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05-06 06:58:27)
青峰迷迷糊糊睡了大半夜,天亮之后是被列车广播吵醒的。当时喇叭里放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青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但是觉得很好听;那种时而深情,时而忧伤而激烈的旋律让他激动,最后的峰回路转化蝶飞去的愉悦畅快,他听得如醉如痴,低回良久。这个感觉,让他几乎忘记了疼痛。
昨晚的打斗虽然时间很短,小腹上被打的那一拳仍然隐隐作痛。不过更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5 07:33:47)
冬梅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已经不再是绿油油的风景,而是黄土地和到处积雪的中原大地上奔驰。西安早过了,现在应该是在河南境内,估计吃中午饭的时候应该快到郑州了。经过一夜的北方开行,车窗外面上能看到一些冰。中国真大,虽然每次这个旅程太长,但是中国很大总让冬梅十分惊叹。
冬梅的心里,早就不怪文俊了。她知道即使他有怀疑,也是正常的,毕竟围巾是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5-05 07:31:33)
长宝也是很晚才起来,看到江浙夫妇不在也很诧异。冬梅朝他上铺纹身努努嘴,长宝看了下被单上的血迹斑斑,估计发生了什么,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他这个年龄的人,知道有些事情不一定要急于打听,难得糊涂才是正道。他爬上梯子,捏捏包里,那钱硬硬的还在,这是他全部关心的。后来长宝去抽烟的时候,遇到在那里接开水的文俊,文俊把过程大概又给他讲了一遍。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3 06:56:41)
说实在话,小时候对外婆的记忆并不多。因为她去世时是七六年夏天,离打倒四人帮还有几个月,我也才不到六岁。每到炎夏的晚上,她光着上身坐在后院中心乘凉的情景,总让我记忆犹新。通常是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围着,她泰然坐在正中间的草席上面,慢慢摇着扇子,一手还点着香烟。在月光下烟雾飘绕,混合着夏日闷热的潮气,一种非常呛鼻的味道。小时觉得这一切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3 06:53:46)
冬天的车厢是密闭的,换气非常不好,所以火车开了一天的以后,空气十分污浊难闻,让人昏昏欲睡。不过最让文俊受不了的是地板,因为混合各种果汁,茶水,糖水和其他污垢,在走道里走着鞋子上觉得黏糊糊的,想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现在这个女人这样一叫,让大家都有点兴奋呢,对很多人来说,旅程实在太单调了,也许大家真的需要些这样的刺激。
其他隔间的有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2 05:30:43)
长宝坐在车窗边上,看着对面铺位坐着这对大学生挺可爱的,多好的年华啊,长宝内心很感叹他们的年轻和赶上了这个好的时代。特别是刚才打牌帮助他的文俊,不由得他想起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跟这个小伙子一样,风华正茂。不过由于时代的原因,高中毕业就到在乡下插队,青春岁月都献给了战天斗地。不过他也不抱怨,那个时代千千万万人都是这样,又不是他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5-02 05:09:53)
秋风冷雨点浮萍, 古桥残月凝波心。 青瓦素檐藏黛绿, 谁家桨声传烟云。
凭栏孤望弄红裙, 旧伞青花胭脂凝, 芳影似水绕古镇, 潋滟寒烟侬飘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1 05:53:58)
晚饭过后,文俊站起身来在车厢过道上走了几圈,看到大家还在静静的聊天,有些人已经开始打盹了。这个时候天已经全黑了,火车进入秦岭山区,铁道周围的树上都是积雪,在月光下只能看见山的巨大阴影,到处都是黑黝黝的。在车厢的灯光下,外面什么也看不见,窗子成了大镜子,映出整个车厢里面清清楚楚。女孩的铺位在文俊对面的中铺,她已经上了自己铺位。正把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4-29 04:41:16)
这是文俊上研究生第一年的寒假结束,加上本科屈指算来,文俊在上海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文俊在化工学院读书。他是家里的长子,还有一个妹妹叫秋虹,在读高中。
比起同龄的很多不修边幅的男生来说,文俊对自己的形象非常注意。他本来就长得清秀儒雅,鼻梁挺直,肤色比较白;他的头发很软,略略有些卷,所以他总担心头发会乱,用手指叉进去梳头都成了他习惯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只雪白的神鹿,柔若无骨,欢欢蹦蹦,舞之蹈之,从南山飘逸而出,在开阔的原野上恣意嬉戏。所过之处,万木繁荣,禾苗茁壮,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疫麻廓清,毒虫减绝,万家乐康,那是怎样美妙的人乎盛世!“ 这是小说《白鹿原》里面,陈忠实给读者们描绘的白鹿。毫无疑问,这个白鹿是把握全书,了解作者思路的关键。 《白鹿原》是陈忠实的力作,书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