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澄吟草

@愿语默如雷,期心澄似镜 @@任雨任风,惟因寻梦;@@向儒向佛,原为安心。
正文

闲话“乡党”和“党”

(2007-01-30 14:18:33) 下一个

    前些天在诗词欣赏论坛拜读了“只在此山中”兄的诗作《兄弟你可是咱乡党。诗句平白而感人,是一篇佳作。我当时跟了个帖子“乡党好像是陕西这边的说法,莫非山中兄是西北人?”,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这发问有点突兀,不过我还是有我的根据的。

    我是甘肃人,在大学开的是“老乡会”,同一个县的校友碰到一起,也互称老乡。从一些记述晚清民国事情的文章中看到,来自同一省或同一地区的文人士子组织的则称“同乡会”。感觉这“同乡”是个书面语,雅一些,而“老乡”是个俗语,不是还有一句顺口溜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如果换成“同乡见同乡,两眼泪汪汪”,似乎有点不伦不类。我现在的单位有两位陕西人,一次大家聊起当年大学时的生活,他们说的是开“乡党会”的情景。我当时一下想起了前两年台湾国民党前主席连战来大陆访问到西安时,欢迎的横幅上就有“乡党”的字样,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到湖南时就没有此词出现。因此我感觉这“乡党”是陕西一带称同乡的俗语,使用它的人自然应该是陕西一带人。

    扯远点,再说这“党”。《论语》中有句话说“君子群而不党”,是说这“党”不好,属于君子所不干的事情。查了一下字典,原来“党”是结成小集团,自然代表那小集团的利益和观点,似乎脱离于大多数,是“不群”的。难怪在国内时看到有人入党了,旁边有朋友开玩笑说,很好,咱们群众队伍又纯洁了一点。

    台湾不少人总指责大陆一党专政不民主,可目睹了陈水扁腐弊事件,让人感觉台湾这多党共谋的民主也不过如此,百万人闹腾半天,腐败分子阿扁还是稳坐其位,似乎还不如大陆惩治腐败的手段让人畅快。民主,民主,就是要把民放在主位,也就是党不能狭隘为群众的对立面。因此,台湾的问题也还是出在“党”上,至少是阿扁所在的民进党依然是孔夫子说不的“党”,只要是自己的同志,不管他多么坏,依然铁杆支持,让他逍遥于民愤民怨之外继续坏下去。这样的党,根本没有英美国家党派的成熟,这些党派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公正开明,但至少他们不会袒护已经暴露的变质党员。就这一点,就值得海峡两岸的党好好借鉴学习一番。真希望我们的党们,别太“党”,而是“群”一些,更“群”一些,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和想法放在眼里。因为孔夫子说的“群”和民主或“以人为本”是相通的。换句话说,希望我们的各党党员们君子一些,少干谋私害公的小人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