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一个女人兼士兵 1983年9月25日,1800小时 马里兰州瑟蒙特,一个典型的美国小镇,查尔斯·莫奈死去近四年后的一个晚上。卡托克廷山是阿巴拉契亚山脉纵穿马里兰州南北的一条山脊,现在山上的叶子已经开始焕发出淡淡的黄色和金色了。十几岁的孩子沿着小镇的街道慢慢开着他们的皮卡车,寻找可能发生的事情,幻想着夏天还没有结束。空气里有些许秋天的味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诊断 大卫·西尔维尔斯坦住在内罗毕,但他在华盛顿特区附近也有一栋房子。最近夏季里的一天,他生意上有些事来美国,我就在离他家不远的商业中心的咖啡馆里和他见了一次面。他坐在一张小桌旁,对我谈起了莫奈和穆索克的案子。西尔维尔斯坦个子瘦小,四十多岁快五十岁的样子,戴眼镜,留一撇小胡子,目光锐利。尽管是个美国人,他说话却带着斯瓦西里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跳跃者 1980年1月15日 护士和助理推着运送病人用的轮床跑过来,把查尔斯·莫奈抬上去,推到了内罗毕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扬声器里传出对医生的呼叫:重症监护室有一位病人在出血。一个叫谢姆·穆索克的年轻医生跑来了现场。穆索克医生是个充满活力的人,热情而有幽默感,被很多人认为是医院里最优秀的年轻医生之一。他经常工作很长时间,对紧急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篇是翻译类作品。 致命地带 一个恐怖而真实的故事 理查得·普雷斯顿 杀人病毒从热带雨林的深处悄悄走近了人类。 本书描述的是1967年到1993年之间发生的事件。本书里病毒的潜伏期小于24天。被病毒感染的人以及与他们有过接触的人都没有在潜伏期过后受到感染或把病毒传染给他人。本书提到的活着的人都没有传染性疾病。这种病毒不可能独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年没见,黄毅微微有些发福,气质倒越发成熟沉稳,却掩不住眼角唇边的意气风发。周蔚仔细看他,觉得他眼睛还是很有神采,手指也还细长干净,和学生时代变化不大。周蔚握住黄毅的手,觉得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有些喘不上气来,眼睛也湿了。 “你没变。”黄毅笑笑对周蔚说,还是那个有点儿羞涩的笑,就象周蔚第一次去黄毅家找他那次一样。 “是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08:24:56)
十九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韦庄《荷叶杯》 走在北京的街道上,周蔚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回来了。冬天里的北京街道和十几年前一样寒冷但人群熙攘。北风里的枯枝瑟瑟抖着,却挡不住浓烈的过节气氛,到处都是红色的灯笼、条幅和春联,小礼品店里还是那股熟悉的贺卡香气,只是周围林立的高楼已经改变了天际线。 住进爸妈家里还为她保留的那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08:24:43)
疼痛对周蔚来说还没什么,最主要的是她觉得后怕和绝望。如果她有什么内伤,如果她当时就被撞死了,又怎么样呢?那会儿还没有手机,她没带护照,没带学生证,没有朋友在身边,就是死了,谁知道呢?来美国那么多次她觉得孤独难过,但这一次她是真的觉得绝望而软弱,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就是那个周末,袁彬来看她,她给袁彬看了她身上的伤,问他:“你愿意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08:24:35)
第一学年结束,周蔚在暑假过后离开N城去纽约打工了。她已经决定去念MBA,但并不想放弃读了一半的这个鸡肋硕士学位。第一年的奖学金她攒了一些,但妹妹周蓝结婚的时候,她寄走了大部分。剩下的别说学费,连生活费都不够一个月的。 说起妹妹的结婚也让周蔚吃惊,周蓝最后并没有嫁给和她相爱了这么多年的赵维,而是在工作单位找了一个和赵维截然相反的人。赵维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08:24:26)
1月里的一天,N城下了几十年不遇的大暴风雪。那天周蔚刚从纽约送父母回来没多久,袁彬来看她。他们俩和周蔚的室友张欣以及张欣的男朋友宋伟一起躲在周蔚他们宿舍看电影。张欣和宋伟也是和他们一拨来的助教,因为寂寞而走到了一起。周蔚其实来美国以后最佩服的就是张欣了,国内名牌医学院毕业的,只比她大一点儿,却非常成熟,做事稳重而冷静,一看就是标准当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08:24:17)
晚上9点多袁彬才打来电话,说他小组一起做一个项目,没有按时结束。其实周蔚也知道是借口,但她觉得自己就像个鸵鸟一样,现在什么都愿意相信,只要能不让自己那么孤独。 在周蔚和袁彬摊牌后的第三天晚上,吃过晚饭,周蔚正想去图书馆,袁彬来了。周蔚为了前一天晚上袁彬的爽约还有些生气,不想开口理他。周蔚不说话,袁彬也沉默着,小小的房间里,空气显得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