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站直的人生依赖于弯曲的脊背

(2019-05-28 17:47:13) 下一个

有骨气的人常被人称赞为脊梁骨硬,腰板直。其实从解剖学上看,脊椎骨并不是笔直的。成人脊柱从侧面看是呈狭”S”形的,有腰曲,胸曲,颈曲三个弯曲部。这三个方向不同的局部的曲,组成了脊椎整体的直,使人的身体具有柔韧性和灵活性,能够做抬头,挺胸,弯腰等动作。三个局部的弯曲使脊椎的垂直受力得到了分解,能够承受头颅的重量,所以人才能够挺直站立。猿类的脊柱是直的,受力不能分解,脊柱不能承受头颅的重压。猿类脊椎的局部的直造成了整个躯干的曲。所以猿类伸不直头,挺不起胸。而人类脊椎的曲可以挑得起重担,经得住走路的振动。人类刚生下来时,脊柱基本上是直的,所以婴儿不能坐立,更不能站立。三个月能抬头时,出现脊柱的第一个弯曲—颈曲向前;六个月会坐时,出现第二个弯曲—胸曲向后;一岁会走时,出现第三个弯曲—腰曲向前。这样,曲中有直,直中有曲的脊柱,使人类保持了身体的平衡,站立了起来。

整体的直如果没有局部的曲,就经不住重压,就容易断裂。有局部的曲,才有整体的直。同样,有细节的曲,才有大节上的直。有非原则问题上的委曲求全,才能长期保持原则上的正直。在策略上能屈能伸,有灵活性,做人才不会太僵硬死板。而这些策略上的曲,是为我们为人整体的正直服务的。如果只有曲,而没有原则问题上的正直,没有做人的正气,人品就会流之于油滑。所以大丈夫能曲能直,更要曲直得体。

两点间以直线最短,但是直线并不一定是最省力的途径。比如上山要走盘山路以降低坡度。就连人类社会也往往有曲折,出现历史的重复,在这种重复中,人类以螺旋式的轨迹稳步上升。长江上的波浪借助有峰有谷的曲推动了江流向前直行。摩天大厦在大风之下,楼顶的摆动要超过几米。如果建筑过于刚直则不能抗击大风,所以设计时建筑要有一定的柔韧性。这就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过刚者易折,过柔者无骨。

常言道曲线美,曲能给人以美感。但过曲则媚,过直则陋。曲以直为基准,直以曲为润饰;以直为骨,以曲为肤;以直为本,以曲为表;直曲相辅,刚柔相济。

老子说:“曲则全,枉则直”。苏轼在《留侯论》说:“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杜牧有一首《题乌江亭》,批评项羽不能忍一时之羞:“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苏轼也说:“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而待其弊。”勇者能屈能伸,能上能下。韩信甘受胯下之辱,能忍一时小忿而就雄图大谋。曲和直代表着灵活性和原则性,正象大海不拒涓涓溪流,可以容得下万物,但容不得一星火花。做人也要像脊柱一样,直中有曲,曲中有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从脊柱的生理弯曲观察,不能坐立、站立的儿童,从1岁到5岁,其脊柱的弯曲与出生时的婴儿一样,是没有腰曲和颈曲的。正常发育的儿童,出生后6个月开始坐立,即逐渐出现腰曲,但尚无颈曲。

能坐立的脑瘫儿童也出现腰曲而未见颈曲相似,说明腰曲的出现与结构力学有关。在四足哺乳动物中,灵长目猕猴的日常活动坐位较多,因此,其腰椎也有轻度腰曲。

四足动物的脊柱从与地面的平行到直立,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必定发生力学改变。也即是当坐立后,上半身的重力载荷应力,通过胸腰段的前倾分力,腹外斜肌起到协同作用;另一方面,腹腔内容物的垂力,上段腰椎向前(腹)倾斜。而坐立位,臀部为基础,脊柱的中轴垂线从胸12下达骶骨,竖脊肌为垂力杠杆腹内斜肌自与腹外斜肌交汇于腹中线(腹白线)与髂嵴腹侧段及胸腰筋膜相连。

在此应力作用下,腰4、5椎与骶椎向后倾斜,如此,形成腰曲,同时也组成了几何力学结构的腰腹三角。能坐的儿童有腰曲但无颈曲,颈曲出现是1周岁站立行走后,才逐渐形成。

站立行走主要是腰大肌的牵拉力,在腰大肌作用下通过腰椎的前后纵韧带,传导至椎,颈推为维持与腰曲的中轴平衡,逐渐形成应前的弯曲。曾通过动物实验发现腰大肌对脊柱伸作用力,在颈胸段占74%。同时,X线照片动态观察也发现,腰曲的序列与颈曲序列呈正相关,是同步的,即腰曲改变,颈曲也同时改变,表明腰曲与颈曲在运动力学上是统一协调的。

人类腰曲的形成首先是结构力学—上半身重力载荷作用下出现,经站立行走腰大肌的运动力逐渐形成腰曲,同时,通过前后纵韧带的作用力形成颈曲,因此说人类颈腰曲的出现主要是力学的关系。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I just saw your response now, really late. I know force decomposition. Force decomposition does not lend any credance to your argument, either does it to that on 百度. In fact, 百度's assertion has nothint to do with force decomposition. The spine or vertebrate does NOT act like a spring. It will be severely injured if it is treated like one. The steel has a high shear modulus while the spine has a very low one making it a very poor spring.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你知道力的分解吗?这是百度上的:脊柱的四个生理弯曲,使脊柱如同一个弹簧,能增加缓冲震荡的能力,加强姿势的稳定性,椎间盘也可吸收震荡,在剧烈运动或跳跃时,可防止颅骨、大脑受损伤,脊柱与肋、胸骨和髋骨分别组成胸廓和骨盆,对保护胸腔和盆腔脏器起到重要作用。另外,脊柱具有很大的运动功能。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This appears to be wishful thinking of the author. There is no principle in mechanics that supports the claim that a curved spine is better at bearing vertical weight. There is only argument on the contrary.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高见!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