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营地罗宾的妻子嘉丽·麦克唐纳是他的业务伙伴,经常和他一起陪客人去游猎。如果客人同意,麦克唐纳夫妇还会带上他们两个年幼的儿子。嘉丽20多岁,金发棕眼,清脆的英国口音。她是孩提时代父母带着来的非洲。我们坐两辆路虎旅行,嘉丽开一辆,罗宾开一辆。“在这个国家我们都是开两辆车,就怕一辆坏了。”嘉丽解释说。“这种事几乎经常发生。”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四部基特姆洞高速路1993年8月到埃尔贡山的路从内罗毕向西北延伸进入肯尼亚高地,在几乎触到非洲天际的绿色山峦里翻越攀爬。路通过小农场和一片片的雪松林,突然翻过山脊,好像要跳到天上,又进入碗状的黄色雾里,这是大裂谷。路下降到大裂谷里,穿越悬崖褶皱的拐弯,到达山谷底部,然后就散开在零星分布着金合欢树的稀树草原上。它沿着大裂谷底部的湖边,穿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90年3月,当雷斯顿发生第二次病毒爆发的时候,C.D.C.给猴子进口商加上了非常严苛的一系列限制,加强了测试和检疫程序。C.D.C.还暂时取消了三个公司的执照:黑泽尔顿研究产品、查尔斯河灵长类动物公司和全球灵长类动物公司,指责它们违反了检疫条例。(它们的执照后来又被恢复了。)C.D.C.的行动在后面几个月里有效地阻止了猴子进口到美国。黑泽尔顿的全部损失数以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危险的菌株1990年1月在华盛顿爆发的埃博拉病毒进入雨林里什么地方藏起来了。周期还在继续,如果病毒要维持它的存在,周期就必须一直进行下去。陆军在保证猴舍已经清理干净后就把猴舍归还给黑泽尔顿研究产品了。黑泽尔顿开始从菲律宾买更多的猴子,还是从马尼拉附近的同一个猴舍,进的货还是在棉兰老岛的雨林里逮到的吃螃蟹的猴子。不到一个月,1月中旬,C室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净化12月7日,星期四南希·贾克斯早上四点被电话铃叫醒了。是她弟弟从威奇托医院的付费电话打来的。他说他们的父亲快不行了。“他情况非常非常不好,撑不下去了。”他说。他们的父亲心脏衰竭,医生问家人是否要采取极端的措施抢救生命。南希想了一下,告诉弟弟不要这样做。她父亲只有九十磅,皮包骨,过得痛苦而悲惨。她叫起杰瑞,告诉他她父亲今天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糟糕的一天12月6日,星期三过去几个日夜,陆军一名叫托马斯·科西亚泽克的科学家一直穿着太空服在四级实验室尝试研制血液及组织里埃博拉病毒的快速实验。他的实验成功了,叫做快速酶联免疫吸附实验,敏感且易于执行。他测试了米尔顿·弗兰提格的尿样和血样,没有埃博拉,他的尿和血对埃博拉实验没有反应。弗兰提格就是在草地上呕吐,现在还住在费尔法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内部星期二傍晚时间慢慢流逝,大家渐渐开始没有力气了。他们能看到日光开始消逝,因为通道两头的窗户开始暗下来。杰瑞·贾克斯让人们时不时地休息一下。大家疲倦地坐在地上,脸上没有表情,也有的在往注射器里灌药。同时,杰瑞走过每个人身边,评估大家精疲力尽的程度。“你怎么样?累吗?需要出去吗?”没人想要出去。楼里的小组和楼外的吉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2月4号–5号,星期一–星期二士兵们当天晚上没怎么睡觉,吉恩·约翰逊也是,他替“孩子们”害怕,他管士兵叫“孩子们”。他自己也曾经很害怕热媒介。有一次在扎伊尔,他在给老鼠抽血的时候用带血的针扎了自己,据信老鼠带有拉萨病毒(一种四级媒介),所以他们用飞机送他回研究所,把他在“监狱”里关了30天。“那次旅行可不好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91-探戈[1]1030小时,星期一丹·戴尔加德觉得他对整个局势都失去控制了。他给公司所有高级经理开了次电话会议,向他们通报了情况–两名员工病了,第二个人可能得的是埃博拉–他还告诉经理们,他主动把猴舍交给了陆军。他们肯定了他的行动,但希望把和陆军的口头协议书面化,而且,他们希望陆军同意对猴舍承担法律责任。戴尔加德接着给C.J.彼得斯打电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倒下一个人 戴尔加德看着这人在草坪上翻江倒海地吐,他觉得,用他自己的话说“吓死了”。现在,可能是第一次,灵长类兽舍危机的绝对恐怖第一次席卷了他。米尔顿·弗兰提格弯着身子,因为窒息而大声喘息。当他呕吐终于平息了,戴尔加德帮他站起来,带他进去,让他在沙发上躺下。现在有两名员工病了–贾维斯·普尔蒂因为心脏病恢复还在医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