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普林斯顿教授揭民主党种族歧视史

(2020-07-20 07:20:28) 下一个

普林斯顿教授揭民主党种族歧视史

塞尔吉·克莱纳曼(Sergiu Klainerman)是普林斯顿大学Higgins数学教授,麦克阿瑟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法国科学院的外国院士。 约翰·隆德里根(John Londregan)是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7月16日他们在《National Review》上发表了一篇 “取消文化的逻辑把‘民主党’扔进历史垃圾桶”的文章批评取消文化和改名运动,揭示民主党种族歧视的历史。编译如下:

美国社会正陷入自我鞭打和自我否认的破坏性歇斯底里。 美国的象征和伟人成为前所未有的清洗对象。 新的一轮每年重复的拆除南方邦联领导人雕像的呼吁,已演变成对华盛顿,杰斐逊和林肯等美国偶像的高声谴责。华盛顿特区的林肯纪念堂被污损,各地的哥伦布雕像被推倒,甚至废奴主义者和伟大的北军将军尤利西斯·格兰特的雕像也不能幸免于难。撰写本文时,又传来取消音乐剧《汉密尔顿》的呼吁,因为进步主义者对历史的汉密尔顿的某些举动不再感到满意。

名字也不能幸免。全国各地的抗议者要求一些历史人物冠名的机构改名,这些人按当今标准被认为是不完善的。普林斯顿大学已将伍德罗·威尔逊学校改名,一些人正在敦促耶鲁大学摆脱与奴隶贩子伊莱胡·耶鲁的联系。那么哥伦比亚大学呢?也许“华盛顿”和“哥伦比亚特区”都需要从美国首都的名称中除掉?

这一切将走多远?我们还要更改月份的名称吗?比如七月得名于以朱利叶斯·凯撒(Julius Caesar),他对高卢人实行了以今天的标准定义的种族灭绝。还有八月得名于奥古斯都,一个结束罗马共和国的皇帝。两者自己都是奴隶主并且是奴隶制帝国的领袖。以目前的敏感度,又该如何评价Amerigo Vespucci?他比哥伦布好多少?也许我们也应该更改美国的名称(America)?

在所有这些疯狂的改名中,一个罪魁祸首明显地失踪了。直到1960年代,民主党一直是奴隶制政党,例如吉姆·克劳法,种族隔离,3K党,私刑,人头税和选举文盲测试。第一届南方邦联国会大部分是前民主党人。尽管有人可能会争辩说这些民主党人脱离他们的国家时就离开了自己的政党,但他们的政党仍在支持他们:为了换取联邦从南方撤军,在争议的1876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人允许共和党人卢瑟福·海斯就职,尽管他们自己的候选人塞缪尔·提尔登呼声更高。

这项交易结束了南方重建,迎来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民主党在南方政治中占主导地位,和残酷的种族隔离制度。民主党人并不急于改变种族主义。当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在1913年成为16年来首位占领白宫的民主党人时,他毫不犹豫地在公共服务中实行种族隔离。次年,他的政府要求就业申请必须包括应聘者的照片,从而大大促进了就业歧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头几个月中,民主党在种族主义压迫方面表现非凡。当时民主党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联邦调查局局长埃德加·胡佛的建议下,下令将日裔美国人关进集中营,在那里他们作为奴隶出租给农民。日裔美国人拥有的商店和农场以近乎白送的价格拍卖。当在旧金山被捕并被驱逐到犹他州托帕兹的弗雷德·是松(Fred Korematsu)上诉到最高法院时,罗斯福提名的六位大法官都投票支持罗斯福的种族主义命令。由臭名昭著的反天主教偏执者,前3K党成员民主党人雨果·布莱克(Hugo Black)签署判决意见。只有共和党人欧文·罗伯茨(Owen Roberts)强烈反对,指出是松被“基于他的血统,仅仅是因为他的血统而被囚禁在一个集中营里”。

民主党对种族歧视的维护一直持续到太空时代:1963年6月11日,民主党州长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站在阿拉巴马大学福斯特礼堂门口,阻止非裔美国人维维安·马龙(Vivian Malone)和詹姆斯·胡德(James Hood)进入。 1964年3月26日,投票反对《民权法案》的19名参议员中有18名是民主党人。民主党一次又一次地竭力阻止或逆转民权的进步。然而,该党继续使用其声名狼藉的名字。如果我们按照取消文化的标准来重新命名其他机构,则民主党也不应该被豁免。

民主党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能够重新定义自己,成为少数族裔的拥护者。但是,当民主党掌权时,他们常常以身份认同政治代替健全有效的政策。他们的政治野心驱动他们在种族,族裔,性别和性取向方面的分而治之策略损害了美国统一的座右铭“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矛盾的是,民主党人对身份认同政治的痴迷使这个政党回到了开始状态,造成了美国社会不可挽回的的种族分裂:在他们统治的城市中,民主党为少数族裔社区扩大教育机会和减少贫困的努力结果令人失望。 他们基于种族的身份认同政治引发了分裂和不满,产生了与马丁·路德·金呼吁的“根据性格而非肤色来评判人们”完全相反的效果。

特别令人惊愕的是,几乎所有最近发生的警察虐待事件都发生在民主党人统治了数十年的城市中。尽管如此,在主流媒体的帮助下,无能的和不负责任的现任官员将政治对手指责为种族主义,为自己的失败甩锅。系统种族主义成为社会正义勇士和煽动者的借口,因为系统种族主义可以不用特定歧视行为(可以识别,衡量和治愈)来定义,而是定义为不平等结果的表现。任何形式的差异(无论是收入,教育还是预期寿命)都被定义为系统性种族歧视。

用这种方式表示的种族主义类似于共产党对阶级的陈腐定义,这只有通过集体主义才能治愈,包括大规模的“再教育”,对对立观点的大规模审查以及对异见者的惩罚。这一表述为民选官员提供了方便的借口;当他们不能提供公共服务时,他们将责任归咎于无法控制的种族主义制度。当然,所有这些都完全与美国传统的个人责任感,言论自由和宽容价值观相违背。

我们都知道共产党在东欧的实验是如何进行的。共产党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在中小学, 大学,工作场所以及社会上几乎所有地方部署的大量的,前所未有的教育和“再教育”工具,来实现消除不平等的既定目标。那些反抗的人被送到监狱、劳教所或干脆杀死。但是,共产党设想的“新人”并没有产生。相反,它导致了广泛的冷漠,怨恨,装假,犬儒主义和虚伪。在压力下,人们选择假装顺从,同时自由思考,对抗公开宣传的整体观点。当东欧共产主义垮台后,这些地区经历了民族和种族暴力的严重痉挛,这些政策的彻底失败十分痛苦。让我们为下三代美国人免除一个这样的实验吧。

无论如何,我们不认为对历史机构重新命名是正确的路。我们只是想阐明“取消文化”倡导者的虚伪,他们扭曲的逻辑失败了。我们希望并祈祷人们反思取消文化的潜在危险-极端社会正义勇士及其煽动性盟友所倡导的做法正在使我们的国家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这种狂热依然存在,那么民主党的下一个行动应该把自己的名字扔进历史垃圾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看不出你所谓藤校偏向女生和这里讨论之间的逻辑联系。
我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藤校偏向女学生是多年前文学城讨论过的一道统计饽论题。如有人存有答案,请不吝赐教。我不想现编,以免嫌疑。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你的逻辑看不懂,一团浆糊。
我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可以可以,我有时要求别人太多了一点。是我的错。不过你最后的回答,就是藤校偏向女学生的标准答案。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中国两千4百年前韩非子的首创,很好的逻辑辩论方法,有错吗?
中文稍通的人都知道“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不管是众院还是参院”的意思。硬把自己的理解强说成一般人的理解,不正是无理搅三分吗?
众议院和参议院,共和党的支持比例都高于民主党。这是基本事实。没有偏差吧。
我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无理搅三分,那我们就看看是谁在搅?
第一,对于用左派的矛来攻左派的盾,这种做法不是他们首创。有一个网站说Yale应该改名就是这种手法。跟这种把自己的话塞到别人嘴中再来批判的做法,我是不去辩论的。
第二(>>2),如果我说:“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不管是众院还是参院,。。。”让你认为这两个条件是平行的,那我向你道歉,因为我这两个条件是叠加的。我在列举数字时就是这样做的。我想一般人也会这么理解。
第三(>>4),数据偏差不是重点,只拿投反对票的人来说话是重点。
最后一点,见仁见智吧。
朽木1976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思芦","我不再沉默"这种辩论,用数据说话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我对有错就改的评者都是尊重的,但是强辩,无理搅三分,最后的下场都是越抹越黑,灰头土脸,
>>我对作者的政治倾向不感兴趣。
批评你没看懂原文是针对你的“而作者一方面反对对历史人物进行“现代”审判,另一方面却要对民主党的重要人物进行这样的审判。”
我在上篇给你的回帖中:说作者的论点是按照目前左派的逻辑,民主党应该先为自己改名,和自己以前的历史划清界限。但作者并不赞同以现在的观点评价历史人物。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论说方式。批评你没看懂逻辑,跟你是否同意作者的观点无关。你连我的回帖也没看懂,又写了一大篇,只能说明你的理解力有问题。
>>2。“你的做法是一种misleading statistics。我在我上一帖说过,按地域(南方北方),民主党的赞成率(参议员或众议员)都超过共和党。但为了支持你的观点,你非要把他们弄在一起。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不要抵赖,白底黑字是你的原文:“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不管是众院还是参院,民主党投赞成票的比例都要比共和党多一点,虽然相差不大。”
针对你说“不管是众院还是参院”我的回答:“在众议院,共和党有80%议员支持,民主党只有61%。在参议院,共和党有82%议员支持,民主党只有69%。共和党的支持比例高于民主党。”到底是你misleading,还是我?
>>4。说他们造谣是言重了,但说他们忽悠(misleading)是证据确凿。另外,批评者有错误同样可以批评作者的文章。互相批评也是一个互相提高的过程。
数据有偏差,不影响趋势和结论,夸张成忽悠才是别有用心。
>>5。作者的意见可以和平台无关,但不是这一篇。
无的放矢,搅混水。
我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我对作者的政治倾向不感兴趣。任何人有权利说出自己的观点。就象有人认为猫屎咖啡最好喝,那是他个人的观点。但他如果硬要弄出一些科学数据来证明猫屎咖啡好喝,那我就要对他的科学数据和研究方法进行质疑。他如果再说猫屎咖啡取名不对,因为那个动物是狸,不是猫,那对不起,我就更没兴趣了。下面是我对你的几点回答的回复。
1。平权法案是笔误,当然也是我对美国历史不熟造成的。但我的数据都是从民权法案上查的。不信者可查civil rights 和 wiki。所以,文章中19个参议员至少是笔误。
2。你的做法是一种misleading statistics。有一个通俗的名字叫做藤校愿意录取女学生(女生分低)。我在我上一帖说过,按地域(南方北方),民主党的赞成率(参议员或众议员)都超过共和党。但为了支持你的观点,你非要把他们弄在一起。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3。他们是教授不假。他们能做到这种程度也一定有他们的本事。我说他们改行做政治家只是对他们的一种讽刺,因为他们用了另一种misleading statistics,就是局部取样。他们只看投反对票的参议员(数字还错了)。南方的参议员几乎全投反对票,跟政党没有关系,北方的参议员几乎全投赞成票,跟政党也没有关系。我上一帖说过,民主党的南北派根本就是俩群不同的人。
4。说他们造谣是言重了,但说他们忽悠(misleading)是证据确凿。另外,批评者有错误同样可以批评作者的文章。互相批评也是一个互相提高的过程。
5。作者的意见可以和平台无关,但不是这一篇。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Agree!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思芦2020-07-21 21:27:30
回复 '我不再沉默' 的评论 :
你似乎没看懂这封信的观点。这两位教授的观点是按照目前左派的逻辑,民主党应该先为自己改名,和自己以前的历史划清界限。但作者并不赞同以现在的观点评价历史人物。
你有几个错误:
1. 民权法案不是平权法案。这是两个不同的法案。
2. 民权法案的投票比例是 在众议院,共和党有80%议员支持,民主党只有61%。在参议院,共和党有82%议员支持,民主党只有69%。共和党的支持比例高于民主党。
3. 第一位是数学教授,第二位是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所以他们完全有资格。另外哪里有取样错误?
4. 不要轻易指责别人造谣,尤其自己有很多错误。
5. 作者的意见和平台无关。
写这么长的评论,最好先把原文看懂,否则无的放矢,怪可惜的。
Hummingbird7 回复 悄悄话 Here is another great video about the history of Democratic party, everyone should see it

The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the Democratic Part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_a7dQXilCo
Hummingbird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kerry11
Thanks, that is a great video, everyone should see it
------------------------------------------------------------------------
jkerry11
左叉一定spin说什么和党和主党换位之类的。先打个预防针看下面的视频
Why Did the Democratic South Become Republic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prVX4os2Y??
我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俩位普林斯顿的教授在一个杂志上发表政见文章,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有造谣和误导的权利。这篇文章,最主要的观点是,民主党一直是种族主义的拥护者和执行者,并拿出罗斯福二战中监禁日本人和民主党人投票反对平权法案的例子。
大家知道,罗斯福领导的美国是二战中战胜德国和日本法西斯的主要力量。监禁日本人是根据当时战争的状况(有日裔美国人武力解救被俘日军驾驶员的事件),民众的反日情绪,和种族偏见做出的决定。后来美国政府也对这种做法进行了道歉,并做出了赔偿。这种事情现在看是不对的,但谁都不能保证,在下一次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战争冲突中,美国政府不会使出同样的手段。而作者一方面反对对历史人物进行“现代”审判,另一方面却要对民主党的重要人物进行这样的审判。这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的做法是对人而不是对事的。
关于平权法案的投票,这俩位教授把数字说少了。二十七个参议员投票反对,二十一个是民主党。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这要从民主党的历史说起。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起,民主党是由北方自由派和南方保守派组成。这俩派在很多观点上都不相同。实际上,从下面的投票结果就可以得出很多结论。
众议员投票:
南方(內战中南方的十一个州):民主党 8 - 87 (赞成-反对,下同);共和党 0 - 10
北方(其它的三十九个州): 民主党 145-9; 共和党 138-24
参议员投票:
南方:民主党 1 - 20 ;共和党 0 - 1
北方:民主党 45-1; 共和党 27-5
从这可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1。投票是以南北划线的,与党派关系不大。
2。民主党在众院和参院都占绝大多数。众院:249-172;参院:67-33。
3。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不管是众院还是参院,民主党投赞成票的比例都要比共和党多一点,虽然相差不大。
这两位作者都是学数学出身,但从他们取样的做法来看,实在有损他们的学业水平。从这点来看,他们不适合做学者,应该改行做政治家。
最后,National Review是政治倾向很强的杂志。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美国最大且最受欢迎的保守派新闻、评论和观点”。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撇开历史,就说当下,民主党正在推行唯黑人为大的种族政策。大家都没看到吗?
two2J 回复 悄悄话 能在当前政治正确的高压下发出不同的声音,难能可贵!赞!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工人' 的评论 : 没看出原信中有你这层意思。只是觉得民主党更虚伪。建议不要夹带自己的私货。
GovernmentEmployee 回复 悄悄话 塞尔吉·克莱纳曼教授出生于共产主义的罗马尼亚,他对左派和共产主义有亲身体会。这个背景更能理解最后几段对东欧共产党的描写。 +1
jkerry11 回复 悄悄话 左叉一定spin说什么和党和主党换位之类的。先打个预防针看下面的视频
Why Did the Democratic South Become Republic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prVX4os2Y??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塞尔吉·克莱纳曼教授出生于共产主义的罗马尼亚,他对左派和共产主义有亲身体会。这个背景更能理解最后几段对东欧共产党的描写。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很棒!楼主最好再提供一些有力证据,说明在民主党实行惨无人道的种族歧视时,共和党仁人志士是如何坚持各民族平等的正确立场,艰苦奋斗,从而沉重打击民主党的白人至上主义,促进美国人口多元化,保卫黑人权益和各族人民权利平等的。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物极必反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看到一簇又一簇反抗的小火苗,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