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2020-03-05 20:54:31)
老谌和我是老朋友。我们在学校时就很熟,经常谈心。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多少机会深入交流关于信仰的问题。很多年过去了,我们又重新联系上。他已变成了虔诚的佛教徒,并且对佛经有深入研究,于是我们就有了思想的碰撞。这篇文章是基于我写给他的一封信,讨论我对佛教的粗浅认识与疑问。 老谌,你好! 你信佛教,我信基督教。有一种说法,不同宗教的信徒之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2-29 16:03:38)

Lastweek,IhadacallwithmyfatherinChina.Hementioneddeath,andIfeltheavy-heartedrightaway.Heisinhislate80sandhasalwaysbeenveryhealthyrelativetohisagegroup,butherecentlystartedtohaveissueswithwalking.Onthecall,hesaidthathesometimesthinksaboutdeathandthathewantstoseemykidsmore.Whenhewassayingthosethings,aninvisibledarkcloudovershadowedbothofus.Heremindedmethatdeathcanstrikeanypersonintheworldatanytime,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27 19:34:08)

几天前与在国内的父亲通电话,他提到了死亡,我就难免心情沉重。父亲早已是耄耋之年,相对于年龄,他一直非常健康,头脑清晰,但是最近感到走路必须用拐杖了。在通话中他感慨道,很多老朋友都走了,在这个年纪里,死亡变得常见,不能回避。当他说这些话时,好像一片乌云飘了过来,笼罩着电话的两端。是啊,仔细想想,死亡可能随时降落到任何人身上,无论年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于2019年11月16日至25日在香港旅游,恰好遇到“反送中”大规模民主运动、以及香港2019年区议会选举。我有幸目睹了很多非常时期的特殊现象,比如白领们在街头快闪抗议、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与防爆警察武力对峙、选举投票日里的各种人和事,等等。在这篇见闻录里,我与读者分享自己拍摄的照片,还有我亲历现场的观察与感想。 一香港总体祥和 关于香港“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November25,2019 OnNov22,PresidentTrumpsaidonTV“Ifitweren’tforme,HongKongwould’vebeenobliteratedin14minutes,”andthemediahassincewidelyridiculedhim,suggestingthathehasabigmouthandjustmadeupthe“14minutes”claim. IrecentlytraveledbytrainbetweenHongKongandShenzhen,whereChinastationsamassivenumberoftroopsreadytomarchintoHongKongifordered.Scoresofhigh-speedtrains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本文是5年多以前我与大学同学们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讨论记录,主题是当时香港的“占中运动”。鉴于目前香港正在经历更大规模的民主抗议,重读这些文字能给人一种时间与社会大势的连贯感,从而帮助读者更透彻地理解香港的大局,所以我把它们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这些微信讨论发生在2014年10月1日到22日之间。出于尊重同学们的隐私,这里只收录了我自己的文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简介:本文已发表在2019年10月24日美国宾州的日报TheMorningCall的读者意见栏 PresidentTrump’sdecisiontowithdrawUStroopsfromSyriaisasensibledecision.AmericansoldiersshouldonlyrisktheirlivestodefendAmerica’sinterests,andwhateverhappensbetweenTurkeyandKurdsinSyriahasnorealisticpotentialtothreatentheU.S. ManyaccuseTrumpofabandoningourKurdishallies.Theyforgetthatthisallianceisonlyoutofco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旅游随笔之三:韩国的博物馆缺乏真实》一文发出后,有读者反应原文图6中的战船与火炮有历史文献依据,所以不算造假。这个论点是错误的,因为历史文献的内容也可以是假的,而且东亚历史文献经常造假。造假,就应该被指出并受批评,不管造假者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 原文图6中的战船叫“龟船”,是韩国战争纪念馆根据1795年出版的《李忠武公全集》中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5 03:52:08)
我小的时候,具体讲应该是12岁之前,非常快乐。但是,我是在很久以后回头看时,才发现自己的童年很快乐,当时并不知道,因为没有对比。儿时的我也有偶尔的恐惧和伤心,但是事情过去了就马上忘了,继续开心,不会忧愁。自己没有忧愁,就不体会别人的忧愁。不知忧愁,也就不认识快乐,即使快乐就在身边、就在眼前。因为快乐太多、太容易,所以就不觉得它特别,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介绍 这篇文章原是我写给孩子们的一封信。三个大的孩子在上大学,正努力适应独立的生活,也面对各种成年人的压力。最小的女儿已经读高中,从此家里不再有儿童。于是出于感慨,我写了这封信,分享自己童年的记忆,回顾童年对一生的影响,希望能帮助孩子们理解自己的心理,更好地应对青少年时期的各种挑战。 我曾经试图把这篇短文翻译成中文,但是在翻译时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