,终于在2002年够上匹大的线。她一直犹豫是上匹大还是CMU,匹大的学费比CMU便宜几万,可是CMU的名气比匹大响。最终还是去读CMU,读书时不小心怀孕,休了半年还是把学位拿下来了。但就是不知道毕业后工作能不能找到。 相较之下,李娜就比较让人可惜。丈夫在读博士,自己似乎没有动过读书的念头。整日忙着打工,补习班的课3天两头不来。人很实在坦白,有一回我说起自己在国内贷款30万买房子还没有还清,她安慰我,放心打个2年工就还清了,还口没遮拦的告诉我,她都留过3次产。才24岁的小女生,脸象红苹果一样。她的将来到底怎么样?总不能一辈子在餐馆当服务生 吧? 总之,留学生的太太只有20出头,有的是时间和想法。虽然困难,但是总还是有希望。 2。访问学者的太太们 访问学者的太太大多30岁以上,年近40的样子,在国内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或者事业。随丈夫到美国,放弃很多,失落很多,再加上国内不提倡家庭主妇,提倡女子要经济独立。所以,她们大多精神上很苦闷,生活上的压力也很大,毕竟访问学者的收入很低。 她们大多读免费语言 学校,并且晚上打工,一般是包外卖,做Waitress 有一点语言的要求。周静以前在苏州一家医院工作,生活上比较优越,平时和父母住在一起,生活上不操一点心。一到美国就感到掉到旋涡中,喘不过气来,平时脸色和神气总是萎靡不振的。她总是想回苏州,总是抱怨丈夫有空情愿电脑上玩围棋也不和她多说话。忙了一阵想考托福,忙了一阵找工作,忙了一阵为女儿请钢琴老师。。。总是忙得心里头惶惶落落的。 我特别能理解她的这种精神状态。在国内工作好歹10几年,该有的都有。一下子辞职到美国,连个退路都没有。想读书也快40岁了,想找工作英文也讲不大清,想在餐馆打工也不是长久之计,想想小孩也只有10岁出头,想想丈夫就算是可靠可心毕竟还是惶惶落落的没有着落。人生到这个分上,进进退退都是有难处的。周静在这种心态的折磨下生活了一年半。最近听到她的好消息,找到匹大试验室的工作,工资不高可是很满足。再以后她丈夫访问学者的签证到期转成H1,她也就转成H4的签证,暂时没有劳工卡不能工作。再以后,听说她又怀孕了。她想把小孩生下来,她说,女儿大了,只有夫妻2个人在家孤单,多一个孩子总好过养小狗小猫的。真心的希望她能过得好。 夏林是广州高校的教师,她特别想留在美国,埋怨的话也特别多。有一次居然当同学面埋怨丈夫的短处,在我看来这是很没有修养的行为。家里再所什么争执那是家事,不应该拿到公众场合诉说。也许是在美国呆的心理有些失常,否则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是不该这样失礼的。她往往上课会迟到,有时上课快结束才赶到。这也难怪,她要打工还要顾及学习,两头忙不上来。 我劝她想清楚,如果想钱就一门心思去打工多赚点钱,如果想读书就一门心思上课。结果她不好意思的说,她2样都想要,想赚钱也想学英文回国好评高级职称。 后来她和丈夫没有留下来,回广州了。希望她真的能在生活上什么都能要得到。 李杰,40出头,极要强。她本是北师大毕业,因为爱情放弃留北京和爱人到宁夏大学教书。她教专业英语,职称是副教授,但她也只在外语中级班补习,她自己都说不好意思说自己教的是专业英语。她也是晚上到中国餐馆包外卖,5。5元一小时,白天读语言。最近听到她的好消息,她通过托福和GRE,准备申请读博士。但是导师今年没有经费,等明年的奖学金。虽说她丈夫在匹大工作,她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毕竟这一番读书的毅力还是很让人敬佩的。 还有温娴来自上海一家大医院,她已经40出头,放弃国内优厚的生活在我看来放弃的太多,毕竟是几十年的经营。她似乎并不这么觉得,她的女儿已经读高二,她希望女儿能在美国读好的大学,这也是他们夫妻来美国的目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我在补习班见过她几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一次在中国店看到她低头在理菜,她看到我装做没有看见一样走开了。 我也就无言的避开了,心中很心疼她,从前是拿手术刀的手今天在超市理菜。虽然心中想开些,并没有什么,但多少有些默然。再过了一年,在500路公交车上意外的遇见她。她白白胖胖的脸生彩很多,她先和我打招呼。原来她已经生下一个小男孩,她现在在匹大的实验室上班。她语音中特意强调匹大和实验室。其实不用她强调我也很为她高兴,40多岁能有勇气再生一子,让人很尊敬。苦尽甘来,中年得子,是可喜可贺的。 这些中年人抛家别土,比不得年轻人有得是勇气和希望。他们往往走两步就要回头看两眼。总让人心疼呀。所谓物离乡贵,人离乡贱。 3。H4的太太们 比起访问学者的太太,H4们的生活上要好一点因为丈夫的工资高一点,所以她们打工的不多。精神上的压力也比前者轻一些,毕竟3年或6,7年之内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而且可以办移民。 但是H4有H4的烦恼。她们在国内往往也是素质比较高的职业女性,或者医生,教师,工程师之类的。到美国暂时只能做家庭主妇,再加上国内称家庭主妇这一名词多少有些贬抑无能的居家主妇之意。所以心中多少有些不舒畅,总想找些事情做做。到餐馆超市打工不情愿,她们情愿做不要钱的自愿者的工作(认识一些人有一些关系),等工卡下来,就顺理成章的找工作了。 象华就是这样的,公卡还没有下来,在医院做志愿者。匹大的UPMC在全美都很有名,学医还是很有机会找到工作的。在美国很缺护士,但对华来说她是不会和黑人抢护士的饭碗,护士三班倒很辛苦也是她所不愿意的。华的生活很充实,常去教会和医院做做义工,孩子8岁也不用操太多的心。 丽她在日本东京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很能干的一个女性,在日本的时候就请美语教师培训,来美一年找到实验室的工作。现在状态很好,平时上班很轻松,女儿2岁上daycare,儿子8岁上小学,其乐溶溶。 梅读的是Computer Science 的Master, 前几年计算机红火的时候,年薪7,8万没有问题。等她毕业后很难找工作,好在丈夫有工作,她就慢慢的找,一直找了一年半找到快丧失信心终于找到一家小公司,工资不高大约30,40K。总比呆家里好,她不想孩子大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她的丈夫也是起伏很大,好的时候干过150元一小时,糟的时候一年失业2次。 H4们为工作担心,为收入担心,当然更为绿卡担心。这就是很现实的生活。 (罗嗦的讲了这么多无趣的话,生活有时就是这样那样的算计,我们都在无趣的算计中为生活疲于奔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