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于私人的一点想法 与姚顺兄聊聊

(2021-11-14 09:26:56) 下一个


姚顺兄的回忆有着个人的真实。为什么说有个人的真实而且仅仅是个人的真实,是因为是基于个人对世界的观察去写的。这不是说好与不好。而是一种意识到"个人的感受",这种坦诚地与自己敞开是我们认识自己的第一步。所以我欣赏姚顺兄与过去真诚的面对。我觉得没有与自己的黑暗相对,写作是表面与消遣的。消遣也无妨,这本来就是一个娱乐至死的世界。

这个娱乐至死的世界在转瞬即逝的漫长里;我们都在转瞬即逝的漫长里坠落。

我这一生对"个人感受",有着最醍醐灌顶的认知应该是我母亲去世的那一夜。我躺在或许还有着我母亲体温(这里也是含着个人愿望的)的床上,听着坐在窗前的父亲回忆着他们的往事。父亲的回忆,我母亲曾有的诉说,与我自身的回忆,产生了三个极为不同的现实,所以我当时极为震惊: 我们是否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同一时间段里? 这就是个人视角所左右着我们的生活与生命。

私人的东西很好,但如果它只是给予一个人去不断地加深加强看世界的同种方式,会产生偏见与偏执。这时生命就乏味了,在一条可以预见的旅途里,因为未来不过在预料之中在过去与现在的阴影里。当然,这是一种个人选择。

*

十年前上了几堂self-development课。最初我非常抗拒认为是洗脑课。直到一天听到父亲的叹息,我非常难受,因为这一生我们之间还没有过深层次的谈话,如果我们明天再也不能相见,我们父女是如此陌生的亲人。

那堂课里我听到人们谈到生命的黑暗时刻黑暗经历,将我带到五岁时目睹我父母争吵,我母亲要自杀的那一幕,我对父亲的恨就是那一刻开始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好处,这"恨"摧毁了父权与权威。那时我问母亲是否记得那一幕。她极为惊讶,有嘛?我当时心里骂了一句,"shit"。因为我对世界的观看始于我所偏执的相信了的自以为的故事。那次课后我跟父亲说,"爸爸,谢谢你给予我生命",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我相信从那一刻起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不再一样,尽管要克服很多的习惯与心理去面对。

今天,我剥着石榴,听父亲说他小时候见到的一个远房亲戚,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感叹,"我那时不知道那就是美",两眼散发着少年的光彩时,这就是我一直等待的时刻。

或许,死亡本身不可怕,但令人畏惧的是我们带着那些无法超脱的情感负担走入黑暗。也因此我非常感激我母亲在她生命的最后两年里,给我上了一堂如何面对死亡的课,让我能重新省视生活与生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