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好多年没去过军博了,同学推荐说新修了,有男娃的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快艇还在哈:一进门确实气派:展览大厅非常高,敞亮,有点儿像华盛顿的航空航天博物馆。人很多,但因为大也就不显了:各种战斗机,不过老式的居多,新的没什么:坦克和炮也很多。可惜第二层还在修,没有什么武器的展览。飞机的话还是昌平那家航空博物馆藏品更多。但这里布展不错,还是值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年终于有时间去了首都博物馆:进门的大厅宽敞明亮,就是人太多了。暑假里都是小朋友的夏令营和旅游团,本以为这里不会是来北京玩儿的人的热点呢。二层的老北京风俗展:结婚的:以前各种走幡儿、踩高跷的:吹糖人儿的:拉洋片儿:拉车:以前的什刹海全景:老北京胡同:去古北水镇之前就听说这里好玩,但因为是人工开发的(中青旅和乌镇管理集团),一直觉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下午的雨下来了。弗雷德·格兰特站在洞口里面避雨。卫兵坐在附近的岩石上,机枪在腿上敲着,看上去很无聊。 “欢迎回来。”格兰特说。“你还好吧?” “七天以内我们就知道了。”我说。 他仔细检查了我:“你面板上好像有水迹。” “什么水迹?” “好像是水。” “就是我面罩里的汗。等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回北京的几天天气非常炎热潮湿,哪儿也不想去,就去家门口新开的mall里,有吃有玩还有看的。坐在中信书店的大玻璃窗前,看景儿看人看书,再慢悠悠喝口咖啡,度假模式就这么开启的。大玻璃镜子给人奇特的感觉:中午饿了来份生煎。这里的负一层、负二层都是好吃好玩的,想吃什么都有,而且都是平民小吃。贵的都在楼上。朝阳区图书馆新馆也有不少暑期活动,带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入口很宽阔,进去以后洞就更宽了。我穿过一片遍布动物足迹的泥地,接着走上一个盖满松软干粪的宽敞平台。因为面罩套在头上,我闻不出来蝙蝠或粪便的味道。洞口的瀑布发出水流飞溅的回声。我转身向后看,看到黑云压境,预示着下午的雨要来了。打开头灯,我向前走去。基特姆洞开在一片岩石陷落的广阔地带。1982年,查尔斯·莫奈来这个洞两年后,洞顶坍塌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荨麻一丛丛地在石头间生长着,蹭到我们裸露的皮肤上,腿上像着火一样热辣辣的。我突然想到荨麻实际上是注射针,荨麻的刺细胞向皮肤里注射一种毒素,它们会刺破皮肤。也许病毒就生活在荨麻身上。飞蛾和一些很小的飞虫从洞口飘出来,带起一阵源源不断的凉风。昆虫飘着就像雪被吹向一旁,这雪是活的,是宿主雪雾。它们中的任何一种昆虫都可能带有病毒,但也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营地罗宾的妻子嘉丽·麦克唐纳是他的业务伙伴,经常和他一起陪客人去游猎。如果客人同意,麦克唐纳夫妇还会带上他们两个年幼的儿子。嘉丽20多岁,金发棕眼,清脆的英国口音。她是孩提时代父母带着来的非洲。我们坐两辆路虎旅行,嘉丽开一辆,罗宾开一辆。“在这个国家我们都是开两辆车,就怕一辆坏了。”嘉丽解释说。“这种事几乎经常发生。”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四部基特姆洞高速路1993年8月到埃尔贡山的路从内罗毕向西北延伸进入肯尼亚高地,在几乎触到非洲天际的绿色山峦里翻越攀爬。路通过小农场和一片片的雪松林,突然翻过山脊,好像要跳到天上,又进入碗状的黄色雾里,这是大裂谷。路下降到大裂谷里,穿越悬崖褶皱的拐弯,到达山谷底部,然后就散开在零星分布着金合欢树的稀树草原上。它沿着大裂谷底部的湖边,穿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90年3月,当雷斯顿发生第二次病毒爆发的时候,C.D.C.给猴子进口商加上了非常严苛的一系列限制,加强了测试和检疫程序。C.D.C.还暂时取消了三个公司的执照:黑泽尔顿研究产品、查尔斯河灵长类动物公司和全球灵长类动物公司,指责它们违反了检疫条例。(它们的执照后来又被恢复了。)C.D.C.的行动在后面几个月里有效地阻止了猴子进口到美国。黑泽尔顿的全部损失数以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危险的菌株1990年1月在华盛顿爆发的埃博拉病毒进入雨林里什么地方藏起来了。周期还在继续,如果病毒要维持它的存在,周期就必须一直进行下去。陆军在保证猴舍已经清理干净后就把猴舍归还给黑泽尔顿研究产品了。黑泽尔顿开始从菲律宾买更多的猴子,还是从马尼拉附近的同一个猴舍,进的货还是在棉兰老岛的雨林里逮到的吃螃蟹的猴子。不到一个月,1月中旬,C室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