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7-12 10:28:36)

少年时读过一本令我印象深刻的科幻小说。19世纪法国人儒勒.凡尔纳写的《气球上的五星期》。写十几个探险家乘坐热气球横穿过非洲大陆的故事。 记得那部小说可谓是既有真的幻想亦有真的科技。一串串精心设计出的惊险情节自然的化为一场场’高科技‘跻身于茫蛮的森林沙漠湖河及与原始部族文化冲突时的合情合理的惊险丛生。 气球在非洲大陆东起西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到达Garda湖附近目的地那天,也许是因为自从进了奥地利的地界一路驶入意大利北部,已不得不化身成了‘穿山甲’,-身前身后除了山还是山。当然还有谷。就要到目的地了,突然一片泛着粼粼白光的蓝色水面迅速涌入眼际又迅速消失,当时的感觉是:Garda湖微笑了一下欢迎我们。后来的事实证明此判断为真。 第二天早晨稍稍休整了,就在午前去了我们此行的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29 09:12:02)

几周前的6月上旬,又出发了。此行的目的地是意大利北部,离特伦特城不远的Garda湖畔。 在此第一期,想谈谈途中订歇脚店的事。 以前没有网订的方便,每每驶到下午5点就以始于随意终变焦虑的心情沿途找旅店。大多数情况是赶上什么全凭运气。对所要入住店的期待基本靠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美小鸭如何变丑小鹅的报道迟迟没下文,于此深感不安,-尤其是对约好的博友。 解释一下原因希望能获得原谅。 去夏七月八月间在村外森林牧场拍了转在那里生活着的天鹅一家的照片,那是‘丑小鹅’们的关键成长时段。 八月底出去旅行了。 九月底正要上照片时小天鹅们随父母突然回到了村湖。-天鹅一家要开始上演今年的结尾篇了么?-比往年整整早了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岁月本来属于无表情痕迹的时间,-悄然无声的到来也将悄然无声的离去。但是自从时间来到人间,情况就全变了:它帮助我们承载不‘悄然’的记忆,我们帮它发出声响和光亮。 新年到来之际在家窗前拍的外面邻里间的焰火。 祝到访的读者和文学城所有的博友、编辑2018安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2-19 07:27:47)

上周欧洲腹地下了两天雪。雪很大。照片是雪后第二天的村湖-常拍天鹅的地方。多年来,每当下大雪时,我的脑海里总会涌出白居易的一句诗:“秦中岁云暮,大雪满皇州”。不可思议吧?诗出自白居易诗集中《秦中吟》集,诗名为:‘歌舞’。个人私下以为这首诗在白居易存留下的近3000首诗文中在各方面都说不上出色,-恐怕即使是白居易的专家对此诗也不会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位于莱茵河畔德国博登湖附近的沙夫豪森市是个非常著名的瑞士小城。其著名除来源于这里有莱茵河最大的瀑布外,还有城中诸多古风建筑。 莱茵瀑布曾在二十年前乘坐游艇观看过。这次住黑森林去博登湖,也就顺路只较为详细的在小城中心转了一圈。以下几图是在莱茵河对岸看城。时间是傍晚。 小城始建于11世纪。我相信眼前这条市中心街道的房屋都不会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一篇专谈本次听康德的收获。 在康德之前欧洲哲学关于知识有唯理论和经验论两派。唯理论认为我们的知识是概念的逻辑推导,概念和逻辑能力是人先天具有的(来自上帝)。因此知识的尽头是真理。 经验论认为知识来源于人对外部世界的经验。但这样一来知识就成了感觉上的和偶然的。 康德在他的那本《纯粹理性批判》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便是我们的“知识如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这段时间,听网上的一门课程几乎到昏天地黑。这门课的内容就是图片毛衣上的那本书:中文是《纯粹理性批判》。作者康德。 毛衣是去年夏天答应给好村友安太太织的。(有人送我一包质量上好的新毛线,颜色不适合我,但安太喜欢)。 安家住在村湖边。多年来我可以随时直接进入她家大宅后美丽的湖畔花园拍天鹅,-织这件毛衣除了爱好也是在表达感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刚过去的八月下旬又去了黑森林。 当时租住的公寓管理责任人是一位特别和善的克罗地亚女士。第一次见面时,我说“我不会德语”(言外之意是她可只交代事宜于我先生)。她说“没关系。我的德语也不好,我是克罗地亚人”。天哪,德语是我们之间唯一的沟通语言。我不会,她说不好,这怎么叫“没关系”?但后来的日子里我与她的每次接触都证明了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