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著名记者谈美国的言论自由

(2020-07-04 15:42:23) 下一个

著名记者谈美国的言论自由

约翰·斯多塞尔(John Stossel)是一位获奖新闻记者,畅销书作家,曾供职于ABC新闻和福克斯电视台。他曾获得19项艾美奖和5项“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大奖。6月20日他在creators.com发表文章“新的言论审查”,对目前美国的言论自由担忧。 


说出你的想法?太危险!您可能会被解雇!

您可能听说过《纽约时报》的一名编辑辞职了。因为他同意发表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的署名文章,文章建议军队介入以结束骚乱。

许多《纽约时报》记者都在推特上发出相同的警告:“这样会使《纽约时报》的黑人工作人员处于危险之中。”

真的吗?怎么会呢?

罗比·索阿夫(Robby Soave),一位《理性》(Reason)杂志的编辑,写了一篇有关年轻激进分子的文章,解释道:“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因为那是他们在职场争夺权力的策略。”这套策略是他们在学费昂贵的大学里,从那些所谓的“觉醒”教授们和激进主义者那里学来的。

去年,哈佛大学的学生要求法学教授罗恩·沙利文(Ron Sullivan)辞去宿舍舍监职务。因为他同意加入Harvey Weinstein(被控性侵案的电影导演)的法律辩护团队。

一位女学生说:“我觉得不安全!”尽管沙利文已经担任了多年舍监。最终沙利文辞职。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商学院讲师戈登·克莱恩(Gordon Klein)拒绝了黑人学生们以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为由提出的在期末考试中不同对待的请求。克莱恩指出,因为是在线授课,所以他无法知道哪些学生是黑人。他还告诉学生,“你要记住马丁·路德·金很有名的一句话:不该根据肤色评价人。”

激进组织“变色”(Color of Change, 他们曾要求我被解雇)发起了一场请愿运动,要求克莱恩“因其极度麻木,轻蔑和悲惨的种族主义的回应而被解职”。 加州大学很快就屈服了,克莱恩被强制休假。

现在,许多以前的大学激进分子都在精英媒体中工作,他们要求报纸不要说某些话。

由于不赞同乔治·弗洛伊德事件抗议运动中的抢劫,《费城问询报》刊发了一个标题“建筑物也很重要”(Buildings Matter, Too)。有44名工作人员声称这个标题“使我们的生命受到威胁”。尽管他们在信中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标题威胁了他们的生命(事实上,今天无论是黑人还是白人都比以往更安全),他们还是赢了,编辑辞职了。

一个星期后,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年轻激进分子试图压制“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这是一家声誉卓著的保守派网站,NBC给它贴上了“极右”的标签。“联邦党人”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正确地指出,媒体错误地把暴力骚乱说成是和平的。但是那篇文章的确包含了一个错误,它引用了一个政府官员的话说没有使用催泪弹,但是实际上使用了。

NBC随即发表了一篇文章,吹嘘“NBC新闻核实小组”提醒了谷歌注意“联邦党人”的“种族主义”,于是谷歌封闭了“联邦党人”的广告。NBC记者甚至感谢左翼激进组织的“合作”。

但是NBC错了。谷歌并没有停止“联邦党人”的广告,而只是威胁说“联邦党人”必须监管自己的评论区。

虽然激进暴徒的这一次抹黑行动失败了,但是他们还在继续打压各种形式的言论自由表达。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提出取消儿童卡通连续剧《小狗巡逻队》( Paw Patrol),因为它暗示执法是高尚的。

当激进主义者认为某些词或论点“具有冒犯性”时,没有人可以使用它们。

“可是我们需要时不时地相互冒犯,这是正常的。”索阿夫说,“因为你可能错了,所以我们需要讨论,挑战一下信条。假如我们不能说反对国王的话,那是中世纪。”在那个时代,当局逮捕了伽利略,因为他敢说地球围绕太阳转。

“当时全人类都生活在那种条件下,一直到距今三百年前,那种情形让人非常不开心。”索阿夫说,“于是一个想法产生了:我们需要坦诚地交谈,虽然有时很困难,讨论政策问题,讨论哲学,讨论我们如何相处,一起生活,借此促进社会进步。”

自从人们获得了畅所欲言的权利以来,生活已经大大改善了。

而精英大学传播这样的观点,言论可以是暴力的一种形式。他们说“言论就像子弹!”

但是言论就是言论,子弹就是子弹。我们必须将它们分开。

当那些拥有话语权的左翼分子声称自己是真理的唯一仲裁者时,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要为了保护言论自由而说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ubin717' 的评论 : 做了一点点自己的贡献。谢谢提供的链接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们太沉默了,没有上街发出我们的声音,使得像教授罗恩·沙利文这样的人被欺负。
lhy86 回复 悄悄话 希望社会有良知,真知灼见的知识分子,这些人去了哪里?
Rubin717 回复 悄悄话 请为klein教授请愿,谢谢。

https://www.change.org/p/ucla-justice-for-ucla-professor-gordon-klein-titlevi?recruiter=1059122899&utm_campaign=signature_receipt&utm_medium=twitter&utm_source=share_petition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当那些拥有话语权的左翼分子声称自己是真理的唯一仲裁者时,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要为了保护言论自由而说话。”
同意!美国媒体和教育都不幸被左派占领。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伯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Music College在5月31日抗议中只因允许波士顿警方使用校内厕所而被迫发表公开道歉声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