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在美国

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1988年到美国/餐馆经历/拖车司机/
博文
虽然糊涂不是农学家或植物学家,但基因工程却是糊涂的正专业。大学是微生物专业,在美国念的是分子基因学,MolecularGenetics。呵呵。做过酵母、哺乳动物细胞、老鼠,研究过酵母菌的代谢途径,哺乳动物发育、癌症发生及治疗、抗体结构及筛选,如今做的是药物微生物发酵生产。万变不离其宗:分子基因学。凭此一项技能,走遍如今生物学药学医学研究领域。举个最常见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2-27 19:45:00)
周末小毛来电话,有些意外。上个月在公司食堂遇见和小毛住在同社区的老李,问了小毛的现状:说是回学校做研究了。一件心事放下,不说挣多挣少吧,好歹他有个事儿做,若把专业丢开去搞他的老年公寓,将来想再进制药公司就没机会。谁知昨天小毛在电话里开口就问:你做过噬菌体展示吗?我说:你回国了?“是啊,”小毛回答我。小毛把phagedisplay说成是噬菌体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25 18:15:04)
小毛是湖北人,脾气极倔,大概九头鸟就这意思。我记得他是武汉大学的本科加硕士,中国农科院博士,以色列博士后两年,随后转入老马手下继续博士后两年,留下做助研两年,再进入我们公司做到现在。小毛来老马实验室面试的时候,我和小阿陪中饭,聊得倒也愉快。到他全家过来,正式进入实验室工作的时候,那几天老马恰好去外地开会,特意叮嘱我要好好招待。那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24 18:46:08)
如今669工作制在中国大行其道,所谓669,即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早6晚9,一周九十小时,基本是除了睡觉和吃饭,其他时间全在为老板卖命。政府表面上虽然也说要遵守劳动法,加班应该给加班费啥的,但关键在于那个“应该”,“应该”不是法,没有强迫执行否则违法论处的威严,所以在公司的执行上就成了不仅没有加班费1.5乘啥的,连1都没有,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男博后,中国农研院的博士,先去以色列博后,然后转入老师门下。他最后和老师闹得很僵,主要是实验数据有问题,常常对不上。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惜有些急功近利,实验中会搞些小动作。这些是在我离开实验室以后的事情了,并不详知,听阿里森说起过一些。老师这次通知我们要搬走,并没有加他。我问了老师是否让他来,老师说不要。餐会时坐在老师身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18 09:36:34)
读研究生的时候,配合我工作的实验员叫阿里森(敢死队)。小伙子三十岁左右,本科毕业,聪明风趣,技术熟练,难得的是对理论也很透彻,所以合作愉快。毕业后继续在一起,一年时间就合作发表了七八篇论文。那会儿我常和他说,你这么聪明,为啥不读研究生呢?即便是两年硕士,以后的发展空间也更宽广。他解释的原因是有了家庭拖累,妻子是理发师,工资不高,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17 21:40:33)
我刚被老马(Martin)收为硕士生时,他实验室有博士后二,博士生二,硕士生算我三,以及技术员三。人多说不过来,先说博士生二。博一男,Joe(大周),身体肥大,声音洪亮,有些自傲,和技术员Todd关系良好,有说有笑聊些家长里短,多数时间静悄悄地埋头做实验。大周有个特点,喜欢显摆自己的的学问,无论是问他任何问题,与专业有关的无关的,也无论是谁问他,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2-16 14:52:36)
出国博士生,(德州大学)博士肄业,waiter,bartender(withlicense),Chineserestaurantowner,AAAtowtrunkdriver(fulltime)AAAtowtrunkdriver(fulltime)+Pizzadeliverdriver(fulltime),TCBYyugurtstoreowner+AAAtowtrunkdriver(fulltime),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癌症研究所大药厂+AAAtowtrunkdriver(halftime)小型科研类制药公司大药厂+AAAtowtrunkdriver(halftime)大药厂---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3-09-23 14:38:18)
我开始送皮萨时,是在城东。卖了中餐馆,买了TCBY。入冬了生意清淡,有老婆和员工詹妮佛看着,我从AAA下班后,锻炼一下,就闲了起来。于是找到附近一家Domino皮萨店,做了晚班的皮萨deliverer。城东属于工业区,有福特的一家大型汽车配件厂,飞机发动机生产厂,等等,基本属于白人工薪阶层,蓝领工人。我搬过去的时候,福特厂叫嚷了好几年的关门并厂风波,终于接近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3-09-22 09:49:04)
我记得大概是工作半年之后,老皮问我是否愿意做拖车司机。当时我虽然羡慕,但却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我觉得拖车司机不仅技术上有许多要求,而且口语听力必须畅通无碍,才能说明白现场状况,并明白且准确无误地执行老司机或主管的具体指示。我说让我想想。一想想了一个月,老皮又来问了我一次。我去找老安商量。老安说,我们都觉得你行。老皮问过我了,我觉得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