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卡尔·约翰逊在与同事第一次分离了埃博拉病毒两天后,即出发去往非洲,同行的是C.D.C.的另两名医生,以及17箱用具。他们试图努力控制扎伊尔及苏丹的病毒(病毒在苏丹的爆发还在继续)。他们先飞到日内瓦,和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接触。他们发现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的爆发所知甚少。于是C.D.C.的医生整理了他们的设备,装了更多的箱子,准备前往日内瓦机场,从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北京讲究过生日吃一碗打卤面,这个方子就是老爸这个老北京教给我的:用料:五花肉、葱段、姜片、大料、葱花、花椒、水发木耳、香菇、(黄花菜)、鸡蛋、自己喜欢的蔬菜(西红柿、小白菜、蘑菇等)做法:1.五花肉(带皮最好)洗净后用开水焯一下,再换水煮到六成熟,煮时可加料酒、姜片。2.捞出切一寸见方小片,放回原来的煮肉汤内。加葱段、姜片,两粒大料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杀死了修女,但很显然这东西是会复制的,而且疾病的征兆和症状是不容令人冷静思考的。不能令人冷静的还有丛林里传出的流言。流言说这种东西已经清洗了刚果河上游的所有村庄。这些流言是不实的。病毒其实是有选择地袭击一些家庭,但没人了解这一点,因为从上游来的新闻被扼杀了。金沙萨医院的医生检查了修女的病例,开始怀疑她死于马尔堡或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埃博拉河1976年夏–秋1976年7月6日,苏丹南部离埃尔贡山西北500英里,接近中非雨林手指状边缘的地方,一个被搜寻埃博拉病毒的人称作Yu.G的人进入休克状态,而后死于身体各个开口的出血。人们用姓名的开头字母称呼他。Yu.G先生是一种未知病毒爆发后所验明的第一例,即标志案例。Yu.G先生是一个叫恩扎拉的镇子上棉花厂的仓库管理员。恩扎拉的人口在这几年有所增长&ndas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保持干净利落,南希想。不要血,不要血,我不喜欢血。每次我看到一滴血,我就看到十亿个病毒。暂停一下,冲洗;暂停一下,冲洗。慢下来,看看托尼的太空服,检查一下。 你需要检查同伴的太空服,看是否有任何小洞或裂口,就像妈妈看着自己的孩子,经常检查隐蔽的地方,看是否一切都还好。 同时约翰逊也在查看南希,看她是否做错任何事,使用工具是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完全浸入 1983年9月26日1330小时 他们站在一条狭窄的用炉渣砖砌成的走廊里,走廊两边通向不同的房间。致命地带像个迷宫,墙上垂下黄色的通气软管。天花板上有盏频闪报警灯,一旦通气系统停止运作,这盏灯就会被触发。墙上涂的是又厚又粘的环氧涂料,而且所有电源插座的边角都被塞上了粘性材料。这是为了密封所有的缝隙和孔洞,使致命病毒不至于飘荡在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自从学习了紫色公主的蒸馒头四大秘诀,尤其是揉面的手法和蒸锅留缝隙的方法以后,终于也可以次次蒸出漂亮的馒头、包子了。今天就做了韭菜猪肉馅儿的包子和生煎。而且以前我生煎中间开盖放葱花和芝麻都会导致包子一下塌下去,今天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多谢大师指点啦!好开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300小时 南希一早上都在办公室里写论文。吃过午饭,她摘掉了订婚戒和婚戒,把它们锁在了书桌抽屉里。南希在托尼·约翰逊的办公室停了一下,问他是否准备好去埃博拉实验室。他们下了楼梯,沿着一条走廊到埃博拉实验室组。只有一间更衣室通向埃博拉实验室,托尼·约翰逊坚持让南希·贾克斯先进去更衣,他过一会儿再进。 更衣室很小,屋子里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上个礼拜蒸的一锅全麦奶黄包: 下一锅奶黄馅不够了杂拌儿:有下一锅杂拌儿:奶黄、豆沙、花生酱,还有一个馒头[偷笑]。 跟同学学的牛肉粒炒饭,很香,小朋友特别喜欢吃里面的肉肉。 烤鸭的油做了鸭油葱花儿饼,顺便烙了两张芝麻酱糖饼,还是糖饼好吃????。 凉拌菠菜,大家都会做的: 牛奶面包,换了1/4的面粉和牛奶为紫山药泥,比纯牛奶面包要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埃博拉项目 1983年9月26日 第二天早上,南希·贾克斯在四点钟醒了过来。她怕吵醒杰米,轻轻地起了床,冲个淋浴,穿上制服。她穿的是裤管带黑色条纹的绿军裤,绿色的军衬衫,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寒冷清晨,她套上了黑色的军队毛衣。毛衣上的肩章显示着少校和金色的橡树叶标志。她喝了一罐健怡可乐使自己清醒,然后爬上楼梯到屋子阁楼的书房。 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