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博文
(2019-08-24 11:38:48)
天堂在哪里 北极湖 一条绵长小路 通向一座开满玉兰花的小镇 小路铺遍鹅卵石 草地像天鹅绒 早晨缠着露水 入群如自由飞燕 有这样一个小镇 我去天堂的小镇 它触摸天地合一宇宙 它比地球遥远 它在天空一一显现 在永恒椅子上 骄傲地闭上眼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芬兰系列第十七篇:有趣的人,有趣的事 北极湖 赵晓彤(化名)是北京人,性格外向幽默,刚到芬兰,在去学生村超市路上与其偶然相遇,一见面,赵某人(赵本人特能开玩笑,我也开个小玩笑吧!)便露出招牌式微笑,听到我说话口音,立马来了一句:“你是北京人吧?”我点点头,报出自己大名,赵晓彤来芬兰已两年多,认识不少当地人,也学会了做不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8-21 13:03:58)
塔里木 北极湖 在日记本扉页 写下你名字 在西去列车 望见你名字 折下胡杨树干硬树枝 请允许我赤脚 在这一片令世界不再有噪音的沙漠 燃烧你名字 你的名字是沉默的都塔尔 风一样琴弦 弹落天上半轮残阳 半边 你土地一样的黄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1 10:13:37)
我的城市 北极湖 一座城市在雾中睡着 在十二个模糊不清月份 一日一日老年痴呆 它用一只灰狗 尾随送葬队伍 暗藏玄机的河悬于十字街头 一群飞鸟掠过长满野草的高楼 我漏过一双红肿眼睛 它出没城外一去不回头的骆驼商队 郊外披着灰色长衫 大路小路 无数走累的朝圣者 吹起笛子 摆弄一条条剧毒蝰蛇 我卷缩在倒塌墙壁 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7 08:47:40)
我的小屋 北极湖 在窗台铺开一朵朵阳光 窗下盛开一束束梅花 书架摆满圣经莎士比亚李白诗经 墙上供奉泥塑的陶瓷、敦煌壁画 和一位沉默寡言温煦的女人 生一大堆天真无邪的娃娃 那淘气男孩 伸出脏兮兮小手递给我一块刚刚烤熟的红薯 站在门前 披着晚霞 盼望冬天雪覆盖屋顶 腊月 在灶台 温一壶壶烧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6 11:19:40)
命 北极湖
三天三夜
火车往西
一夜之间
坡地谷子黄了 深夜
座椅上
支边大爷滚来滚去
核桃般脸蜡黄
癌症晚期
他把手指死死触在封闭的车窗玻璃上 书上说,命该致此
命该致此
15岁
坐在西去列车窗口
扭过头
不敢看
站台上
母亲哭瞎的眼 农场赶车的大爷说信命
村东头嫁给当地人的北京大妞说信命
抱着吃奶女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4 13:58:38)
我的老师韩伯年 北极湖 小学五年级一开学,我们班换了一位新的班主任,住在我家楼上的小天才,双百生张正平(几乎每次语文算术考试都是百分)消息灵通,提前好几个礼拜就告诉我说,我们三班要来一位新老师,男的,刚从师范毕业,倍儿年轻。 开学第一天,同学们准时来到教室坐好,随着一声铃响,一位穿深蓝色中山装的小伙子走近教室,他人显得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8-14 04:07:50)
零度至三百六十度北极湖走着走着就走远了把一道道梁走成一座阿尔卑斯山阿巴拉契山远山,已逝去多年放下这岩石一样硬硬的夜晚也放下喋喋不休的月亮,脸红心跳的太阳剩下的最后一滴露水将我摊开我比早晨的雾更薄仿佛用一根手指就可以轻轻捅破我的重量是一束光从零度蔓延至三百六十度零点钟,我奏起我的国歌我的国歌一点一点地在地平线上燃烧我的家是一滴水我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3 12:48:00)
童年往事:粪坑 北极湖 小时候住在一个部委宿舍大院,宿舍与部位隔墙而立,两米高围墙,说高不高,说低不低,院里一帮淘小子时不时爬过围墙到部委果园树林去撒野掏鸟窝偷果子,周末逢年过节,部委大礼堂放电影举办晚会,一拨一拨的疯小子疯丫头蝗虫般跃过围墙,用假票来混电影混晚会。 宿舍大院一个拐角处被孩子们视为翻围墙的圣地,但凡事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英雄的妻子 ------记一位中越战争英雄的妻子 北极湖 你披着破碎褴褛的绿色衬衫离开之前 留下 一双绿色袜子 一只茶缸 杯子里的茉莉花茶 飘来一朵朵蔷薇 你驻地床上只剩下一张欠条 一张二百元欠条 它不忍 在墓地上停下 那一天 怀孕的妻子将它揣入怀里 明年夏天 麦子熟了 我背上新出生的娃 换回另一张欠条 明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