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感恩节11月20至25日对南希和杰瑞·贾克斯来说,这是这辈子最难过的感恩节。11月22日,周三,他们把孩子放到家庭面包车里,连夜赶往堪萨斯。杰米现在12岁,杰森13岁。孩子们都习惯了长途开车去堪萨斯,睡得很踏实。杰瑞在弟弟被谋杀后就几乎丧失了睡眠的能力,南希也醒着陪他,两人交换开车。他们在感恩节当天到达威奇托,和南希的父亲–柯蒂斯·邓恩吃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暴露11月17日,星期五托马斯·盖斯伯特是研究所的实习生,相当于学员。他27岁,有着高高的个子和深蓝的眼睛,有点儿长的棕色头发中分,披散在额头上。盖斯伯特是个有经验的渔夫,打枪也百发百中,经常在树林里呆很长时间。他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牛仔靴,喜欢无视权威。他是个本地男孩,就在德特克要塞附近长大。父亲是研究所的首席建筑工程师,就是修理和运转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进入第三级1989年11月13日,星期一到周一早晨,解剖O53猴子的第二天,丹·戴尔加德决定把猴子的问题报告给在德特克要塞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他听说过那里有能诊断猴子疾病的专家,他想得到确诊。德特克要塞在雷斯顿西北一小时车程的地方,波托马克河的另一边。戴尔加德最后和一位文职病毒学家彼得·贾令通了电话,贾令有熟悉猴病毒的名声,他们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1月4日,星期三猴舍的经理将会被称作比尔·伏特。伏特看着猴子死去,开始担心起来。11月1日,在这批猴子到猴舍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给丹·戴尔加德打了电话,告诉他最近从菲律宾来的这批猴子死亡很多,不正常。他数了,100只猴子里死了29只,也就是几乎三分之一的猴子都死了。同时,房子的供暖和空气处理系统也出毛病了。温控器坏了,供热不停。暖气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部猴舍雷斯顿1989年10月4日,星期三弗吉尼亚州雷斯顿市是华盛顿市以西10迈左右一个繁荣的小城,就在环路外边。秋天的时候,西风吹走空气里的杂质,从雷斯顿办公楼的高层可以看到坐落在国家广场中心的奶白色华盛顿纪念碑尖顶,后面是国会山的圆顶。雷斯顿是美国最早计划建起来的市郊,是美国人对理性设计和郊区繁荣信条的一个鲜明象征。稍稍弯曲的街道象拱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每年晚春初夏,Kemp'sRidley海龟都会到PadreIslandNationalSeashore产卵,到仲夏,小海龟就孵出来啦。因为这种海龟是世界上最珍稀的海龟品种之一,NationalSeashore的工作人员都是把蛋收集起来,集中孵化,再人工放回墨西哥湾里去。这个放小海龟的活动就成了每年夏天PadreIsland的一个重要节目。网上有个热线电话,脸书上也有随时更新,因为每次海龟的孵化时间只是个估计,要头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9年夏
军方总是很难决定如何对待南希·贾克斯和杰瑞·贾克斯。这对军官夫妇有着相同的军衔,隶属于同一个小军团,兽医团。如果他们中的一个(那个妻子)已经受过使用太空服工作的训练,你把他们派遣到什么地方才好?结果,军方把贾克斯夫妇派遣到位于马里兰州阿伯丁附近的化学防御研究所。这对夫妇卖掉了他们的维多利亚式房子,带着他们的动物和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深入尤金·约翰逊坐在德特克要塞一个鸭子池塘旁的野餐桌前,身体前倾,盯着我。这是仲夏的一个热天。他戴着太阳镜,把粗大的胳膊肘搁在桌上,摘下太阳镜,揉了揉眼睛。约翰逊身高6英尺2,可能有250磅。他的眼睛是棕色的,深陷在带胡须的脸上,下眼睑带着黑眼圈。他看起来很疲倦。“彼得·图凯打电话告诉我那男孩去过基特姆洞。”约翰逊说:“我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卡蒂诺1987年9月就象埃博拉一样,马尔堡媒介的秘密藏身地也是未知的。马尔堡在查尔斯·莫奈和谢姆·穆索克医生身上爆发后就销声匿迹了,无人知道它去了哪里。它好像从地球表面消失了,但病毒是永远不会离开的,它们只是藏起来了。马尔堡病毒还继续在非洲的动物和昆虫等等储存宿主身上周期性的发生着。1987年9月的第二天,大约是晚饭时间,USAMRIID的文职生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卡尔·约翰逊在与同事第一次分离了埃博拉病毒两天后,即出发去往非洲,同行的是C.D.C.的另两名医生,以及17箱用具。他们试图努力控制扎伊尔及苏丹的病毒(病毒在苏丹的爆发还在继续)。他们先飞到日内瓦,和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接触。他们发现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的爆发所知甚少。于是C.D.C.的医生整理了他们的设备,装了更多的箱子,准备前往日内瓦机场,从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