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子

久识文学城,才有时间整理文字。愿与诸君共享浪花,慰藉游子之意
博文
(2020-05-20 14:58:13)
眉户回忆我曾是地地道道的西安人。移民到纽约之前,我大约从5岁到移民前都住在西安市城墙内区域或城墙圈附近区域。我对西安市的方方面面都极焾熟。一个人,一座城。西安是我的城,在纽约我是那座城的外迁的女儿。那天观牡丹被风吹动,想起眉户《贵妃醉酒》的舞美段落,引发我想回忆一下我在西安的看戏经历,它们包括我看过的眉户及秦腔演出的剧目。眉户起源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0-05-19 19:56:36)
我介绍的第四本书也是我在后殖民主义小说学习中接触到的,一位海地女作家写的寻根小说。名字我一时记不起。书从一位12岁的海地女孩眼里看世界,当时她在老家由祖母和姨妈看护,条件艰苦但有爱幸福成长着。有天她妈妈(离乡多年在美打拼)寄来了飞机票,要她去美国团聚。她在新环境下生活成长,总是和周遭不和谐,后回到海地后找到滋养她的文化,获得新生的勇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5-19 19:06:05)

《雪》是土耳其作家OrhanPamuk于2002年发表的小说。它描述一个流亡德国十二年的土耳其诗人KA回到故国土耳其十二天内发生的故事。他故乡小城发生的政治冲突和经济丧局令他非常压抑失落,他参与到其中的事和不能参与的冲突都令他面临很大的道德良心折磨。这本后殖民主义小说中,作者如何邀请我们质疑自己现有的道德观,重而树立新的道德支架,是我在这本书里最关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在英语课上接触的第二个异乡人形象是小说《不情愿的基本原理》主人公CHANGZ。 “不情愿的基本原理”是巴基斯坦作家HAMID于2002年发表的一本类自传小说。它讲述一个巴基斯坦富裕家庭的有为青年,Mr.Changz,到普林斯顿大学求学,以优异成绩毕业,经过层层竞争被聘到华尔街大的金融咨询公司展开他的美国梦的故事。然而911事件是个转折点,他忽然看到同事环境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8 05:15:28)

昨日在文学城读了一则消息,某金融女在城内诉求离婚建议—-因疫情她先生快破产,为防拖累自己,决意离婚。我看了分析及跟帖,脑袋里就两个词,嫁给绿卡的女子和房虫。由此想到另一个丢了灵魂的人:《向北迁徙的季节》一书里的主人公Mustafa。 Mustafa是TAYERB SALIH写的小说《SEASON OF MIGRATION TO THENORTH》里令我印象深刻的人物。他是苏丹人,1910年前后,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我总算在截至时间前写完了FinalpaperinENG210W.此时我心里也还有些紧张。 我散文形式的Final,题目叫“胡桃夹子和我的俄罗斯情节” 共分六部分: 1.观奥德赛剧院演出的芭蕾舞“胡桃夹子”小记; 2.我的前苏(俄罗斯)记忆之一:以西安市莲湖区劳动路区域七间工厂区及职工社区规划的前瞻性体会前苏对华156项援建项目对中国工业的影响; 3.苏俄式风格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5-16 12:26:18)
我在学校上英语课时,很喜欢小组演讲环节。这环节培养学生团队协作精神,对作为i年长学生和新移民的我来说,近距离跟本地学生互动,受益匪浅。印象特别深的是,在做英语170W这门课集体讲演的一幕幕。那门课,我们学了许多文学理论,如文本主义观,自然主义观,历史主义观,马克思主义观,女性主义观等等。我这一小组的讲演任务是选择文化理论之一或之二分析一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MysolutetomyEnglish170wclassmates:(Remarks:IstudiedENG170Wwith20youngclassmatesinacollege,mostthemfromEnglishMajorandmostofthemwhite.ThesearethesmartestandharderstudentsImetinacollege.Wereadtogetherseveralbooksorfilmslike“Masalaofsouth”.Alotofthecontentisaboutpost-colonialism.Alotofbrainstormthere.Isummarizesomethoughtunder.Hi!Guys!Nicetomeetyouhere.Wetogetherhaveaniceexperienceduring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COVID-19纽约市各行业大停摆到现在大约两个月了,这两个月中,我接触了许多仍然坚守岗位的基础行业员工,对他们的贡献和牺牲精神由衷地钦佩。纽约人,好样的! 公园员工:我常驱车到过去时常早锻炼的中型公园去透透气,走一走。原先,每日必有的广场舞团队失去了踪影,太极拳的活动小组也早不出来了。唯一能遇到的是,公园里打扫卫生的员工。那个瘦瘦的黑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5-14 12:42:47)

纽约的疫情快接近尾声了,回想这一两个月,心情真是忽上忽下,如坐过山车般起伏。 从2020年一月开始,每天工休的十几分钟,看着文学城里关于国内疫情的报道,仿佛读讣告版一样,沉重不已。然而班还得上,工作还得继续。我工作的韩国人工厂里没人提及此事,我只得按耐住自己的不安,按部就班地工作。既然只有我沾染上焦虑,那我就尽量忘却外部世界,在空荡荡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
[6]
[7]
[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