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My Lord: Please help me keep my eyes on you! Please help me be thankful!
Amen
个人资料
博文
从临江路的东边飞奔而来的一辆自行车,骑车的毛头小子为躲避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来不及减速,将手中的车把往右歪,就听“哐啷啷!”的一声巨响,自行车撞翻了何老头的桌子,棋子散落在地上,有些滚到马路上去了。毛头小子连人带车扑倒在桌子的四条腿上,样子很难堪,场面很震撼。 俩个正聚精会神地下棋的中年男人,被惊得同时跳起来。何老头更是气的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第二天早上,小苹果刚刚回到家,刘婶就追着女儿问:“怎么样?人家相中了你吗?” 平时对妈妈很孝顺的小苹果,一直隐忍着妈妈叫她去江州相亲。今天回家路过隔壁修车铺时,小张飞讥讽她。说:“哟一,小苹果!又去江州相亲啦?那个江州佬有没有相中你呀?” “管你屁事?”小苹果气呼呼地回答小张飞,想到周围的人可能都知道了,心里很难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严勇眯起眼看着小张飞悔恨交加的模样,还以为是表弟自责,没有听自己的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唉一!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大意了。” 小张飞惭愧的低下头,将严勇的右手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扛着,心疼地说:“哥!你慢点儿走。” 小苹果这时走过来,弯腰捡起地上的草帽,但见帽顶上被踢穿了一个大窟窿,不能戴了。 何西皱着眉头望着严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临江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街边的小商铺里的人,包括还坐在门前一心一意地下象棋的何老头和林老板,都以为是何西这帮小青年在闹着玩,没人在意他们。 有几个骑着自行车的青年男女,穿着打扮像是大桥工程局的人,从东边不远处沿着临江路骑过来。小苹果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好在人家对躺在地上的草帽不感兴趣。车轮碾过草帽边,伴随着一串“叮铃铃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何西低头看,恰好又一阵更强的风从江边刮过来,但见地上的草帽被风吹起,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滚出一边。原来草帽覆盖的下面是一块露出地面,碗大的有棱有角的石头。 草帽的主人大概目睹了惨剧发生,他一言不发地追上自己的草帽,弯腰捡起来,紧紧的扣在自己的头上,转身跑到对面自己的平板车前,拉起车就跑。 何西不好找车夫算帐,只得和小苹果一边一个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何西冷笑一声,道:“跟你妈妈一样一样的腔调,眼里只有钱和城里人。你没听说过狗不嫌家贫吗?” “我不是嫌家贫的人!但我不喜欢我的家乡贫穷落后。同样的天空之下,同一条大江的两岸,人家那边为什么比我们这边的日子好过?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们比我们有资源,因为他们生下来就是城里的人,因为他们有最好的教室、最好的师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何西见父亲又唠叨起来,不耐烦地说:“爸!我都二十岁了,难道请朋友吃盘炒米粉也作不了主吗?” “你已经作了无数次主了!” 何老头气呼呼地坐直身体,斥责儿子道:“你看你交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人?吊儿郎当的,蹭吃蹭喝的……” 老马此时刚好吃完了炒米粉,想到自己也常来蹭老何的饭吃,心里有些惭愧,将钱悄悄的放在空盘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何西一言不发地走进店铺里,转身又端出一盆冷水,泼在门前的马路上。车道上来来往往的大小车辆,晴天经过时车轮总会卷起一阵阵灰尘,随风飘飘荡荡。 就在这时候,从江堤坝的外面传来客轮汽笛“呜一!呜一!”的长鸣声。何西自从在父亲的小饭馆帮忙后才知道,从上游或下游来的客轮,要靠岸了,或者是要离开江州大轮码头的时候,总是会拉响汽笛。 那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转眼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春风吹绿了同仁堤坝外江岸边数不清的杨柳枝。 日上三竿,阳光灿烂。大约两个车道宽的江堤坝顶上,有人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飞奔而去。有人在悠闲的散步,享受着春风拂面和温暖明媚的阳光。 江堤坝内的临江路一如往常那样车来人往,热闹拥挤。随着渡轮靠岸时,拉着悠长,单调而沉闷的“呜一!呜一!”的声音,让岸边的人们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时光一晃眼又过去好几年。 小苹果已经上高中二年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圆圆的脸蛋儿,双眼皮,乌黑发亮的眼睛,皮肤白里透红,扎着马尾辫。当小苹果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正在盛开的花朵一样美丽。 刘婶娇养宝贝女儿,只是自己被沉重的债务压得透不过气,整天忙的脚打后脑勺,因此对女儿的学习监管不严。小苹果被爱美的男生追捧,难免分心,学习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