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垃圾袋11月29日,星期三丹·戴尔加德那晚睡得很踏实,象平常一样。他从来没听说过埃博拉,但是和C.J.彼得斯上校简短的谈话给了他一个基本的概念。他和猴子以及猴子的疾病打交道已经很久了,并不是特别害怕。很多天过去了,其间他一直暴露给感染了的血液,但肯定并没有生病。一大早,他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是彼得斯上校打来的。彼得斯又问他可不可以派几个人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830小时,星期二丹·戴尔加德得被叫来,另外他们还得通知弗吉尼亚州的卫生部门。“我都不知道州卫生部门是谁,”拉塞尔说。“我们现在就得给他们打电话。”人们在下班。“我们得给他们家里打电话,得打不少电话。”猴舍在哪个县?弗吉尼亚的费尔法克斯县。哦,天哪,一个居住的“好”地方。费尔法克斯县–美丽的社区、小湖、高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指挥人员星期二,1600小时这不可能是扎伊尔埃博拉,彼得·贾令想,肯定有人无意中换了样品。他又看了一遍。是的,梅因加的血清肯定是发光的。这意味着他和汤姆有可能感染了扎伊尔埃博拉,十个染上这种病毒的人九个都会被杀死。他认为自己的实验肯定出错了,他肯定不小心拿错了样品,或者什么其它的东西搞错了。他决定再做一遍实验。他打开壁橱的灯,拖着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500小时戴尔加德烦躁不安的时候,贾令正在他的太空服里。他一下午都安稳地在这个建筑物的中心,致命地带-自己的四级实验室里工作,操作着从猴舍来的病毒培养物烧瓶。这工作是缓慢而让人烦躁的。他的实验是让样品在紫外线下发光。如果他能让样品发光,那他知道就可以确认病毒了。要做到这点,他需要用到人类受害者的血清,血清会对病毒起反应。他走到冷冻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个天使11月28日,星期二汤姆·盖斯伯特住在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镇上,和马里兰州隔着波托马克河。他和妻子分居后,孩子和妻子住了一段时间,现在和他住在一起。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住在汤姆同一条街上的父母家。他的两个孩子还是学步的小孩。汤姆早上4点起床,喝杯咖啡,不吃早饭就开着他的野马在漆黑的夜色里跨过波托马克河,穿过安提耶坦国家战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一个天使11月27日,星期一,1000小时汤姆·盖斯伯特把底片印在8寸宽10寸长的光面纸上,往他上司彼得·贾令的办公室走去。他拿着照片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下楼,穿过一道安全门,在感应器上划了一下他的身份证,进入一个拥挤了很多房间的地方。他朝一个士兵点点头–USAMRIID到处都是士兵,忙着自己的事情–上了一层楼,经过墙上张贴着世界地图的会议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杜莎[1]11月27日,星期一,0700小时感恩节过后的周一清晨,汤姆·盖斯伯特穿着蓝色仔裤、法兰绒衬衫和牛仔靴去上班,算是对在树林里渡过的时光的一个纪念。他急着去查看那一小片死的猴细胞,那是他出去打猎前从小烧瓶里收集的。他想在电子显微镜下看看细胞,试着找到猴子感染猴出血热的图像上的证据。那一小片就是一个点儿,和烤面包屑的大小差不多,被包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感恩节11月20至25日对南希和杰瑞·贾克斯来说,这是这辈子最难过的感恩节。11月22日,周三,他们把孩子放到家庭面包车里,连夜赶往堪萨斯。杰米现在12岁,杰森13岁。孩子们都习惯了长途开车去堪萨斯,睡得很踏实。杰瑞在弟弟被谋杀后就几乎丧失了睡眠的能力,南希也醒着陪他,两人交换开车。他们在感恩节当天到达威奇托,和南希的父亲–柯蒂斯·邓恩吃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暴露11月17日,星期五托马斯·盖斯伯特是研究所的实习生,相当于学员。他27岁,有着高高的个子和深蓝的眼睛,有点儿长的棕色头发中分,披散在额头上。盖斯伯特是个有经验的渔夫,打枪也百发百中,经常在树林里呆很长时间。他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牛仔靴,喜欢无视权威。他是个本地男孩,就在德特克要塞附近长大。父亲是研究所的首席建筑工程师,就是修理和运转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进入第三级1989年11月13日,星期一到周一早晨,解剖O53猴子的第二天,丹·戴尔加德决定把猴子的问题报告给在德特克要塞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他听说过那里有能诊断猴子疾病的专家,他想得到确诊。德特克要塞在雷斯顿西北一小时车程的地方,波托马克河的另一边。戴尔加德最后和一位文职病毒学家彼得·贾令通了电话,贾令有熟悉猴病毒的名声,他们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