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的中国站起来,新中国又跪了。

(2021-03-03 07:21:03) 下一个

读书札记:秦晖《走出帝制》

秦晖是著名历史学者,他的著作《走出帝制》是研究中国清末社会转型历史的文集。书中有很多发人深思的灼见。

中国在民国就站起来了:中国是否站起来了,主要的评价要看: 第一,独立的程度,是像伪满、汪伪那样完全的“儿皇帝”,或像1942年前的盛世才那样基本是外国代理人,还是像国民政府那样基本上独立自主,只是在“弱国无外交”的情况下,才有对外妥协之举?第二,对外依赖的代价,尤其是在一些明显有损于中国、却有利于自己党派利益与个人利益的问题上,持何种态度?第三,正确的世界站队尤其重要。民国的两次世界大战站队,都站对了,确定了中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和世界四强的地位。国民政府废除了列强的不平等条约, 关税自主并收回了除香港澳门之外的租界,从苏俄手里收复了新疆。

中世纪莫斯科大公投靠蒙古金帐汗,靠蒙古人撑腰,狐假虎威地统一了罗斯诸国——包括击败了不肯屈服于蒙古人的同胞诺夫哥罗德,最终把衰落的金帐汗国也打败了,莫斯科公国就是靠这种不光彩的办法,成功崛起,变成了沙俄帝国。其实这只是见风使舵的投机。只是因为后来主子衰落了,他就趁机踹了一脚,反客为主。如果主子不倒,他就甘心当奴才。就像如果斯大林不死,毛也不会与苏联翻脸。

从这个角度评价,和苏联闹翻前的中共还是跪的。否则不至于为消除主子的疑心,就主动迎合,投其所好,去火中取栗抗美援朝。毛泽东宣布全面倒向苏联并反美的政策,在世界格局中错误站队,造成中国至今与世界为敌的地位。

雅尔塔的后果:1950年毛泽东访苏时,斯大林最后答应了毛的要求,以新中国接受雅尔塔会议的结果为条件,换得苏联承诺归还旅顺和大连与中长铁路。 但是斯大林非常恼火。改变了他此前一直反对金日成对南朝鲜用兵的立场,告诉金日成可以发动战争。而中国卷入朝鲜战争的重要原因就是要消斯大林的火,“挽救中苏同盟”。

民国时期的主要外患来自于日、俄。而其他西方列强则向中国归还了以前侵占的权益。日本的二十一条,五卅惨案,五三济南惨案、九一八事件、七七事变和日本全面侵华。苏俄的中东路事件、煽动蒙古独立、侵吞中国领土唐努乌梁海、日本战败后抢占东北资产、扶持盛世才作为代理人侵占新疆,雅尔塔会议苏联继承日本的侵华遗产(以旅顺、大连和中长铁路以及承认蒙古独立,作为对日作战的条件。美、英在对日作战中,牺牲比苏联大得多,但都没有如此要求)。美国主持的华盛顿会议纠正了凡尔赛会议的错误。美国带头在旧约未到期时主动改订新约,废除与清国签的不平等条约。美国力挺中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五大国。英国在美国的说服下,勉强接受中国,而苏联则坚决反对。但是1949年后中国却全面倒向苏联,反而与友好的西方国家为敌。

英国和其他封建制为什么绝少改朝换代?英国历史上有政治变革、制度转轨、社会动乱, 发生过黑死病、大宪章、百年战争、玫瑰战争、光荣革命、英国内战,但都没有改朝换代。自1028年威廉一世诺曼征服至今,一共出现四十一位国王,都有威廉一世的血统。珀金·沃贝克(Perkin Warbeck)反叛,需要对外宣称自己是伦敦塔里的两个王子的弟弟约克公爵理查。其他“封建”制下的王朝也重视血缘传统。如波兰,只有皮亚斯特和雅盖洛两个王朝。无论在血缘上还是政治宗教上,雅盖洛王朝都是皮亚斯特王朝的延续,立陶宛王雅盖洛入赘继承了皮亚斯特王朝成为波兰国王。而中国历史上经历了二十六次改朝换代,平均每个朝代的统治不足百年。陈胜吴广都相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悖论是皇权越大,越容易改朝换代。封建制下,君权受限,逐鹿者鲜,王位争夺只是王室内部家事。“封建”时代的“虚君”不靠垄断权力来维持,人们对之有脱离权力的敬畏乃至敬爱。而在由传统向现代化演进时,走向和平立宪的道路也比较容易。

其他
国民党政府在越南受降时,支持越共,反对法国,后果是北越南共产化。事实上,后来法国与国民政府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是西方各国中最糟的。大陆易手时,国民党败军退入越南,受尽法国虐待,后来法国在西方列强中首先抛弃台湾,与新中国互派大使,都与这一段历史有关。国民党的民族主义短视影响了东南亚局势。

谭嗣同认为,专制的国家强大了反而是祸害,还不如不强大。幸亏中国不强大,如果海军如英、法,陆军如俄、德,不但君主为祸,而其他人种将无活路了。他说西方军队打败中国防止中国祸害民主国家。主张“先民主,后强国”。这是“人权高于主权”在中国最早的表述。

秦晖用一句入木三分的话形容当今中国:“小富即狂”。

理想主义只能要求自己,一旦用来要求别人,就很危险。个人贡献是高尚行为,哪怕是乌托邦的理想。但是如果要求别人,这个性质就完全变了。每个人都有平庸的权利,别人不能强迫他人高尚,底线是他不去害人。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若能持守,不逾底线,低又何妨。”杨朱主张“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也”。骂他的人说他很自私。但杨朱是个人自由主义:我的一毛我做主,是我的自由。为天下拔自己的一毛是崇高的,值得敬仰,但敬仰不能成为侵犯个人权利的借口。不能以利天下为理由来拔别人的一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我在站内独到一篇报道唐人街的老人保护中心的图文并茂的文,十分震惊。那么脏乱差的生活条件,据说还需排队才能入住。起码整理一下房间还是可以量力而行吧!那是尊严吗?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站起来“的“概念”是什么? 有的人可能站不起来,但有尊严;有的人不但站,还能跑,但有失尊严。
个人意见,尊严很重要。比如:近日连发的袭击亚裔的事件案件,让人深思!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还是想加一点儿多余的话。因为民族学的分类是不以国籍而分的,所以出生在哪里,不论白黑黄红,均以父母祖先的民族“定性,改变不了(国籍仅仅是一个人取得了权力和责任)。
因此伸展开来,不论国内外,故乡来自中国的人,都是那个土壤的一个粒子。改变,改良土壤是每一个人的份儿。那么,改革改良“土壤”,一是教育(人的素质),二是法律(国家机器)。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ell said!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在海外没有人反华,有的只是反共,反独裁,反习特勒!"
也许你是这样。但很多是凡华必反。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当然是2018年3月2日站起来的。

官网有报道:

http://www.gov.cn/xinwen/2017-10/01/content_5229126.htm#1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命题提的很好,很尖锐。由于惯性的思考习惯,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回答:那是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概念从小的我教科书,就连美术馆的油画都是,伴随成长。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了,耳闻目见了东西方的方方面面,思考问题就又了变化。虽然我仍然这样想,对我的学生也如是说。但是,需要补充的是,那还是一代人的”理想“,不能否认,这个理想在每个时代历史的节点,达到的程度不同。为什么?大白话说,是因为土壤问题。比如,你去过欧美,那些坚固的石头建筑,是多么坚固,材料好,地基好。而我们是在土壤之上建立的。记得我初到日本,教官的一番话给我很大的触动,日本虽然也是土木建筑,但他们会在施工之前,把地基的土壤重新换过后在建。这仅仅是我的简单比喻,年轻有才的你们一定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秦晖老师的书我看了好几本,受益匪浅!有些甚至很震撼。看问题一针见血,非常深刻。秦晖老师也深具人文关怀,心系民瘼。但是客观地说,学者当学秦老师,百姓还是多一些乐观和正能量更好。要不活得好辛苦,很悲怆!作为小民,阿Q也好,自我欺骗也好,有时候真的还需要有一点!
lurenjia2014 回复 悄悄话 一个打labor工的流水线上的厂弟,要和厂长比高低。。。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1954年6月17日,中国与英国发表联合公报,建立代办级外交关系。其任务是继续谈判两国的完全建交以及处理两国的侨务和贸易问题。这是世界上首例“半建交”的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

1971年7月10日至10月5日,中英双方经多轮反复修改换文稿,对互换大使的联合公报达成协议,确定了1972年3月13日双方签字生效、正式建交。

楼主和楼下都有道理。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第一代移民' 的评论 :法国于1964年1月27日首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是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见wiki"中法关系"条目.
心之初 回复 悄悄话 中國崛起了,小學生元首了,讓人沒法不自信。沒有底綫,底綫想事:中國應該可以打翻全世界,因爲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怕死,只有“中國人死都不怕”。好好養生,活著看中共二球或自己去球或統一全球。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雅尔塔的后果:1950年毛泽东访苏时,斯大林最后答应了毛的要求,以新中国接受雅尔塔会议的结果为条件,换得苏联承诺归还旅顺和大连与中长铁路。
——————
如果49年毛接受张治中的建议,中国既不倒向苏联也不倒向美国,世界格局早已是另一番模样。台湾和钓鱼岛早已回归,中国也可以从苏联拿回更多的利益和土地…… 可惜,毛这个土包子根本不懂国际政治和外交,一味地搞权斗,导致中国和中华民族经历了历史上最惨痛的三十年!其恶果将贻害中国几代人。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书。待我找来拜读。
第一代移民 回复 悄悄话 法国不是“在西方列强中首先抛弃台湾,与新中国互派大使”。1950年1月6日,英国政府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1954年6月17日英国与中国建交,当时为代办级外交关系。1972年3月13日升格为大使级外交关系。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说的对!在海外没有人反华,有的只是反共,反独裁,反习特勒!
谭嗣同认为,专制的国家强大了反而是祸害,还不如不强大。幸亏中国不强大,如果海军如英、法,陆军如俄、德,不但君主为祸,而其他人种将无活路了。他说西方军队打败中国防止中国祸害民主国家。主张“先民主,后强国”。这是“人权高于主权”在中国最早的表述。

秦晖用一句入木三分的话形容当今中国:“小富即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