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5-28 09:48:46)
老家人说的毛豆其实就是黄豆,大概是因为豆荚外有一层绒毛的缘故。这两天听打贸易战,说起黄豆,也就来说说我吃过的吧。老家的气候可以收获好几轮毛豆,但是应该是暑假期间最多,因为我总记得被老妈打发了搬个小板凳去后门口剥毛豆,搞得手指甲里全是毛,甚是厌恶,但是因为剥得的豆子又极好吃,所以不情愿归不情愿,活还是照干。偶尔老妈也会做盐水毛豆,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25 09:55:42)
老家人其实并不经常吃河蚌,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从河蚌里挖出过珠子来的,偶尔捕到一两只也多半是连壳砸碎了喂鸭子,反正它们是来者不拒。记得它们大概是因为看乡下草头班子演的哪吒闹海之类的戏文。扮演河蚌精(这应该是海里的蚌了)的演员们每人在身上背两片大蚌壳样的东西,然后列队在舞台上跑动,两个胳膊一伸一缩就好像蚌壳在一开一合的样子,蚌壳周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相比较鱼而言,在老家人眼里螺蛳就是极容易得的河鲜了,因为大清早去河埠头往下看保证满眼都是它们尖尖的尾巴,密密麻麻的竖立在水面上下的那几级台阶上。照老妈的说法,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捡回来半淘米箩。如果再想要多点,傍晚的时候扔几大片棕榈树叶子在河埠头的水面上就好了,第二天早上基本上每条裂缝处都会爬着螺蛳,拖上岸来往盆子里捋就可以了。说到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5-13 11:42:17)
老家人吃鱼都是现买现烧,极少有养过夜的,鲫鱼算是特例,当地方言里有一个词叫“水缸鲫鱼”既是证明。那个年代没有自来水,洗洗涮涮多用河水或者井水,喝的水就靠屋檐底下的几个大水缸接的雨水,我们称之为天落水,也就是直接从天上降下来的水。虽然不能和孙猴子用黄金盏白玉盘接来的无根之水相比较,但是也是很干净的了,坏处是干旱季节水缸不能时时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12 19:49:23)
老家人说小婴儿胖乎乎的可爱常用“肉骨墩墩”这个词来形容,好玩的是还有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小鱼,叫肉骨墩。据说这鱼长最大也就跟一粒大蚕豆一样,形状也很像,背部的鱼鳞带点黄绿色,嵌着几条黑色斑纹。妈妈一般都把它们稍微煎一下,加进去咸菜一起煮,出锅的时候鱼的表皮有点焦香,骨头都是苏软的,所以小孩子们大多是一条一条的往嘴巴里送。不好的地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2 19:46:32)
比之乌泱乌泱的厂鱼,另外一种叫白条的鱼就稀罕的多。这种鱼身形和厂鱼相似,因为浑身银白又不似厂鱼那么细条,因此优雅中颇带着点富贵神气,又因为嘴部微微上翘,老家人给了个诨号叫”翘嘴白条”。因为肉质鲜美,白条颇受大人们的喜欢,但是在我们小孩子眼里白条的鱼骨细且致密,每每有卡喉咙的危险,实在是不值得的。一般来说白条的体重大约在两三俩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2 11:11:59)
除了这些数得上的,河里自然有各类的杂鱼,譬如厂鱼(据说学名叫鲦鱼)。记得这种鱼主要是因为夏天的时候河里总是很多,一般只有半筷子长,细细的,大概和萝卜干差不多粗。下雷阵雨之前,天气特别闷,他们就一群一群浮在水面上,看到有人影晃动,就嗖的一下都钻到下面去。村里的人也多在这个时候去捞,据说有老太太去河边淘米洗菜,顺手就能抄起半淘米箩,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1 17:41:21)
说到青鱼就让我忍不住想说说鱼膘,惭愧的是鱼膘的膘字拼了半天也找不到,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又念了白字了。果不其然,应该是鱼(biao),而我一直说成是鱼(piao),只好自嘲又认字一个。话说鱼鳔的大小都因鱼而定,鱼越大自然鱼膘越大,而家里平日里吃的都是小鱼,那鱼膘最多像一节花生那么大,但是青鱼的就不一样了,大的可以和妈妈的手掌一般长。碰到这样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1 11:35:42)
除了胖头鱼和鲢鱼,四大家鱼里还有青鱼和草鱼,但是在老家人口里这两个称呼经常是混的,譬如老爸就不怎么分得清,因为这两种鱼长得实在是很像,身子都是圆鼓鼓的,像个棒槌,头部也都和乌鱼很像。当然妈妈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哪个是吃草,也就是草鱼,她称为草青,然后哪一种又是吃螺蛳的,就是青鱼,又叫螺蛳青。她说螺蛳青的身子颜色更深一些,牙齿很锋利,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了那么多胖头鲢鱼,也该说说真的鲢鱼了。大概是因为鲢鱼实在太常见了,现在总不大受人待见,譬如说祭祀的时候,那肉质比它粗糙的多的鲤鱼被恭恭敬敬摆在香案旁边,就因为鲤鱼有一身泛点金光的鱼鳞;冬日里晒鱼鲞(其实就是鱼干),也是黑不溜秋的青鱼比较受欢迎,因为鲢鱼的身子相对单薄,照老妈的说法是一晒干就剩下一张鱼皮了,包着一副骨架子;到后来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