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每年晚春初夏,Kemp'sRidley海龟都会到PadreIslandNationalSeashore产卵,到仲夏,小海龟就孵出来啦。因为这种海龟是世界上最珍稀的海龟品种之一,NationalSeashore的工作人员都是把蛋收集起来,集中孵化,再人工放回墨西哥湾里去。这个放小海龟的活动就成了每年夏天PadreIsland的一个重要节目。网上有个热线电话,脸书上也有随时更新,因为每次海龟的孵化时间只是个估计,要头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9年夏
军方总是很难决定如何对待南希·贾克斯和杰瑞·贾克斯。这对军官夫妇有着相同的军衔,隶属于同一个小军团,兽医团。如果他们中的一个(那个妻子)已经受过使用太空服工作的训练,你把他们派遣到什么地方才好?结果,军方把贾克斯夫妇派遣到位于马里兰州阿伯丁附近的化学防御研究所。这对夫妇卖掉了他们的维多利亚式房子,带着他们的动物和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深入尤金·约翰逊坐在德特克要塞一个鸭子池塘旁的野餐桌前,身体前倾,盯着我。这是仲夏的一个热天。他戴着太阳镜,把粗大的胳膊肘搁在桌上,摘下太阳镜,揉了揉眼睛。约翰逊身高6英尺2,可能有250磅。他的眼睛是棕色的,深陷在带胡须的脸上,下眼睑带着黑眼圈。他看起来很疲倦。“彼得·图凯打电话告诉我那男孩去过基特姆洞。”约翰逊说:“我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卡蒂诺1987年9月就象埃博拉一样,马尔堡媒介的秘密藏身地也是未知的。马尔堡在查尔斯·莫奈和谢姆·穆索克医生身上爆发后就销声匿迹了,无人知道它去了哪里。它好像从地球表面消失了,但病毒是永远不会离开的,它们只是藏起来了。马尔堡病毒还继续在非洲的动物和昆虫等等储存宿主身上周期性的发生着。1987年9月的第二天,大约是晚饭时间,USAMRIID的文职生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卡尔·约翰逊在与同事第一次分离了埃博拉病毒两天后,即出发去往非洲,同行的是C.D.C.的另两名医生,以及17箱用具。他们试图努力控制扎伊尔及苏丹的病毒(病毒在苏丹的爆发还在继续)。他们先飞到日内瓦,和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接触。他们发现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的爆发所知甚少。于是C.D.C.的医生整理了他们的设备,装了更多的箱子,准备前往日内瓦机场,从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北京讲究过生日吃一碗打卤面,这个方子就是老爸这个老北京教给我的:用料:五花肉、葱段、姜片、大料、葱花、花椒、水发木耳、香菇、(黄花菜)、鸡蛋、自己喜欢的蔬菜(西红柿、小白菜、蘑菇等)做法:1.五花肉(带皮最好)洗净后用开水焯一下,再换水煮到六成熟,煮时可加料酒、姜片。2.捞出切一寸见方小片,放回原来的煮肉汤内。加葱段、姜片,两粒大料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杀死了修女,但很显然这东西是会复制的,而且疾病的征兆和症状是不容令人冷静思考的。不能令人冷静的还有丛林里传出的流言。流言说这种东西已经清洗了刚果河上游的所有村庄。这些流言是不实的。病毒其实是有选择地袭击一些家庭,但没人了解这一点,因为从上游来的新闻被扼杀了。金沙萨医院的医生检查了修女的病例,开始怀疑她死于马尔堡或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埃博拉河1976年夏–秋1976年7月6日,苏丹南部离埃尔贡山西北500英里,接近中非雨林手指状边缘的地方,一个被搜寻埃博拉病毒的人称作Yu.G的人进入休克状态,而后死于身体各个开口的出血。人们用姓名的开头字母称呼他。Yu.G先生是一种未知病毒爆发后所验明的第一例,即标志案例。Yu.G先生是一个叫恩扎拉的镇子上棉花厂的仓库管理员。恩扎拉的人口在这几年有所增长&ndas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保持干净利落,南希想。不要血,不要血,我不喜欢血。每次我看到一滴血,我就看到十亿个病毒。暂停一下,冲洗;暂停一下,冲洗。慢下来,看看托尼的太空服,检查一下。 你需要检查同伴的太空服,看是否有任何小洞或裂口,就像妈妈看着自己的孩子,经常检查隐蔽的地方,看是否一切都还好。 同时约翰逊也在查看南希,看她是否做错任何事,使用工具是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完全浸入 1983年9月26日1330小时 他们站在一条狭窄的用炉渣砖砌成的走廊里,走廊两边通向不同的房间。致命地带像个迷宫,墙上垂下黄色的通气软管。天花板上有盏频闪报警灯,一旦通气系统停止运作,这盏灯就会被触发。墙上涂的是又厚又粘的环氧涂料,而且所有电源插座的边角都被塞上了粘性材料。这是为了密封所有的缝隙和孔洞,使致命病毒不至于飘荡在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