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博文
(2019-09-25 10:53:45)
纽约郊外的俄罗斯城 北极湖 B地铁线从曼哈顿越过曼哈顿桥,一直通向布莱顿海滩,走在逶迤婉转的木板大道,天幕中的自由女神雕像依稀可见。平直开阔的海滩,巨浪幽幽地伸向大海深处。细浪清舔着沙滩,清舔着身后看海的俄罗斯城。 走在俄罗斯城一条条细长细长的街上,听到久违的俄语,一股股蒜味红肠的芬芳扑面而来。一个不是俄罗斯的俄罗斯城就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3 08:27:26)
东北女人 北极湖 我家楼上住着两户东北人,女主人清一色的泼辣、能干、彪悍、强势,尽管没有工作,却把丈夫“管”得服服帖帖的,正对我家顶上的唐姨身材高挑清瘦,走起路来撇个外八字,特像是在赶鸭子,嘴里没把门儿的二姐遂给唐姨起了个外号叫“轰鸭子”。唐姨婚姻正应了那句脍炙人口的俗语:“女大三,抱金砖。”高大魁梧英俊的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9-09-22 12:34:43)
一个沈阳女人 北极湖 莉萨是沈阳人,三十多岁,大眼睛圆脸,说起话眉飞色舞的,走起路飞快飞快。 莉萨持旅游签证来美国,三个月期限,还剩下一个月时,闪电般地与一位红脖子(美国蓝领俗称)结了婚,美国蓝领是一个很有特点的阶层,在这样一个机会优渥的国家沦为蓝领,自身一定有各种各样问题,通常,红脖子出生于一个破裂家庭,缺乏正常生产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8 07:30:08)
那一天 ------祭奠918 北极湖 这是一个不再痛苦的日子
当这个日子落在城外柳树上
落在倒塌的散落的石碑上
落在恋人手中长明不息的蜡烛之上 这一支蜡烛
令人想起
那一晚
狭窄战壕上
久久不灭的火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飘逸在伏尔塔瓦河上的布拉格 北极湖 童年,从斯美塔那(我的祖国)如痴如醉的旋律第一次记住布拉格这一个遥远城市。 一座建在七座山丘,弯弯大河的城市,十几架大桥通往童话般建筑群中星罗棋布的大街小巷,布拉格天天回荡着节日气氛,那说不明道不尽的缥缈浮动气息足以包围你感官,令你在置身于此的那一刻,无比平静、激动。 踏上查理大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7 07:16:16)
在我没有结尾的体内 北极湖 在德州牧场 有一座桔红色砖房 砖房有一个静静的我 夜晚,一片闷热 我的右边,牛群低吼 我的桌上 遗忘一顶牛仔帽 西风吹拂浅绿色大理石地面 我的身后,湿热身体分离出渤海黄海 苦涩口中有一句话一条街道一座城市 那一座城市在我没有结尾的体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芬兰系列第十八篇: 芬兰童话 北极湖 踏入芬兰,你将步入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世界。 那一年,第一次来芬兰,为它的平静而深感震惊!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地球没有什么比平静自由更宝贵。 全芬兰,无论首都赫尔辛基,还是北极村罗瓦涅米,任何地方都是如此谦卑简单,简单的街道,简单的广场,简单的政府大楼,不简单的教堂、学校、医院,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6 08:00:31)
故土 北极湖 飓风到来之前 我抓住另一片天空 左边大脑垂体 一轮复活圆月刺痛喑哑土地 流在鸟尸首的血 鸟的羽毛雪白肢体 它的皮肤尖尖的脸 飞过太空 不知被抛向哪里 它陷入耀眼黑暗 迷住一条疼痛大河 从头到脚 听流沙中蜗牛拖回湿湿回声 再一次为大洋彼岸诱惑 黄昏在眼泪里狂奔 粗暴的蓝 一只响尾蛇 由冬眠深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15 11:40:52)
刘麻子 北极湖 刘麻子是我们大院管道修理工,人木纳寡言,长了满脸麻子,因轻度近视,没配眼镜,瞅人时总眯着两只眼,那模样像极了一只张牙舞爪欲扑食的老虎,把孩子们吓得不行,这一招牌表情“眯眼看人”成了院里一道著名风景线,每每淘气犯浑的孩子不听话,父母都会大声恐吓:“再闹,再闹刘麻子就来了!”一听这话儿,孩子们立马老老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4 13:21:10)
母亲是紫里透绿的苋菜 北极湖 母亲是紫里透绿的苋菜 当年,带着妹妹在江边流浪 破旧竹篮盛满耐湿耐旱的苋菜 母亲是紫色的红色的 那一年,生下我 身体脸庞变成痛苦喜悦的紫色红色 她把自己嫁接到苋菜田 让家乡的风吹来落日 吹来一个个令孩子们安稳的拥抱 母亲是刚刚长出嫩芽的苋菜 喜欢坐在河岸 夕阳西斜 她的肩膀是一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