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country

I used to live in a room full of mirrors; all I could see was me. I take my spirit and I crash my mirrors, now the whole world i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读书笔记:法国大革命(1789-1799)-节选3

(2020-01-08 18:08:37) 下一个

Burns, Edward McNall, Western Civilizations, 4th Edition, 1954

 

The Democratic Political Theory

第二个影响法国大革命的伟大的政治思想是民主论。跟上面的自由论不同,民主论从古至今强调的,不是对个人自由的捍卫,而是对法律的执行。从它的历史意义来讲,事实上是民主和大众的主权不可分割。大多数民众的愿望就是这块土地上至高无上的法律,大多数民众的呼声就是上帝的呼声。民主论认为,一个民主国家少数民众仍然享有完全的言论自由,但是并不一定都是。少数民众的唯一主权就是转变成多数民众。只要是少数民众,他们的成员就不能拥有除了国家法律允许以外的任何个人权利。今天的人们也许会否定这个论述,因为今天我们自然而然认为,政府没有权利限制每一个个人和媒体的言论自由,事实是这个观点是自由论和民主论相结合的结果。今天我们把民主自由看成一个整体,其实它们是完全独立的不同的思想理论。民主论还包括了下面的信念:人生而平等,反对特权的继承,相信人类大众的智慧和美德。

 

Jean Jaques Rousseau 卢梭 (1712-78)

 

以上的民主论,就是由卢梭奠定的。卢梭又是浪漫主义风格之创始人,可以想象他把浪漫主义揉合进他的政治理论。

 

卢梭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发表在他的两篇文章中:Social Contract 和 Discourse On the Origin of Inequality. 在这两篇文章中,他肯定了当时的流行观点,就是原始人生活在一种自然状态中。然而与洛克相反,他认为那种自然状态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天堂生活。即使在维护个人利益的时候,原始人和他人没有实际的利益冲突和不便,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一个人和他的邻居都是绝对平等的,他们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最终,当其中的某些人开始在地上做下标记,声称这块地是他的,邪恶才开始,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出现不平等。结果是,欺骗,贪婪,奢华,傲慢主宰了人们之间的关系。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牺牲他们所有的自然权利,制定一个社会合约来建立一个文明组织。在这个合约中,他们每一个人和其他所有的人都同意彻底服从大部分人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才开始成立。

 

在主权(Sovereignty)这个概念上,卢梭发展出与自由论者完全不同的看法。洛克和他的追随者们认为,当国家建立时,只有一部分的个人主权被牺牲给国家,剩下的那部分还是被个人拥有。卢梭认为,主权是不可分的,当一个文明组织建立的时候,人们所有的主权都被转移到这个组织。更进一步,他坚称当每一个个人成为这个组织的成员后,他不但主动放弃了他所有的个人权利,并且无条件的服从大众的意愿。同样的,国家的主权是至高无上的,通过投票来决定的大多数人的意愿,就是国家意志。无论国家意志是什么,在政治的层面上都是正确而至高无上的,每一个公民都必须接受和服从。

 

但是,卢梭又认为,当一个公民必须绝对服从国家意志的时候,个人的自由并没有被完全的剥夺。相反,服从国家意志提高了个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当个人放弃他的自然权利给组织的时候,他们仅仅放弃了他们作为动物本能的自由权利,但是在遵守法律的过程中,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具有思考能力的人的自由。在卢梭眼里,鼓励个人服从大众意志就是迫使他获得真正的自由。

 

应该理解的是,卢梭在讨论国家的时候并不是指政府,在他眼里国家是一个有组织的政治团体,这个政治团体代表了大多数民众的意愿。国家的权威不能被个人代表,而是通过人们对其根本法的执行来代表。政府,只是执行国家法律的机构,它的功能不是制造大众意愿,而是执行大众意愿,而大众既可以建立政府也可以合法废除政府。

 

卢梭的政治理论对后代的影响无法估量。他的平等和大众意志的至高无上是法国大革命第二阶段的主要理论依据。法国大革命第二阶段的极端领袖Robespierre是他最虔诚的追随者,美国总统 Jackson倡导的Jacksonian Democracy (一种极端民主)也受他的影响,德国的浪漫主义者们,则把国家赞美成“God in history。” 卢梭的理论,他所倡导的国家的至高无上,真正的自由来自于无条件地服从国家意志,一方面把国家推崇至膜拜的地步,另一方面把大众贬成国家政治机器中的低微的芸芸众生。尽管卢梭强调大众受道德的约束,他们有权利推翻他们的政府,也无法来抵消他对国家至高无上的理论对后来的欧洲所带来的后果。

 

Next, new economic theory, Adam Smith

 

Reading list:

Locke, John, Second Treatise of Civil Government, 1690

Montesquieu, Baron De, Spirit of Laws, 1748

Rousseau, Jean J, Social Contract,1762

Rousseau, Jean J, Discourse On the Origin of Inequality, 175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