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04-27 17:25:10)

文俊提着行李,在拥挤的人群中推挤着被动的往前走,快到检票口的时候,他看到前面那个人手伸出去,把票递给检票员。文俊突然看到他的手背纹了一个图案,文俊的身体不自觉地尽量往前探,在灯光下终于看清楚了,是个很漂亮的蝴蝶,翅膀张开,将要飞起来的样子。
这是一九九二年二月底早春一个上午,成都火车站。成都的冬天基本上是阴天居多,出太阳的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4-25 07:38:47)
每当阳光明媚,微风习习的上午,我就会望着窗外,对妻子说:今天天气不错,像上海的秋天。妻子点点头,她知道我说的,不是现在的上海,也不是大学时代的上海。是我小学三年级秋天的上海。
我在姨妈家住读,度过了小学的三年级和四年级上半学期,朝夕相处刚好一年半的时间。不过这一年半,好像很短,又像是有一生那么长。
因为我幼年和外婆住在一起,在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六岁以前,我在长江边一个小镇长大。小镇的名字叫朱沱,在重庆的上游,离江津大约有四五十公里的水路。四川话“沱”的意思,就是在湍急的江边有些回水区。这些回水区的水往往流速较慢,适合停船靠岸、修筑码头还有居民取水生活灌溉等。在长江沿岸,有很多这样的沱。估计古人就依靠回水而建立市镇,慢慢兴旺发达起来。
那时我的家在成都,父母在成都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4-04-21 09:53:42)
我跪在公共汽车的座椅上面,探头从车窗看出去。终于在一面墙上,看到了一行汉字:“只生一个好!”。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幸好,这不是外国。
一九七九年的八月底,正是我小学二年级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随妈妈去上海。那段时间她临时调动到宝钢工作,为了减少我父亲带三个孩子的压力,所以把我也带去上海。按照计划,我会寄住在姨妈家,接着读小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4-15 09:48:26)
“...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杜克正看着那个鹰出神。 他叹了口气,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半。店里只剩下一对情侣在最里面的包间说话喝饮料。他拿起一张抹布,开始帮着小工做清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毛主席如果还在世的话,一定会对曾经的梦想如此成真而瞠目结舌。当年为了震惊世界,不惜抄近路放了个亩产十几万斤的卫星。风光没出三年,却以一个讽刺性的大饥荒惨淡收场,弄得老人家发誓再也不碰经济,而在群众运动的不归之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在过去的三十年,一个卫星终于成真,而且更成了让全世界吃惊、崇拜或者不解的当代神话,就是中国持续30年的高增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