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屋博客

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在思想上,人格上。而我们凡人要得到这些,其根本基础是财务的独立和自由。。。
博文
(2016-03-26 14:45:27)

自带着祖国容许我兑换的外汇100元走出国门,回首已是28年。虽然日子过得好起来了,回首点检一下,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净身出户”。在现在家里,除了舍不得扔掉,用来做压箱底的箱子的四方猪皮箱之外,已找不到其他我老家的东西了。 虽然说身在异乡为异客,但此心安处是故乡。大洋的这边,将是我们的埋骨之处。家,在美国。而中国,已是他乡的故国。 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5-05-21 14:08:41)


70年代末的一个深秋晚上,爸妈参加完上海交大的同学会回家。全家只有一辆自行车,虽然老大的不情愿,我也只好坐在前面的保险杠上。妈妈身材矮小,跳了好几下,才蹦上了28自行车后面的书包架。爸爸赶紧猛踩几下,龙头左右歪了歪,凤凰自行车上路了。
一路上听爸妈讲同学会的人和事。60年代初毕业的爸妈和同学们也快小20年没见了。期间经历过文革的同学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经常看投坛把做Landlord(地主)戏虐为淘粪TF,实在觉得可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做Landlord,获得土地和不动产的产权,其实是来自于王权。在现代社会,则来自于政府的公权。
这是一种被视作神圣的权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任何侵犯者,轻则坐牢,重则杀头,即使在今天的美国也一样。不信哪位试试。
皇帝是最大的Landlord,我想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2-12 14:24:02)
亲爱的妻,今天是你的50岁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用笔写信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向你祝贺,是因为这种方式是最需要时间的。记得我们以前别离两地的时,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传达室里收到你的信的时候。今天的这封信,也是对往日时光的一种怀念吧。
在你50年生命中,有近33年的时间我们是在一起的。而从1986年大学毕业后,我们就坚定地一同面对人生的磨难,同时享受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儿女总动员,处心积虑地藏下5000美元私房钱,打算年底给老婆一个惊喜。但动静太大,秘密没守住,让火眼金睛的太座抓个正着,于是私房钱也只好上了台面。
惊是没了,喜还是可以有。直接问老婆想要什么。回说想要的都有了。。。用不着!
给银行账户加数字实在不讨喜。
用不着?于是把这5000块捐给了太座设立的奖学基金会。咱们还落个轻松加减税的实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文和日文都使用汉字,字义有很多相通之处,为中日交流带来许多便利。许多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虽然口语需要翻译,文字上没有翻译也能懂个大概。其实不然。
80年代末我在大阪教育大学做研究生时就有过这样的尴尬经历。
大阪教育大学有不少来自各国的留学生,每年年末都要举办大型忘年会。会上为了大家相互认识,总免不了要做自我介绍。我的导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能干的美女地主自己动手修好了洗衣机,附加大幅细节照片,引来众多欢呼。好精彩的一幕。
不知为什么,看了高清照片的螺丝锥,却想象着拿着螺丝锥的纤纤美手。想到自己的妻女,是断断舍不得她们的纤纤美手被这样糟践的。
从文革中成长起来的我们,所受的美感教育是赞美工人的榔头螺丝,农民的镰刀粪肥,军人的枪口铁血。最美的美女是能顶半边天的铁姑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又到了美国应届高中毕业生准备行装,去大学报到的时候了。择校的取舍早已尘埃落定,几家欢喜几家愁,父母和孩子都各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
我们的女儿在2008年从伊州数理学院(IMSA.edu)高中顺利毕业,也曾经历过藤校和普通院校之间的艰难择校过程。藤校和资本不可得兼得时,我们怎样取舍的呢?
伊州数理学院为美国著名理工类高中,墙上写着校训,告诫学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今天是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我们理解的美国精神的根本是独立和自由。不知为什么,耳边响起的却是这个歌词—“我们勤劳,我们勇敢,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这不是我们曾经每天早晨7点听到的“歌唱祖国”里的歌词吗?难道美国精神和中国精神是这样的一致吗?
思想上的,人格上的独立和自由,是我们的理想。是我们可以为之献出一切所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PSQ干洗店自由谷的本店开张了,生意开始红火起来。15匹马力的工业用高压蒸汽锅炉每天卖力地工作着,为全店的机器提供热源。正是夏天,店内气温高达上百佛氏度。我们和工人们同甘共苦,汗流浃背。冰镇的瓶装饮料能一饮而尽。
15岁的女儿戴着一副眼镜,一脸的书卷气。IT民工的我们,一直是传统的虎爸虎妈,小中女自然被收拾得妥妥贴贴。成绩好-全A,拉琴好-得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