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卷入炒股

(2004-01-12 08:52:06) 下一个
卷入炒股 白雪 二十世纪末是美国股票市场的疯狂岁月,全美的炒股的热浪如同凤凰城夏天的滚烫阵风,把整个股市吹成了蒸气大牛。炒股发财成了最大的时髦,眼热的外行人都奋不顾身地纷纷坠入股市。我是一名不甘落后的小卒,也随着浪头踉踉跄跄地冲了进去。 刚过完元旦,精神饱满的开车去上班。虽然还不懂得买股票,但是炒股之风早已掀动了我的每根神经。我激动地收听1510台的股票新闻,播音员情绪高昂的报导着每一家股票的升降指数和股市最新消息。近日来英特网公司的股票疯长,一天之内能翻几翻。前几天eBay暴涨了,紧接着Yahoo暴涨了,又是AOL暴涨了,不少人几天之内就一跃成为百万富翁。我有点沉不住气了。 到了公司,赶紧打开计算机。我在一家大公司工做软件工程师,刚过完年,手头上还没有多少活,老美同事们在聊着天。办公室是由一排排格子组成,或一人占一小格,或两人占一大格。我和老美海伦共享一大格,中间有一短壁相隔。海伦的计算机背对门口过道,路过的人看不见他的机器屏幕。他的技术好,手脚快,干完活不爱管别人的闲事,只爱打游戏,打得上瘾时会跟孩子一样嗤嗤地笑,这会儿他玩儿的正专心呢。我学着他的样子把计算机掉了个,屏幕背对门外,看看没有人注意,便上了Yahoo的股票网页。 眼看着股票指数图上道琼斯和纳兹达克的曲线蹭蹭地往上升,英特网股票总数还在涨,但Yahoo和eBay等反倒不如前些日子上的快了。凭着直感我认为该轮到别的英特网股票长了。于是搜寻出所有的英特网股票名称,在一长列名单里,看着一个叫Broadcast的比较顺眼,心想今天可能该轮到它长了,不能再等了,我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可是怎样买股票呢?我一点儿也不懂。 我一直指望着老公买股票,令人着急的是老公整天抱着Warren Buffet 的股票指南书研究,出口一套套的理论足够博士水平了,就是不动手去买。大概是他认为书上的理论和市场的实际对不上号,拿不定主意该不该买。周围的朋友都在倒股票,能挣不少钱呢,搞得我眼热心也热。在圣诞节休息期间,我加紧攻势问老公买不买股票,他无奈打了电话咨询了他的弟弟,弟弟夫妇在纽约工作,介入炒股市场比我们这边早多了,几年前他们一接到公司的Offer,就得了不少股份,如今公司发的很厉害,光凭公司给的股票,他们就能做百万富翁了。老公已咨询弟弟多次,这回弟弟也没有什么新鲜经验可谈了。老公又打电话给一起上班的中国朋友,朋友告诉老公,这两年他倒股票不但没有挣到钱,反而丢了几千美金,他太太生气不让他再买股票了。我对老公说,既然买股票不一定挣钱,干脆把钱投到房子里面吧。可老公理直气壮地说,在这两年里倒股票应该是挣钱而不是丢钱,老美买车都付贷款,而把钱拿出来买股票,股票的利润总比贷款高。原来他一心想买股票,我说那就买股票啊,可他说还得再做些调查。这老公如此寡断,真是急煞我也。我盯紧了他问:“你到底是买还是不买?” 他上火了,说,“OK,就先开个张号吧。” 于是,我们在E-Trade网上开了帐号,并投进了七千美元。 此时,我看好了那个英特网股票,给在同一公司上班的老公挂了电话,让他赶快买。他却说,急什么,在观察一下。他不紧不慢的态度令我忍无可,我气急败坏地说:“有你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快告诉我怎么买!” 他不耐烦了,说,“OK,我告诉你,随你瞎折腾去吧!” 就这样,我进了E-Trade的买卖网页,自作主张,按股数买了两千元左右的Broadcast,两千元左右的Intel,两千元左右的Motorola,一千元左右的Microsoft。我是搞计算机软件的,平时孤陋寡闻,也就只知道这么几家公司。买每一家不超过两千多元,是因为听取了老公的弟弟曾介绍过的经验,这样即使赔了,也不会赔得太惨。谁知我在录入数字的时候,将千位数都录成了万位数,结果一下子买了七万美元的股票。按说E-Trade的网上安全系统应该把我拦住,因为除了七千元的抵押之外,都是E-Trade的借给我的钱。我若丢的钱多于七千美元,E-Trade就要亏本。可当时E-Trade的网页做得很糟糕(它的网页现在很完善),连这一点都把不住关。我打电话给老公,说我买了七万美元,老公一下子跳起来了,赶紧跑到我这里,说:“你疯了,赶快把股票统统卖掉!” 我看着网页上股票钱数,很神奇也,蹭蹭地往上涨,没多大工夫就挣了一万二千美元。我高兴极了,哪里肯听老公在一旁瞎叨叨。(我们说汉语,海伦也听不懂。)老公一看我不听他的,就去搬那位倒股票丢钱的中国朋友来劝我。朋友来了,一看我挣了一万多美元,便说,“哇,你把这一年的股票钱都挣够了,撤出来,明年再买吧!” 我刚买上去还没有过瘾呢,怎么肯撤?老公见我拿出了当年红卫兵的劲头,知道无法劝告,就去搬他弟弟。弟弟从纽约打来电话,以理相劝,说买那么多钱太危险,你这是幸运挣了一万多,若是赔了一万多呢?又说我们都没有经历过道琼斯一天跌四百点的情况,可是那在历史上发生过呢。弟弟说得不无道理,令我心服口服,就卖掉一些吧。看了看几个股票,Broadcast长了百分之五十,挣了一万;Intel是在我买上去之后,报出了上季度超额盈利的消息,长了不少,挣了两千;Microsoft 和Motorola都是前几天暴涨过的,又稍长了一点,挣了几百。我果断地把Broadcast卖了一半,剩下的还留在股市上,指望着明天再多挣点。 晚上回到家里,老公开玩笑地说,“你这一天就能挣一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就挣几百万了吗,我就等着跟你发财啰。” 话语虽然是讽刺,但看得出他还是蛮高兴的。我的虚荣心愈加膨胀起来,想再买更多的股票、挣更多的钱给老公逞逞英雄。老公又拾了梯子给我上,问道:“你怎么知道要买Broadcast?”我更来了情绪,说:“凭第六感觉呀。你没听说女人在股票方面凭直感,比男人有优势吗?就看你老婆的吧!” 第二天一上班,打开机器先看股票。不好,Broadcast呈红颜色,指数落到了前天的水平,我挣的钱缩回去了五千。心像是从山顶跌倒了平地,发财梦一下子受到了打击,暗想买股票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股票指数一整天上下浮动,我的胃脘也随之紧收紧缩。到了收盘的前二十分钟,Broadcast的又降了不少,Intel也在降,眼看着挣到的钱又短了一千多,我内心有点儿招架不住了,整个人像失魂落魄。该开班组会议了,我却向会议室相反的方向走,半天才缓过神来。会议间,老板让每个人汇报一下手头上的工作,轮到我时,她叫了三遍名字我才听到。散了会,害怕被老板发现,我便假装着埋头干活,实际上心里还在算计着股票。 下班回家的路上,听收音机里说Broadcast还会降,我心里便开始哆嗦起来,两腿也发僵,幸亏脚还能踩油门,要是走路,腿肯定迈不动步了。那滋味活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徒步迈进了不知深浅的百蓦大窟,心里极其恐慌。晚上,老公催着我把股票都卖掉。于是,吃过饭老公管孩子写作业,我去挂线上网,把所有股票都用市场价放到了拍卖市场。我只会用市场价买卖,不会用定价。 第二天上班,打开机器一看,股票都卖掉了。Broadcast的股价还在跌,但我的卖价比股票显示的跌价还要低的多,那是因为我用了市场价拍卖。不过,总的下来,我几天的炒股还是挣了四千美元,在只会读书,怯阵购买的老公面前,自然是长了不少威风。但在股票的大起大落中,我尝到了丧胆的滋味。 打那以后,我卷入了炒股,经历了说不尽的酸甜苦辣,享受了挣到钱的兴奋与刺激,也经历了大暴跌的懊丧与痛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