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读书札记: 古典自由主义看美国乱象

(2020-06-22 07:35:04) 下一个

读书札记 古典自由主义看美国乱象

经典名著难啃,看《旧制度和大革命》有这个感觉,诺贝尔奖得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也是这样。后者是古典自由主义中最著名、最受欢迎的著作之一。超过20种语言,二百万本的销售量,是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学术著作之一。正好赶上美国左翼的文化革命,于是换一个角度阅读,古典自由主义会怎样看今天的美国乱象?BTW,古典自由主义和现在的liberal或者现代自由主义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派别。现代自由主义倾向于社会主义立场,他们自称为自由主义是怕被人视为左翼。

哈耶克在引言中写道:“以下文字是一种经验的产物,这种经验相当于重新经历了一个相同时期。…通过从一个国家迁居到另一个国家,人们有时可以再次观察到类似的精神发展阶段。那时他的感觉就会变得特别灵敏。”当时他在英国再次体验到社会主义思潮,让他回忆起极权德国的经验。“在德国摧毁了自由的力量,有些也在这里作祟,而且这种危险的特征和根源,可能比在德国更少被认识到。”今天美国的乱象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相似。左派们的表演总是似曾相识的。

哈氏的主要观点是不论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还是苏联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必然导致极权。书中论述了几个规律:经济自由的毁灭必然导致个人和政治自由的毁灭;计划经济不相容于以自由主义为根基的民主制度;政府因计划经济无法建立一般性的通则约束,一切资源又在它的手上,其治理必然视人而异,与法治原则冲突;最坏者当政;无约束的政府权力,都会不可避免的为恶。哈耶克定律已被纳粹和世界上所有共产国家的实践证实。

哈氏主要针对计划经济下的社会主义,但在第一章和第十三章中也提及了各种左翼政党,包括当时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和英国的工党,甚至就连知识分子推崇的民主社会主义,也有可能带来奴役。各种集体主义之间的差别仅在于目标不一样,但在组织整个社会资源达到这一目标,拒绝承认个人自由而与自由主义相冲突却是一致的。

美国民主党不是社会主义政党,美国制度也不是计划经济。美国民主党经济上倾向左翼,主张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对商业进行更多管制, 对企业更多限制。基本选民是工会、少数族群。可以说民主党是一个左翼的倾向集体主义的政党。那么,民主国家中的倾向集体主义的政党是否也受哈耶克定律制约?现在的左翼文革是否兑现了哈耶克的预言?美国的乱象是否有社会主义根源?

哈耶克的理论与其说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上,不如说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对立上。哈耶克说“与社会主义和一切形式的集体主义相对立的个人主义,由基督教与古典哲学提供基本原则的个人主义,在文艺复兴时代第一次得到充分发展,此后逐渐发展为西方文明。这种个人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把个人当作人来尊重;在个人范围内承认他的看法和趣味是至高无上的。强调公民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个体对集体的反抗”实际上是构建我们文明的力量。个人活力解放的最大结果,可能就是科学的惊人发展,推动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造就了前人不敢想象的新世界。哈耶克认为,自由主义唯一的原则是“在安排我们的事务时,应该尽可能地多运用自发的社会力量,而尽可能少地借助于强制”。

德·托克维尔认为民主在本质上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制度,与社会主义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民主扩展个人自由的范围,而社会主义却对其加以限制。民主尽可能地赋予每一个人价值,而社会主义却使每一个人成为一个工具、 一个数字。竞争是经济活力之源。“自由主义的论点,是赞成尽可能地运用竞争力量作为协调人类各种努力的工具,而不是主张让事态放任自流。”

民主产生于个人意识。只有意识到自我的存在,才有民主的需要。否则君主领袖就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和社会了。当每个人都意识到自我的存在,争自己的自由时,民主的需要就产生了。自由待我,平等待人,就是民主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从根子上是反民主的,走到极端就是极权主义。

种族主义和集体主义也有共同处。动辄以反种族歧视为号召的政党,看人首先看到的是种族,而不是个人的价值。动辄把对自己的不公说成是对自己族类的歧视,实际上是无能虚弱的表现。 因为不能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才需要躲进种族的壳里。当集体比个人更重要,一个人因为他是那个集团的成员才受到尊敬,也就是说,他只是从他作为该集团成员的资格中获得他的全部尊严。单纯依靠作为人的资格却不能带给他什么尊严。

民主和社会主义都提倡平等。但是民主在个人自由之中寻求平等,而社会主义则在约束和奴役之中寻求平等。民主是一种平等权利,一人一票。而民主党不承认这种平等,认为自己代表少数,要求受照顾,倾向于对民主程序不尊重,所以左翼每当选举结果或者司法结果不符合自己的心意时,就走向街头,用示威表达意见。

约翰·密尔在《论自由》中说,当社会作为集体而凌驾于个人时,社会本身成为了暴君,它的肆虐手段并不限于通过行政机构做出的措施,得势舆论和得势观念的暴虐,将它自己的观念当作行为准则来强加于政见不同的人,以束缚任何和它自己不协调的个性的发展。用行政处罚之外的办法来实行这种社会暴虐比许多政治压迫更可怕,因为它虽不常以极端刑罚为后盾,人们却鲜有逃避之法,这是因为这种压迫深入生活细节,这是由于它奴役到灵魂本身。

政治正确由于主流媒体和左翼知识精英在西方的控制影响,已经成为得势舆论和得势观念,对社会进行了过多干预和管制,造成公民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丧失。对公民权利的侵蚀。对个人自由,言论自由的打压形成了暴政。暴政并不是一定通过行政手段实施,可以由多种强迫形式。比如街头暴力,群体压力,集体胁迫、示威呐喊、网络暴力、道德压力、舆论压力、同侪压力和开除工作逼人就范。特别是经过舆论气氛,将某一集体的道德规范作为全社会的统一道德凌驾于整个社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种全社会的暴政造成了没有极权的极权,没有独裁的独裁。

全社会暴政因为全盘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让人没有反抗的机会,不认同强势思想的理念,就必然被饿死。没有经济自由,也就没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人的经济一旦受到控制,那么实际上将在每一件事上受到控制。不仅在经济上,也在政治上,文化上,生活上。社会舆论的独裁。于是人成了得势舆论的奴隶,最终在思想上被奴役。

全社会暴政将得势舆论集团的道德观念强加于所有成员。这里道德指统一的社会道德,而在自由国家,统一的道德是不存在的。在一个极权主义国家里:一切宣传都为同一目标服务,所有宣传工具都被协调起来朝着一个方向影响个人,并造成了特有的全体人民的思想“一体化”。 在集体主义统治下,异议的言论逐渐消失殆尽。 集体和族群的目标高于个人道德,例如黑命贵宣传。

集体主义强调某一族群的利益优先,必然反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观念,强加于人民一种新的等级差别。黑命贵、平权法、高税收、高福利从古典自由主义原则看,都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也是违反法治观念的。

古典自由主义不反对社会保障,但是要区别两种保障,一个最低限度的收入保障和特权的保障。后者违背市场竞争原则,更重要的是人们会越来越追求从政府得到保障。随着拥有特权的人的增加,必然形成以保障作为身份地位象征的价值体系,加强了政府/政党对保障人群的控制,增强社会的集权化倾向。

结论:左翼势力侵犯个人自由,偏离民主和法治。今天的美国文革就是政治正确暴政侵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形成全社会暴政的通往思想奴役之路。

书中警语摘抄:
康德:“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

本杰明·富兰克林:“那些愿意放弃基本自由来换得少许暂时保障的人, 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

阿克顿勋爵:“所有权力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会腐化。”

敌人,不管他是内部的,如“犹 太人”或者“富农”,或是外部的,似乎都是一个极权主义领导人的武器库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人们赞同一个消极的纲领,即对敌人的憎恨、对富人的忌妒, 比赞同一项积极的任务要容易些,这看来几乎是人性的一个法则。

大多数“计划者”都是好战的民族主义者, 这并非偶然。

凡是在我们所理解的那种自由已经被消灭了的地方,都是用许诺给人民的某种新的自由的名义来实现的。

要使大多数人失去独立思考是不难的。但那些仍然保留着一种批判的倾向的少数人也必须保持沉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并继续关注你的读书札记。
《旧制度和大革命》的确难啃,应该是在阅读了一系列这类书后才能啃下来。
澳洲雪梨子 回复 悄悄话 终于发现了一位读书思考的「热门博主」。先赞一个。
Hummingbird7 回复 悄悄话 美国最左倾的两个族裔第一是非裔(90+%每次都投民主党), 紧随其后的是犹太裔(80+%每次都投民主党,甚至远高于西裔)。
在34位犹太裔议员中, 32位是民主党人(Adam Schiff, Chuck Schmuer就是典型代表)
远方道友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蚊子打哈欠,好大的口气。最好还是谦虚些。哈耶克是亲历者,在奥匈帝国生活过,经济诺贝尔奖获得者,怎么也应该比你有发言权吧。要批评他,最好以事实为根据,光喊主观结论不能服人。
纳粹德国是半计划经济体制,经济命脉多由国家掌握,国家掌控所有的钢铁矿产军工行业。最重要的是,分配体制是配给制。中国以前也不是纯国家所有制,存在大量的集体经济。
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导致极权,已经为纳粹德国和所有共产国家的实践证明,否认不了。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有什么可讨论的。以经济立论,哈耶克的局限很多。国家社会主义的定义:国家掌握生产资料公有制,没有私有制。纳粹不具备国家社会主义。这就是为什么希特勒将苏联当成敌人。苏联是国家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前,中国是国家社会主义。但是,那是冷战意识形态的对立。那一套理论与现代文明已经很远。抱着那些快消失的唯意识形态,无法证明任何东西。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四平八稳的理论貌似高大上,无助本线讨论。还是回到本题,不要跑偏。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思芦
因逻辑局限,探讨只能线性地讲概念。但是建立文明,解决社会矛盾;就必须整合所有价值理念。否则就是哲学的短见。全球化的真正本质是文明在各方面都呈现出矛盾的复杂交错的非线性。使得自由经济与计划经济成为两个极端。现代文明更应当注重协调经济,使得效率提高。在这种复杂性目前,放弃协调能力不仅是自取其短。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像你这种把各种不同的左右定义搅在一起,就没法讨论了。哈耶克书中的两个相对派别:一方是经典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另一方是左翼的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按哈耶克的说法,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是左翼思潮的产物。是和社会主义同样的。所有社会主义都是极权主义。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枪迷球迷:
没有其他资本国家对德国发展权利的抑制,德国法西斯不可能有市场。极右促生了极左。
纳粹党也不是社会主义。只能是极权主义。社会主义在那个年代是“生产资源公有制”为标准。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yfz9465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10:45:28
回复思芦
左派与右派谁危害大,取决于文化。人类工业化初期所产生的两次世界大战,就是极右的权利至上。同时它还促生了法西斯
-----------------------
呵呵, 本迷开始怀疑你懂多少历史。 知不知道纳粹的全名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那是左派还是右派呀?没有左派的政府集权能有法西斯?

左派政策的前途就是法西斯。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枪迷球迷:对你的“你试试找个左派的“平等”不需要政府暴力压制另一部分人的平等来瞧瞧呀”问题,
结论是很简单。社会无法仅仅用平等与权利这样的简单意识形态来定义。
要想讲平等,必须讲权利。要想讲民主,必须讲道德。没有一个政治理念具有绝对的价值优先。它们只有整合在一起才有意义。否则一定会走向极端。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思芦
左派与右派谁危害大,取决于文化。人类工业化初期所产生的两次世界大战,就是极右的权利至上。同时它还促生了法西斯。因为极右的反面就是极左。极右极左互为孪生兄弟。
权利不仅仅是个哲学概念,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个社会概念。那么,当人之间,团体之间的利益冲突时,权利概念本身能解决问题吗?所以,问题是相互关联的,不是线性的。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yfz9465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10:28:15
回复枪迷球迷:平等概念是如此丰富,又怎么是你那么解释的。平等本质是社会整体价值,相对应于个体价值。曾经从哲学上对此有过探讨;
----------
呵呵,不必故弄玄虚。 把你的“平等”那个具体实例讲讲具体细节就必然露馅。 本迷对平等研究深刻。你试试找个左派的“平等”不需要政府暴力压制另一部分人的平等来瞧瞧呀。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枪迷球迷:平等概念是如此丰富,又怎么是你那么解释的。平等本质是社会整体价值,相对应于个体价值。曾经从哲学上对此有过探讨;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593/201212/3694.html

但,有一点你没说错,因为美国基本不具备真正的左派。区分真正左派的原则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即奉献在前,获得在后。奉献与获得的平衡对称才是平等的真正含义。美国“左派”是用政治正确的口号,来争取福利的权利。他们表面是左派,但是本质上右派。
pconline 回复 悄悄话 习孙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正在走的独裁暴君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谢推荐,准备读。听说过她的两本小说:《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不知道她还有哲学和政治的著作。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理论如此,但左比右更危险。右翼倾向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左翼倾向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所以右翼散漫,而左翼更有组织性,能量更大,更倾向于不遵守民主和法治,欺骗性也更大,对社会的危害性也更大。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yfz9465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09:16:54
左右相互制约,才是权力不极端化,社会稳定的根本。左派强调平等...
-----------------------
左派强调的“平等”是选择性的“平等”。 一到细节就荒唐。左派的平等必须用政府力量压制另一部分人的平等。 稍微接近一点应该说,左派强调终点平等,右派主张起点平等。 平等不是左派的专利。
故土桑麻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淡淡的日子 回复 悄悄话 兴致勃勃的来看读书札记,可惜这篇看不懂,回家补课去。:-)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左右相互制约,才是权力不极端化,社会稳定的根本。左派强调平等,右派强调权利。光在理念上论述,永远说不清谁更有理。任何极左极右的社会浪潮,都昙花一现。要么唯政治正确,要么没政治正确;都以为是意识形态问题,制度问题。却没意识到,其根本是个文化问题。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附和楼主,推荐Ayn Rand名著:资本主义--一个不为人知的理想 (Capitalism, An Unknown Ideal)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哈耶克对社会主义的批判的出发点是社会主义和民主自由从根本上不相容。还有很多学者从可行性上论证社会主义行不通。 而Ayn Rand对社会主义的批判最彻底:社会主义是人类文明和伦理背道而驰。很多人可能对此很难理解。其实Rand的道理非常简单:社会主义的根基在于一部分人通过政府武力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夺。而且这种剥夺是一部分人认为他们比其他人高明。这不是违背基本伦理是什么?

左派永远回避一个最最基本的问题:凭什么我必须为你的信仰买单?没有一个左派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Ayn Rand 的伟大远在哈耶克之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