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8-01 18:07:57)

平安经掀起的一股妖风总算刮了过去。那些迫于压力硬着头皮而不得不集体朗诵的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那些溜须拍马的学者为平安经写下肉麻的书评注定成为他们头顶的癣,侮辱了自己恶心了别人。除此之外,这本书也没给社会造成多大坏影响,相反它无意中说明了很多情况,这不得不说是它的优点。下面列举一番:一,说明贺电这一类的官员精神上还没有完全堕落,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29 08:22:33)

最近翻了翻上半年写的文章,有文采飞扬的,有佶屈聱牙的,也有差强人意的,当然最令人引以为傲的作品都被无情地四零四了。所有的文章里都有一个特点或者说是通病:火气太大。因此有人说我是个文痞(太高看我了),有人说我是个愤青(太狗眼了),还有人说我是卖国贼恨国党(太瞎眼了)。说我是文痞和愤青的只是在认知上有缺陷,情有可原;说我是卖国贼和恨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20 07:30:47)

乡村每逢红白喜事,都要摆酒席。摆多少桌,那要看当事人家的人缘和实力,经济拮据的十来桌,步入小康的几十桌,当然也有为了面子穷嘚瑟的,借钱也要多摆几桌。我小时候没少吃过这样的酒席。那时候乡村不怎么富裕,吃顿这样的酒席心里满是欢喜,怎样形容呢,粗鄙一点地说,就像饥肠辘辘的流浪狗忽然有了一碗带骨头的肉。每次我都吃得肚儿滚圆,饭前饭后的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17 07:25:18)

我接触过不少笃信中医的人,都对西医嗤之以鼻。理由是,西药有副作用,吃了治疗肝脏的药,肝好了,肾坏了;服用了治疗心脏的药,心脏好了,胆坏了。诸如此类的奇谈怪调举之不尽,总之是西药没有中药好,中药可以对人的身体进行系统地调节,治疗。等身体调节好了,那些肝病肾病头疼蛋疼无论什么久治不愈的毛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还你一个李小龙般强健的身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大雨瓢泼,这几个成语沿着长江流域一路飘洒下去,准确无误。如汉水一样的支流还想流入长江以解决路面上的水患,可是长江的水已经满到喉咙,不外溢已经是大幸。无数支流的两岸涛涛黄水,跨街入巷,横冲直闯,沿着国道,高速,与高铁比赛着速度,向黄海向东海,向着一切低洼的地方,飞奔。在汹涌澎湃的洪水面前所有的障碍都将摧枯拉朽。有些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撕书狂欢开始了,伴随着尖叫呼啸声,被撕成碎片的书和试卷纷纷扬扬从每一层的教学楼上飘落下来,犹如新疆十月大雪,雪片被尖叫呼啸声惊吓着飞出了校园飘上了大街。这是每年高考之际都会发生的事情。可见书和试卷把高中生们折磨到了何种程度,他们痛苦到了何种程度。受尽压迫之后必然会有反抗,书和试卷都进了垃圾场。撕书的高中生是有希望的,是值得敬佩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八九十年代北方汉子娶媳妇,村里与新郎同辈且比新郎年龄小的小伙子都爱来闹洞房,闹得动静越大,说明婚礼越成功。婚礼一般都在临近年关举行,新娘和即将到来的新年形成双喜临门的喜庆气氛,进而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耕地播种等待秋后的丰收,因此八零后九零后的生日在农历九月和十月的特别多。结婚那天有个特别的活动最受小孩子欢迎,那就是新娘踩着积雪或顶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03 12:29:39)

越南在我们一般人眼里是一副欠揍的模样。上世纪,先是被美国打了十九年,后来又被我们打了一个月,被打得狼狈又凄惨,可人家心里硬是不服,终将没能被打趴下。只能说明越南的男人坚忍不拔,越南的女人勤奋生娃。战争没有让这个民族偃旗息鼓,反而激发了他们民族向上的勇气和力量。也许是战争让他们感到了人口危机,于是在战后的几十年里生孩子毫无顾忌。人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一个叫马孔多的村庄,被飓风卷走,我以为这只是文学作品里的事情,只发生在《百年孤独》里。我们位于鲁西南的马庄,被一阵上楼风给裹挟,所有房屋,纷纷坍倒于挖掘机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残砖断瓦破铜烂铁覆盖住了村庄所有的庭院,这些腾出来的土地将来用于干什么,谁的心中都不清楚,大家只是像木偶,像落叶,风往哪吹就往哪走。从此,马庄只能活在记忆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6-30 08:19:31)

山东产大葱,行销海内外,也产豆瓣酱,因此大葱蘸酱成了名吃。大酱的味道太浓烈,什么东西跟它混在一起就要失去一部分甚至全部的味道,都被酱住了。葱有它自身的辛辣,即使被酱包围了,还能保持住它自身的味道,但是时间久了也会被酱透,最终辛辣不知所向。酱这个东西,实在让人害怕,一旦跟它沾了关系,自己本色的东西都会被它酱到一无所有。从某种意义上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