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米

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
博文
(2024-05-13 11:40:21)
小奕突然接到国内同事的一封信,说有新政策,可以承包企业,问她愿不愿意回国一起干。小奕是学会计的,很有商业头脑,凭直觉,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执意要走,她老公拦也没拦住。在临走前的聚会上,我们互相祝福,一起商定,要保持联系。四人帮走了一个,剩了我们三个人。我们会常常提到小奕,很想她,也祝愿她心想事成。不久,小周原来工作的院校,聘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11 02:43:56)
小奕活泼外向,喜欢交际,有亲和力。去中超购物时,又认识了小周。小周的前夫在国内当官,给家里弄了不少钱,但她前夫出了轨,她不想忍,就和前夫离了婚,带着钱来读硕士。小奕把小周也拉进来了,我们四个人就成了四人帮,经常聚会,大部分在小崔家,有时也去小周家。小崔和小周都算是有车有房的富人,我和小奕什么都没有,是穷人。虽然阶级不同,但我们都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5-10 07:17:18)
刚到英国时,我家和小奕家合租一个公寓,是邻居。大家都穷,我和小奕每周都打几天工。小奕刚从厨房切洋葱切肉提拔到前面撤盘子没几天,就高兴的告诉我,她认识了一个阔太太。这阔太太姓崔,也是从中国来的,嫁给了一个犹太商人,住在富人区的大房子里。小崔衣食无忧,但在异国他乡,没有任何中国朋友,很是寂寞。那天她和老公去小奕打工的餐馆吃饭,看到小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4-05-06 04:21:44)

蟹爪莲一般是在圣诞节前一个月开,可我家里的五棵,这五月初,又含苞欲放了。城里小公寓里还有一棵,今天要进城去住几天,看看那一棵是不是也有花要开。 从周二到周五,都有法院的工作,我就不来回跑了,周一过去,周六再回来。 把以前出租的房子卖了,躺平了,不再当地主了,只保留了这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自己用。 不当地主真好,不再有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05 04:40:43)

搬到乡下马上就要一年了。虽然离我原来住的城市只有40英里,但都市和乡下的差别还是能感觉到的。 乡下人更纯朴,见面打招呼,面带微笑。上下车或进超市,彼此让路。不像城里人,面无表情,干什么都抢着。 我像是个稀有动物,走到哪,几乎都是唯一的有色人种,受到额外的关注。不像是城里,到处都是有色人种。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现在觉得也不是什么坏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5-03 01:11:31)

福不双至,禍不单行。 城里小公寓的电水壶和乡下平房的电水壶,在一个星期内都坏了。 坏了就得买。买之前先得弄弄明白买什么样的,特别要从健康方面考虑。上网一狗,原来玻璃钢的最好,其次是不锈钢的,要尽量避开塑料的。 亚马逊上找了又找,为了要尽量少接触塑料,出水口和壶盖,都要仔细看看。 最后选了这两款,一高一矮,一胖一廋。买了两个不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5-01 23:30:38)

坐定牙医诊所的椅子,根管治疗就开始了,这是6天以前的事了。 男牙医一针麻药打上去,马上就开始钻牙。真是新牙医,新气象。以前城里的女牙医,麻药打完后,总是让我在椅子上坐一会,问我麻不麻,然后才开钻。 男牙医手脚麻利的一阵忙活,又是通根管又是冲洗,先往牙里放了什么东西,一股白烟从嘴里冒出来,然后又放了点什么东西,把牙封上,治疗就结束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乡下的家有一个太阳房,是原来城里的家没有的。所以太阳房里没有家具。 在我的"尽量什么也不买"的大政方针指引下,太阳房的家具,就需要另寻出路。 不久,发现了一个大家可以互通有无的网站。谁家有不想要的东西,就发的网上,谁有需要就去拿。即环保,也省银子。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件又一件,把我的太阳房武装起来了。 现在的季节,太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4-04-27 04:20:33)

这个星期我算忙的,周二周三周四,连着3天都有城里法庭的工作,周五还要去看牙医做根管治疗。这样周一我就从乡下出发,住进了城里的小公寓。准备周四再回乡下。 晚上没事就上网转转,看到一个人装修房子,满屋子的墙上都挂着从慈善组织的二手店掏来的油画。我和老然也喜欢油画,我家也有十几幅,可都是从画廊和拍卖行买来的。虽然买不起名画,可这十几幅也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4-27 03:12:38)
清华建校113年了。 回归传统,唱清华校歌,着紫和白的清华校色衣服,以祝贺校庆。 愿校歌永远响彻清华园,并跟随勇敢智慧的清华学子,响彻四海天涯。 Whensomeday,wegoaway, We'llalwaystrulysay, OurQingHuapridedoesstillabide, Andevermoreshallstay,shallstay,shallstay, Andevermoreshallstay. 我自己没有考进清华的能力,但作为工科生,对国内工科院校的天花板清华,永远心怀崇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