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二十六章 饺子与母亲

(2022-08-10 17:29:07) 下一个

裘馥莲把手捧住自己的脸,呜咽声从指缝中泄了出来。

喜悦之后的吴欣漪被母亲的悲伤感染,心碎的感觉止不住地向她袭来,同时她还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母亲在梦里能看见她。

这个发现令她既惊喜又担忧。惊喜的是她可以让自己的亲人在梦里看见自己,担忧的是,梦醒之后呢?梦醒之后将会是更厚更浓的伤心,一如此刻泪流满面的母亲。

但是,自己以前怎么没有进去过两个孩子的梦境?这是什么原因呢?

裘馥莲再没有睡着,她仔仔细细从一扎钱里挑出那些看起来崭新的钞票,给两个孩子准备了红包。她的动作很慢很慢,并且看起来犹犹豫豫。与其说她对于红包的准备超乎寻常的认真,倒不如说她在每一件事上都试图拖延,似乎试图花费掉那些多的令她厌恨的孤独的时间。但即使这样,在把红包小心地放进抽屉之后,她依然有大把的时间去煎熬到天明。

吴欣漪悲悯地看着母亲的一举一动,她有时候甚至想,如果母亲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母亲忘记了她和父亲,是不是就会与痛苦剥离?是不是就可以平安喜乐?但随即她就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得剧烈地颤动起来,并毫不留情地咒骂起了自己,“荒唐!吴欣漪,你真懦弱!你永远是这样逃避,甚至要替母亲去逃避。你被父母惯坏了,你是温室里的蝴蝶兰,经不得半丝风雨。你外强中干,你色厉内荏,你银样蜡枪头,你不堪一击!吴欣漪!你婚前依附父母,婚后依附丈夫,你就是那爬满墙的凌霄花,看起来生机勃勃热热闹闹,一旦墙倒了,塌了,你就是一堆怎么也扶不起来的无用的垃圾。”

裘馥莲再次走进书房,她打开电脑,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击起来。吴欣漪试图看看母亲在做什么,却发现显示器上如海浪一般闪动着波纹,层层叠叠,无穷无尽,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裘馥莲感觉到肚子饿的时候,清晨水淋淋的光也从窗外流淌了进来。她站起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倒进杯子,在微波炉里转了转,然后就站在水池边一口一口,慢慢地喝了下去。裘馥莲喝完牛奶,顺手打开水龙头把被子冲洗干净,然后把玻璃杯放到控水筐里。

吴欣漪无奈地说道:“妈,以前咱们家的早餐多丰富啊,每天爸爸都变着花样给我们做。现在没有爸爸,你早饭就这么对付吗?爸爸知道了该多心疼?”

九点多的时候,裘馥莲穿上大衣,戴好帽子手套,拉着个小购物车出了门。出了小区大门,就是灵山大学的农贸市场。裘馥莲在那里买了些花生瓜子,糖果,以及一些零食,又买了些牛奶面包和水果。在买草莓的时候,小贩趁着裘馥莲低头掏钱的空档,从塑料袋里拿出几个大草莓,又扔回了摊位上。

裘馥莲交完钱,拖着小购物车,佝偻着腰一边慢慢往市场外面走,一边轻声地说:“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何必呢?”走到小区门口的包子铺,她站在小窗口那里敲敲窗。

窗上一尺见方的玻璃小门滑开,一张红扑扑三十几岁的女人脸卡在开口那里,“裘教授,大年三十还吃包子?还是两个白菜猪肉的?”

裘馥莲从已经习惯驼着的背上,把头向上抬起,问:“没回家过年啊?”

“中午就关门回家准备年夜饭了。”那女人笑呵呵说道。

“你们明天营业吗?”

“明天歇一天,初二回来。”女人说道。

裘馥莲盘算了一下,说:“那给我拿六个包子吧,全是白菜猪肉的。”

“好嘞。大过年的也吃包子啊?”

“啊,方便,有菜有肉。”

裘馥莲一手拎着包子,一手拉着小车,走了几步,又折回包子铺。在听到敲窗声后,包子铺老板娘再次歪着头把脸卡在窗口,笑着问:“裘教授,还想买啥?”

裘馥莲问:“你们有饺子吗?”

那女人一愣,随即说:“你等等。”

女人的丈夫正在后堂包过年家人吃的饺子,老板娘拿着个一次性用的大饭盒过来问:“老公,有冻好的饺子吗?”

“在后门的架子上。怎么?要饺子干嘛?”

“院里那个裘教授,想买些饺子。”

“咱这是自家吃的,不是卖的。”丈夫一边手脚利落地往饺子皮上放馅儿,一边说道。

女人拿着饭盒朝后门走去,同时说道:“老太太一个人,太可怜了。既然问到跟前,就匀给她一些吧。”

她丈夫笑笑,继续低头包饺子。在老板娘装了饺子往前面走的时候,丈夫说:“算了,这么点儿东西,别要钱了。”

老板娘瞥了丈夫一眼,说:“干你的活吧,管事倒多。”

她走到窗口,把饺子递了出去,说:“裘教授,这是刚冻的饺子,也是白菜猪肉馅儿的,你可以吃两顿。”

裘馥莲接过饺子,问:“多少钱?”

那女人笑着说:“咱这是年末大酬宾,不要钱,刚才忘跟你说了。”

裘馥莲微微一笑,“谢谢,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女人说完,又关上了小窗口的玻璃滑门。

吴欣漪默默地一直跟着母亲,她看见母亲越来越弯的腰,越来越迟缓的脚步,越来越孤独的心。如果灵魂也有眼泪,她一定会是流的最多的那个。

走到楼门前的花坛那里,裘馥莲从小车上拿出一个塑料袋铺在水泥台上,然后象个虾子一样蜷着坐了下来。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吃了起来。在冬日的寒风中,裘馥莲手中包子的热气如烟花一样转瞬即逝。

吴欣漪坐在母亲身旁,看着昏黄的夕阳在她身后浑浊不清。“妈,你又没有洗手,这样会生病的。”她说给自己听。

一个老太太背着手,微弯着腰走过来,“裘教授,年三十还吃包子啊?大过年的没自己炒两个菜?”

裘馥莲看向老太太,微笑着说道:“一个人没心思做,也不会做。你又去遛弯了?”

“可不是,这上了岁数就得多动动,要不然全身上下全都锈死了。大冬天你坐这儿不凉啊?小心别感冒了。”

裘馥莲说道:“今儿太阳好,在这里晒晒,感觉自己身上都发霉了。”

而此刻郑家的大别墅里,正热闹的仿似沸腾的油锅一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你说的这个老人好可怜。分享是人的精神需求之一,如果没有可以分享的人,该有多么痛苦。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是啊,有时候怀念的活太痛苦,尤其对失独老人。有一次孩子随合唱团去养老院唱歌慰问,我跟着去了。在后排观看时,有个坐轮椅的老妇人抓住我的手说:我听到了来自天堂的歌声,其实我好想早点去呢,因为孩子早我而走,我已没有任何亲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的支持哦鼓励。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怀念的活及忘记的死,究竟哪个好呢,人生千古难题---采心厉害,总能抓住关键。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倒不如说她在每一件事上都试图拖延,似乎试图花费掉那些多的令她厌恨的孤独的时间。————精句,再次点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一位蹒跚老妪独自买年货,心好痛啊,就想,那也许是某一年我回不了家过年的母亲:)

荒唐!吴欣漪,你真懦弱。。。。————这段关于小漪的灵魂挣扎看得也揪心。是啊,怀念的活及忘记的死,究竟哪个好呢,人生千古难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