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进入小镇茶芬娜其实是纯属偶然。是因为我们在弗罗伦萨驻扎了一周之后返回,两天的路程中间要住歇脚店,车上的旅馆导航就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在旅馆安置下来冲洗完后又简单的小吃了一下就出来逛镇。没走几步便遇到了这条由小溪延伸的街! 后来才知道,茶芬娜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小镇。这条溪街是她的品牌的代表。 难得的是,溪水的颜色是在不同的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11 16:15:31)

冬天的某日背着相机出门,那天的运气太好了。 走过村边稀松的树林时听到头上有不一般好听的鸟叫声。一抬头,就看见五六只绿鹦鹉在树枝间穿梭瞬间哗地散散的停贮在树上了。忙不迭的举起了相机…… 很可能是它更先看到的我。上图,绿鹦鹉对镜头后的我说:如果你手上的‘长枪’里胆敢跑出哪怕是一粒子弹,我们就啄瞎你的眼睛哦!;) 其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07 09:41:33)

芳邻并不是我的紧邻,它住在离我家百步之距的村儿童农场,一个一直被我称为羊圈的网中园。芳邻也不仅一位,但是我认为红公鸡应该是芳邻中的典型形象。 请看下图, 与‘芳邻’同类的芳邻里还有他, 还有属李逵的他..., 还有他.., 与上图是同一位哦。太帅啰。 再给个侧面照吧。 ...他... 当然 还有他。 所以以为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5-19 14:57:47)

光是如何认定自我的呢?它一定以为那最清楚显现的,比如叶子上的纹络或影子,就是自己吧? 如果光只能在看和‘读’中自知,那么, 在这个世界上最先涌入它的视野的,肯定是这样的未经播种、未经修饰的郁郁葱葱; 这样的自在自为,没有谁在牺牲献身、没有勉强; 自在自为,-相映与相与的交融.......。 草的清新气味, 草的颜色,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7-05-14 08:19:06)

我们村的水塘边,有一对每年来这里做窝孵卵的天鹅。今年已经是第九年。我拍摄它们做窝、孵卵、小天鹅出生、然后在几周后被父母带离这里移居村外的森林牧场的情景了。 如众所知,天鹅是从三岁开始结婚生子的。每年一次第九次,就是说这对天鹅应该至少11岁了。要知道野生天鹅一般的平均寿命就是12岁啊。它们二位还有兴趣再一次养育后代吗?生出的天鹅小雏还可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Avignon,十四世纪欧洲天主教的教皇城曾坐落于此。刚到的几天出行时途径过好几次。每次路过都情不自禁举起相机。 具体说来,当时法王菲利普四世要改变教会财产不纳税的情况与教皇发生冲突。争执的结果是老教皇被软禁致死,国王扶植起事事妥协于他的新教皇,并且教皇的皇宫从罗马搬到了这里。并且此后的一段时间天主教会分裂为此地的教宗与在罗马的教宗互相敌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多月前的九月初,又去了法国的南部。这次是普罗旺斯地区的东部,也是法国著名的传统旅游地带。趁着照片们还没挂掉,赶紧传到博客上以立证。 普罗旺斯的这片地方所以被众多的旅游者青睐是因为那一带有众多外形古旧的村镇、古罗马遗址、保存完整的中世纪建筑,还有山、石、河等自然景貌。还有,画家梵高曾在那里生活、创作过。 好。现在从古罗马的建筑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湖上的岛回到岸边。 相信在雪山绿湖的环境,湖边散步的人出门前一定是把依着搭配一番的 还是‘大湖’ 上片是大湖附近的另一个湖。 好。下面的图们是湖边的和山上的小镇。 下雨 湖边小镇中的小街。 小街里的小店。 那末,现在我们上山。 开车上去的。只走了一小段路。 山上的座电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不久前,从文学城的焦点新闻我们知道意大利北部马焦雷大湖上的“岛主”的后裔与摩纳哥(?)王子成婚的美事。也许你以为那湖上的几个岛是布满堂皇宫殿的贵族庄园、普通人难至的去处?我在2010年的春天在那面大湖的边上住过一周,到过湖上的比较主要的三个岛,下面是当时拍的照片。 1.上片是在去岛的船上,船尾没有挡风玻璃,容易拍好。 2.而船头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1-15 07:19:54)

无意中发现,早已开通了的这个在文学城的博客可以发博了。贴上几年前自己在村外运河边拍的海鸥。另有一只在中国北方俗称‘老等’的鸟。 这种海鸥的眼睛里含着盈盈的笑意,总是很开心的样子~~ ‘老等’在冬天,尤其在下雪以后,是比较凄惨的。因为它们是肉食鸟类,其他鸟类的小雏们都已经长大,打野食的机会几乎没有了,它们是宁肯饿死也不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
[6]
[7]
[8]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