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9-18 13:16:44)
记忆当中,妖精多数是女的。生活当中,美女多数是妖精。红楼里美女一堆,性格各异,千红一窟,阴气极盛。后世的YY评论家甚难取舍,竟然搞出一个钗黛湘的三美四P婚姻。其实这也是宝玉的难题。他一个宅男,大多数时候闷在大观园里,各种腐女抬头不见低头见,这能整出什么样的故事呢?答案是:没有故事,或者是故事无聊。我一直认为,书的好坏跟格局有关。如果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1)
(2017-06-25 13:21:24)
打田小娥,是白嘉轩定的。嘉轩自有主张,男女之事一定要严打,否则族将不族。可网上的大妈大姐不乐意了,凭什么打一个无辜的女人。哎嗨,嘉轩打的不是女人,是伦理,是宗法,是文明。嘉轩是一个硬骨头,有血气,敢担当的人。他深谙人之本性,世之沧桑。在那个土地炕头的年代,把舵要讲心术。社会是一堆分崩离析的散沙,需要道德伦理做粘合剂,最低运行要求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11 12:30:45)
因为平胸好看!?历史上确实有小胸审美。二月河在“雍正皇帝”里写道:“刘墨林气喘吁吁,手忙脚乱地解着苏舜卿小衣,从温玉般的鸡头小乳慢慢搓弄着……”。而在欧洲中世纪,男女都是一身长衫,雌雄难辨。可现在是大胸崇拜时代,时尚界也该与时俱进。欧洲人老派,思想不开通,米兰秀场的模特还是高挂的飞机场。美国人好很多,VictoriaSecret很是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10 11:19:39)
尤其是那种码字为生的,生活哪有那么多可写的,真在俗世里翻滚过的人欲说还休吧。举几个文青喜欢的,马尔克斯,莫言,村上春树,从他们书里挑选一些段落,贴到论坛里,肯定被广大键盘侠讨伐。因为断章取义的看,这类文字是变态,意淫,疯癫,精神病患者的产出。上个例子吧,莫言的丰乳肥臀写的老太太杀:她曲起右手中指,弹了弹鸡的喉咙。然后,她捏起那把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三人行是文饰非的说法,行话叫3P。第一组3P是木月,直子和“我”。他俩是恋人,谈情说爱一定拉上我。“我”心甘情愿的做灯泡。木月是我的发小,后来他死了,我若有若无地陪着直子,在她二十岁生日那一天,上床。直子说很湿,唯一的一次,此前跟木月,没有,此后跟“我”,也没有。第二组3P是永泽,初美和“我”。他俩是恋人,分手宴时拉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我第一次出美国机场的时候,对空气无感,太淡,无味,啥也没有。当马大的女生说又鲜又甜时,我惭愧得脸红。同样是人,现在的女孩就是感受丰富。我不得不检讨我那灰色的看白牛的眼,闻汉堡的鼻,尝奶酪的舌。它们咋不好好进化呢?可再听那女孩说道,又觉得不对劲。昆明我去过,四季如春,宾馆里的鲜茶花,电梯里着民族服装的嫩女,真让我闻到了某种味道,肯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说实话,最近感觉不好,见人就想骂。适逢20年征文,我戏称文学城是个“骚娘们儿”。调侃的成分居多。也许时代不同了,“骚娘们儿”颇受人欢迎。城管给了我一个参与奖,这出乎意料。在求学时代,我这么说话,是非常刺头的,老师非把我拉到教室外反思,检查少不了的。这次没得批评,还捞着一笔奖金,让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我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既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林丹在大马赛上击败李宗伟称王,诡异得狠。老将了,奥运金牌没拿到,偷吃还被狗仔队拍到。行到水穷,自有云起。稍稍沉寂后,超级丹重回超级,连战连胜。真是一个好时代,出轨都有翻身的机会。前几日文章靠做导演完成了至今为止他最好的作品。出轨,对男人来说,更象是一个契机,去除疲劳倦怠,清空是一种释放,发泄是一种减负,随后而来的是下一次凝聚。当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爱上她不是因为她有多好,而是她和我一样坏。 我第一次遇见“文学城”时,她才7,8岁,小丫一个,可已具备浪女人所有特质,热衷八卦典故奇闻轶事。我寡人有疾,也好这口。工作之后,疲惫不堪,正经的文字看不进去,常常思考如下重要问题:郁达夫怎么泡女人的,林徽因如何耍男人的,林彪出逃那一刻究竟在想什么,周恩来杀顾顺章一家时还慈眉善目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在射雕的最后,郭靖的脑子转不过来:为什么行侠仗义人品高洁的六个师傅惨死早死,而坏事做尽品行低下的欧阳锋裘千仞却得长生?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啊。佛家的暗示是恶有恶报,轮回受难,把报应放在不可知不可测的来世。佛是自欺欺人。再说,裘千仞皈依佛门,都一家人了,哪好意思在轮回时背后捅刀子。也别说这事只发生在小说里。伟大的淮海战役中,数万中华优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