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3-01 21:20:31)
1980和90年代的校园爱情 骆远志 一1986年学潮之前 曾经有多位师兄和师姐,不约而同地对我讲过大致类似的故事。他们有的是上海交大的毕业生,有的在其他城市、是其他大学的毕业生。故事的大意是,1980年代初期,大学都严禁学生谈恋爱,使用的手段恶劣。比如校园里有些僻静的地点,傍晚和夜间会有男女同学出没。于是,政治指导员或班主任就去监视。他们预先躲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在西欧、不在中国?
基督教和儒术怎样影响科学发展 骆远志 一问题 记得在很多年前,我读到过一个试图解释现代科学怎样萌芽的小故事。在六、七百年前的文艺复兴初期,在意大利半岛、法国南部、英伦诸岛、和今天的德国境内,很多时尚的青年贵族,轻车简行,深入到贫困偏僻的乡下,寻找从罗马帝国时代残留下来的基督教堂和修道院。找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6-04 05:44:52)
纪念
2018.6.4 骆远志
世上有根深蒂固的正与邪、对与错。因为它们根本,所以经常简单,大家年轻时都懂。可惜的是,这些道理和眼前的物质利益并不总是吻合。这既包括个人的、也包括整个社会的短期利益。大家后来年纪增长,赚了钱,住大公寓,买新车,当了科长、处长、局长,看到了城市里建新楼、马路、高铁,于是就开始淡忘、怀疑、甚至否认这些基本的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29 18:52:46)
爱情的简单道理 骆远志 一记忆里的美 几年前我在上海探亲,碰巧得知中学时代的好朋友在无锡,于是立即坐高铁去看他。我们阔别了几十年,一直没有音讯,所以畅谈了一天一夜。令我惊讶的是,在简单交换各自的经历后,他开始详细讲述中学时代自己和其他好朋友暗恋女生的事。他讲得如历历在目,谈及的人和大背景,我都非常熟悉,但大部分事件,我以前完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07 10:34:25)
雪梅和我
回忆我们的青春与爱情 一引子 二〇一七年七月初,二十几位在北美的大学同学及家属相聚于洛基山下。我们在星空下、篝火旁,相互追问各自毕业后的经历和家庭情况。几十年不见,老同学们热情洋溢。他们追问我和雪梅相识、相爱的过程,以及过往的生活经历。我也被感染,那天晚上说了很多话。后来几天余兴未尽,又和多位同学谈到更多细节,以及对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骆远志 这几天同学群里热议肖建华出事。1989年六四时他是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积极为当时很不受欢迎的政府做事,后来被重点奖赏。媒体披露他在香港为国内大贪官们管理投资,发了财。肖是我们的同龄人,所以我们有条件深层次理解他的经历,比如他六四时面对的抉择。我自己在当时和后来的人生中,也曾经遇到类似的局面:一种选择隐含着巨大的个人利益,如在体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骆远志 前几天和一位国内的高中孩子成了笔友。他是我朋友的儿子。听说我信基督教,他很感兴趣并有很多问题。少年人有那个年纪特有的,对大是大非的好奇心。我很喜欢他的真诚和直率。下面是整理过的我们的问答。在此与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并欢迎批评。 (少年):听说基督教在世界各地都很盛行。我身边也有同学信教,并常劝我也信教。但我总觉得基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4-01 07:50:03)
骆远志 近日与数位国内的中层人士交流,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政治整肃突然离自己很近,心理不安。这种紧迫感,甚至几个月前还没有。我这里谈些看法,希望能抛砖引玉。 目前的形式,假想你是习近平和王岐山,下一步怎么办?薄熙来,周永康,几个军头,外加他们最紧密的党羽,已经家破人亡,但他们的幕后老板,和众多党羽还位居要职。仇恨已经种下,多年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贴出拙文《对比朝鲜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与1990-1991年的海湾战争》后,收到很多网友们的反馈,让我有机会更好地理解读者的需要,发现并修改了原来的一些错误和欠妥的地方。很感谢所有赐教的朋友。其中多位网友提出有关数据的问题,我在这里给出更详细的解释。 我引用数据的目的是,对比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和美军的阵亡比例。结论是中美死亡人数相差非常悬殊。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骆远志 “抗美援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战争。其中的第五次战役是中国投入兵力最多,对战争结果影响最大,也是最后的大战役。但因几十年严厉的政治氛围,再加上信息封锁和一边倒的宣传,使很多国人对那场战争认识偏驳,就更谈不上有真切的感性理解了。而1990到1991年的海湾战争,正值中国89后及苏联东欧等供铲政府相继倒台。中国高层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