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净化12月7日,星期四南希·贾克斯早上四点被电话铃叫醒了。是她弟弟从威奇托医院的付费电话打来的。他说他们的父亲快不行了。“他情况非常非常不好,撑不下去了。”他说。他们的父亲心脏衰竭,医生问家人是否要采取极端的措施抢救生命。南希想了一下,告诉弟弟不要这样做。她父亲只有九十磅,皮包骨,过得痛苦而悲惨。她叫起杰瑞,告诉他她父亲今天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糟糕的一天12月6日,星期三过去几个日夜,陆军一名叫托马斯·科西亚泽克的科学家一直穿着太空服在四级实验室尝试研制血液及组织里埃博拉病毒的快速实验。他的实验成功了,叫做快速酶联免疫吸附实验,敏感且易于执行。他测试了米尔顿·弗兰提格的尿样和血样,没有埃博拉,他的尿和血对埃博拉实验没有反应。弗兰提格就是在草地上呕吐,现在还住在费尔法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内部星期二傍晚时间慢慢流逝,大家渐渐开始没有力气了。他们能看到日光开始消逝,因为通道两头的窗户开始暗下来。杰瑞·贾克斯让人们时不时地休息一下。大家疲倦地坐在地上,脸上没有表情,也有的在往注射器里灌药。同时,杰瑞走过每个人身边,评估大家精疲力尽的程度。“你怎么样?累吗?需要出去吗?”没人想要出去。楼里的小组和楼外的吉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2月4号–5号,星期一–星期二士兵们当天晚上没怎么睡觉,吉恩·约翰逊也是,他替“孩子们”害怕,他管士兵叫“孩子们”。他自己也曾经很害怕热媒介。有一次在扎伊尔,他在给老鼠抽血的时候用带血的针扎了自己,据信老鼠带有拉萨病毒(一种四级媒介),所以他们用飞机送他回研究所,把他在“监狱”里关了30天。“那次旅行可不好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91-探戈[1]1030小时,星期一丹·戴尔加德觉得他对整个局势都失去控制了。他给公司所有高级经理开了次电话会议,向他们通报了情况–两名员工病了,第二个人可能得的是埃博拉–他还告诉经理们,他主动把猴舍交给了陆军。他们肯定了他的行动,但希望把和陆军的口头协议书面化,而且,他们希望陆军同意对猴舍承担法律责任。戴尔加德接着给C.J.彼得斯打电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倒下一个人 戴尔加德看着这人在草坪上翻江倒海地吐,他觉得,用他自己的话说“吓死了”。现在,可能是第一次,灵长类兽舍危机的绝对恐怖第一次席卷了他。米尔顿·弗兰提格弯着身子,因为窒息而大声喘息。当他呕吐终于平息了,戴尔加德帮他站起来,带他进去,让他在沙发上躺下。现在有两名员工病了–贾维斯·普尔蒂因为心脏病恢复还在医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杰瑞·贾克斯会是第一个进入的人-先头侦察兵。他决定带他手下的一个军官,前绿色贝雷帽[1]马克·海恩斯上尉和他一起进去。马克是个矮小热情身材柔软的人,他曾在绿色贝雷帽的水肺潜水学校受过训,曾经在晚上从飞机上戴着水肺装置跳水到外海。(“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海恩斯有次对我说:“作为非军事人员,我不把用水肺潜水当作乐趣,我大部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王府井逛书店,就跑到新东安的六层来吃网红店:局气。前两年想吃局气都约不上,倒不是这家店口味有多好,但胜在实惠、时尚,装修又有北京味道。我们上午11:30到的,还等了20多分钟才进去。 门口的兔爷也算是红“人”儿了,不停有人来合影。 老牌匾: 坐在外交部街边儿上,小时候长大的地方: 桌上各种票证是上个世纪的影子: 烤鸭肯定要来点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三部击溃插入12月1日,星期五闹钟4点半响的。杰瑞·贾克斯起床,刮脸,刷牙,穿上衣服就出去了。小组会穿便服,大家不想引人注意。穿着军服和迷彩服的士兵套上太空服。。。会引起恐慌的。他到研究所的时候5点了,天还没有亮的意思。一群人已经聚集在楼侧泛光灯下卸货的地方。夜里有冰冻,他们的呼吸带着白气。吉恩·约翰逊,这场生物战争中的埃阿斯[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暑假回北京,当然要吃很多平常吃不到的好东东,记录一下那些忘不了的美食吧。 回去第二天就跟父母逛农贸市场,看到这些酱菜,选择太丰富了吧! 每次必去的天津百饺园,这是招牌菜:天津四小碗: 饺子确实好吃,薄皮大馅儿。馅儿的味道也好,咸鲜不腻,尤其是猪肉韭菜和猪肉茴香的。 和朋友聚会选了后海边上的烤肉季,作为老北京,以前居然从来没去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