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又见洛阳》卷五第九十八章:一个准鲜卑

(2020-08-29 18:42:31) 下一个

却说左彰鸿的双胞胎弟弟左弦飞,从小喜武,身体也长得壮实,才十六岁,就比大哥左彰鸿高出半个头。不仅个高,鼻梁也高,头发还有一点棕色。从小父母就觉得这孩子奇异。被抓到北魏的武川镇后,本来北魏兵想打发他去田里做苦力,他却说他要当兵。魏兵横横地笑了,说只有鲜卑人才能当兵,你个小汉崽,就老老实实田里蹲着去吧。左弦飞突然灵机一动,说他祖宗里有鲜卑人,“不信你们看,我有棕色头发哦。”说完还比划了几下武功。他这一闹腾,把一个叫拓跋冶的军营副将给引来了。这个拓跋冶祖籍关中,有汉人血统,一听左弦飞称有鲜卑血统,想当兵,又见他身手不错,当场就说“试试看吧!不过,你恐怕得改姓拓跋。”

  左弦飞一听,愣了一下。拓跋冶跟他使了使眼色,左弦飞就想,姓什么,在心中;眼下落难,该屈就屈吧。于是,左弦飞成了拓跋弦飞。

  武川镇位于大青山北麓,为北魏戍边重镇,北魏军队在这里的险要处建筑工事,以提防柔然进犯。近十年来,可汗拓跋焘十数次大破柔然。拓跋弦飞到的时候,这里虽然硝烟未灭,可是已经安静多了。拓跋弦飞不免几分失望。广陵家破,他自己被掳。虽然知道他在江左有堂亲,可被掳千里,与江左隔了三条大水,南下无门。他本来是想趁势在边关干出点名堂来,将来寻机南下寻亲。而今看来,他戎运不佳,边关一时无战事。

  观身边的人,日子过得好生潇洒。这天,几个将士嘻嘻哈哈来找拓跋弦飞,邀他一起去下馆子喝几盅。弦飞不喜饮,没有跟着去。不仅没有跟着去,还自己跑到场地上练枪。练到一半,拓跋冶来了。弦飞一见,便停了下来。两人在一处沙丘上坐下,从这里远眺,能看到柔然的茫茫瀚海。

  拓跋冶身材伟岸,在军营里算是武功了得的一位。他问拓跋弦飞为何不跟那几位一起去喝酒。弦飞说,不为什么,只想练练武,反问拓跋冶是不是打过柔然。拓跋冶说是,跟随可汗拓跋焘打过,不过只是一些小仗而已,22年前的那场大战才过瘾。“至少你还跟着可汗打过仗。”弦飞羡慕地说。“到了武川,就别愁没仗打,”拓跋冶告诉他,“好好表现,争取入轻骑。”

  两人一聊起来,拓跋冶才知道弦飞的祖上也出自关中,于是语更投机。此后二人就常一起进出。

  拓跋弦飞勤练武功,在军营里也乐于助人,为大家做事情,渐渐得到了长官的青睐,终于如愿被选入轻骑兵。入了轻骑,果然就有打仗的机会了。他和拓拔冶一起先后多次随军反击柔然的进犯。拓跋弦飞一看就是个不怕死的少年猛将,仗仗冲锋在前,对面的柔然兵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小飞腿”。没过多久,拓跋弦飞被升迁,当上了一名小军官。

  有机会当轻骑,有机会打仗,现在还做了个小军官头目,拓跋弦飞禁不住有些得意起来。这天,也不知道是这武川镇的什么节日,一群将士又说要到镇上去痛饮一顿。这回,拓跋弦飞去了。

  武川镇上一家叫做镇北的酒家里鼓乐声响,肉香四溢,酒气冲天。一大群北魏士兵在这里吃喝作乐。左弦飞——拓跋弦飞,自从广陵大宅被毁,家破人散,被掳北方后,懵懵懂懂不觉两年了,深藏心底的郁闷和压抑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时机。他跟着以鲜卑人为主的这群兵士大吃大喝起来。本来就没有大酒量的他,喝下了几大盅后,便撑不住了,开始“吐真言”起来。

  “我,跟你们都不同。我家在扬州,扬州大宅院,还有农庄、作坊……知道吧?”

  “你们家,怎么那么有钱哪?”一个鲜卑小兵好奇问。

  “那是因为,我们家先祖跟武皇帝曹操爷一起统一北方,跟文皇帝曹丕爷一起打败当年的鲜卑人,还随晋武帝司马炎一起灭掉吴国,统一华夏。”

  鲜卑小兵眨巴着眼睛,左弦飞说的,除了鲜卑人被打败外,他基本上听不懂。

  “什么,你说我们被打败?什么乱七八糟的!”另一个鲜卑兵说。

  突然,士兵群中走出来一个人。他喝得两颊通红,眼睛却是尖溜溜的一闪一闪,盯着左弦飞死看了一会儿,突然说:“我知道你,你个小汉崽子!两年前就是老子我绑你上的车!什么扬州大宅院,两年前老子我过了淮水,烧了你的大宅,还砍了你娘,你都忘啦?什么农庄作坊的……”

  左弦飞的酒,刹那间就全醒了。他也认出了面前这个人,就是两年前杀人放火,还绑他上车北上的那个魏军小头目!

  两年前的血腥一幕此时再现眼前。他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宗亲被杀,还有街坊的初生婴儿被长矛刺死,周围团团火烟,耳边一片哭喊……左弦飞按捺不住,一把揪住那个小头目就是一顿痛打。周围几个喝得醉醺醺的鲜卑兵一见,一拥而上,拳头像雨点般打了过来。

  国仇家恨刹那间溢满左弦飞的心头,他咬牙切齿,豁了出去,一以当十和一群鲜卑兵打了起来。他本来功夫就好,现在又多了一股猛烈的爆发劲,三下两下,几个烂醉的魏兵便被打得七零八落。

  有人跑去报告大营,说镇北酒店打成了一团。于是大营军官带一队人马赶了过来。不由分说,把拓跋弦飞绑了,押回大营。

  军营长官本来是满喜欢拓跋弦飞的,见弦飞打趴一群人,并不意外,还更加欣赏他的身手。无奈,眼下军营里被那个小头目煽动得群情激愤,一致要求杀了这个汉人。长官只好问说:“有没有人替他求情的?”

  人群里传出来一声“有”,拓跋冶走到了前面来。“他有什么错要被杀呢?”拓跋冶问大家,“他有鲜卑血统。两年来他跟着大魏一起征战柔然,立下功劳,这样的人要被杀,那么我们岂不是也都不该活了吗?!”

  拓跋冶的话很快被一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乱喊乱叫压了下去。长官见状,便大声喝道:“都给我住嘴!你们打不过人家,就要杀人家,有失公允,况且还有人替他求情。这样吧,既然他也确实打了你们,那就,把他逐出武川镇吧!”

  长官大概是看出眼下群情不好控制,想先把拓跋弦飞支出去一阵。最好的保护他的办法,大概就是这一招了。为了防止那群人追杀过来,军营长官和拓跋冶还亲自骑马护送拓跋弦飞翻过大青山,来到南麓。

  左弦飞心头百感,鞠躬感谢拓跋冶的朋友侠义,感谢军营长官的赏识和不杀之恩。

  “小子,别走太远。”长官说,“看你的造化了,希望你会有机会回来继续效忠大魏。”

  不知道那造化会把自己带到何处,就这么样,左弦飞上路了。

  

本卷首章:广陵之难: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DrUR5cnRjOM1Wi6HrWox4w2/cq9eMlxGMnOaGfXRMrUjdw2

全书: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现在连载卷五:北魏情缘。《又见洛阳》非架空不穿越,故事跨度三百年,所以她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故事,而是一个家族的故事,以数位脊梁人物为代表。卷一至卷三左门精英有:父亲左江及儿子左民、左纳以及养子左岸生;卷四英雄为左战英。本卷(卷五)主要是左(拓跋)弦飞和他的两个孙子。本卷背景地武川是南北朝时期北方著名的军事重镇。而南方的广陵(扬州)则是本卷所有故事的起始地,参见第九十四章《广陵之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