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又见洛阳》第九十九章 三肋插刀 缘定武川

(2020-09-01 06:28:31) 下一个

前章:左弦飞因为与鲜卑士兵打架被逐出武川……    

本章:拓跋冶两肋插刀,左弦飞缘定武川

 

       左弦飞选择北边的路,一路东行,想避开平城(今大同),离魏军远远的。可这黄河以北,走到哪里都是魏的地盘。他只好尽量地远离魏的心腹地带。马没有了,武器也没有了,靠着两条腿在茫茫的野地行走,寒风瑟瑟,初雪奔飞。快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东西入肚,两年前流浪时那可怕的饥寒交迫感又一次袭上来了。

  好不容易,看到前面有个小摊,他加快脚步过去一看,有汤水,有面饼。他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强做镇定,递过去一个钱币。摊主伸出两个指头,于是,他又递过去一个。

  两个钱币,把他喂饱了。天也快黑了,他继续赶路,想找一个僻静点的地方露宿。前面有几面破败的墙坯,一棵大橡树挺立着。左弦飞过去,身体一瘫,坐了下来。

  他靠在橡树干上,脑袋一歪,刚要入眠,忽听身边有呼呼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昏蒙中看到两粒闪烁的眼睛。那是一条野狗,恶狠狠地看着他。“妈的,老子劈了你!”从武川镇下来的左弦飞,哪里会怕一条野狗。他腾一下站起来,抡起路上拣来的木棍子,猛地往下劈。野狗急闪,那木棍被劈成了两截。

  野狗再度扑过来,左弦飞出手极为敏捷。他一手抓住了野狗一只前腿,在空中转了几下,然后猛摔地上。

  野狗断了骨头,也断了气。左弦飞不放心,拣起半截木棍,又朝狗头上猛击数下。

  左弦飞斜斜地躺在了矮墙后面。身上有从武川带下来的皮毛衣服,他终于能安然入眠了。

  第二天一早,冬日出来了。左弦飞把那条死狗背在肩上,继续赶路。走了一程,忽见路边有尸骨,还有一把发黄了的刀,刀把上刻着他不认识的文字。想到路上需要,他便拾起了那把刀。

  手上有刀,走起路来就神气了一些。又走了一个来时辰,左弦飞看到远处有一面旗幡,上面写着“酒”字。他抖了抖肩膀,朝酒家走去。

  “客人早哇!”店主出来招呼,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来者,却见左弦飞从肩上抖落下一条死狗来。“客官这是?”弦飞说:“这是我昨夜打死的野狗。如若有用,我就拿它来换点吃喝的吧!”

  店主眼珠子一转,大冬天的,这热性的狗肉正可以拿来做做招牌,就说:“有用,有用,客官这边请!”

  左弦飞像模像样地坐好了,把刀放在了一旁。店主在他的案前摆了汤水和酒肉。见弦飞身上穿着皮绒,就问:“客官是北边下来的吧?”

  “是。”

  “那客官这是要去哪里呀?”好奇的店主又问。

  左弦飞被问住了,是啊,他这是要去哪里?他喝下一口酒,含混而答:“我到南边去找个朋友。”

  “客官可要小心哪,”店主说:“前些日子,离这边不远还有战事呢。几个伤兵跑过来跟我要吃的,白吃白喝不说,还打伤了我的伙计!”

  左弦飞一听,心想:看样子,这一带也不安全,我还得往东去!

  酒足饭饱后,左弦飞抖了抖行囊,步出了酒店。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因为天地之大,真的没有他去的地方。听说东边有海,当年力盖群雄的大英雄曹操曾经临海写下名诗:“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那么,就到海边去一观沧海,也沾一点曹孟德的雄气和佳运吧!

  不料刚往东走了没多远,就听后面马蹄声急起。这么急的马蹄声,不是什么好事吧。左弦飞闪身站到路旁,却听马上有人喊道:“弦飞留步!”左弦飞一惊,站住不动了,心想就算要跑,也来不及了。

  来者近了,原来是拓拔冶。左弦飞一看,心中一喜,遂问:“大哥疾驰,有何要事?”

  拓跋冶说:“要打仗了,长官要你回去将功赎罪。”

  拓跋弦飞怔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拓跋冶看透了他的心思,“这是真的,上来吧!”说着从马上伸出手来。拓跋弦飞一阵兴奋,纵身跃马。

  “咦,冶兄怎么手臂上有血?”弦飞关切地问。

  “没事,一点小伤。”拓跋冶说着,带着弦飞,扬鞭策马,朝西飞驰而去。

  回到武川,拓跋弦飞才知道其实并不是有仗要打,而是拓跋冶不甘心就这么让弦飞走了,与其他几个鲜卑兵打赌比武,说如果他能连胜三个鲜卑兵,拓跋弦飞就能回营。

  几个鲜卑兵与拓跋弦飞并无深仇大恨,只是一时性起而已。而这头拓跋冶是非常想要留住自己的好友。双方一交战,一方保守,另一方玩命,拓跋冶果真连胜三夫。不过力战最后一人时,手臂被划伤。拓跋冶草草包扎,便急急驰马来寻友。

  拓跋弦飞知道此事,感动得不行。好汉拓跋冶,真能为朋友“三肋插刀”!
 

     相关链接:《又见洛阳》卷五第九十八章:一个准鲜卑

全书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