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2-07-01 23:15:26) 下一个

 

 

梦景

潮退。
岁月的沙滩。

远处
无声的日子
一条河
一座城
一群人

一轮落日
 
12/2006


有时,沉淀或漂浮在脑海中,说,记忆中吧,的,“图像”,象洪水一样涌来。
在深灰的午后。

NADIRS的黑色诗意,让我的心,我的记忆,嘶喊。
我几乎无法连贯地读完它,因为几乎每一个字,每个画面,都能让我停下来。良久。
有时顺着泪水,甚至,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来的,它们象落叶,我就写生着“记忆”。
它的片段。就象来自深处的呼吸,令人痉挛。别的民族的命运,别人的命运。

好象,在“黑暗”的深处,那些穿越了你的“别的”,我的“别的”,他的“别的”,
她的“别的”,都随着同一个呼吸慢慢地

漂浮起来。却,紧紧的。

 

- oct. 2009


重返梦境

这,是一块在黑暗中飘浮的陆地。

非常小,上面,只有一颗开满紫花的树。

她躺在树下,血液从双腿间渗透到土壤里。经血。没有疼痛。

仍在飘浮 ━  ━  ━和飘向的目的地没有一点关联━  ━  ━ 在这样的茫茫之中,
目的地本身,就不存在。

存在的是:

飘浮的本身
那些在消逝的眼睛
还有,双腿之间温暖的流淌。

- 03/2011


很久没有记梦了。

大多数是忘了;不过前几晚,有一个特清晰。

不过也忘记了手里拿得是鱼构,还是一只绑在绳子上的鸟。我站在海岸,试图把它
扔到面前的一个海岛上。那海岛很小,一定很遥远,但又感觉那样的近。仿佛鸟儿
的翅膀一扇,就到了。

我这么一仍。鸟儿没有飞到岸,或鱼钩没有着水。

眼前 ─  ─ ─

海上就飘来了一些土地,上面是残垣断壁,我国内的亲戚们都一家家给飘过来。看
到了我胖乎乎的堂姐们。她们朝我挥手,无声地笑着,又随那流动的土地飘走了。


醒来,我就觉得她们还在象我挥手,还在笑,还在消逝。

。 。 。

我想,我在想念她们的温暖。那种被宠坏的温暖。

梦境,是一个温暖的地方。
为灵魂的。

如果我记不住梦,会觉得一天突兀。当然突兀惯了,就不突兀了。
但,当重新记起梦时,那种突兀感又来了。

临睡前,当灯熄灭,夜却开始清晰, 又要开始在梦境里游荡,不知道这一次会去哪
里。
 
- 01/201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