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凡是没见过的植物,总是忍不住凑过去看,所以总是笑话自己少见多怪,心里却是欢喜的。刚看到的时候其实是惊讶于她的叶子,后来才知道叫缅雪花,又叫戟叶鸡蛋花戟叶鸡蛋花的花茅草见得多,斑茅是第一次见刚接手那一小块菜地的时候就这个长得高兴,还以为是芋头呢,高高兴兴挖了好一会儿才有邻居过来说这是野芋,又叫大象耳朵。据说当地有人吃叶子和杆子,更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乍一看以为是野菊花呢,稍微细看就知道不是了。也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同,只是一种感觉。这大概和第一次见一个人同理。后来知道她叫紫菀,和菊花是同科不同属,还有个挺诱人的别名叫还魂草。牛角瓜的瓜没看到,且看看花吧,别名叫断肠草,有点怕怕另一个颜色的牛角瓜某种牵牛花吧,花很柔弱的样子,看她长的地方就知道她是多么顽强了。紫叶拟美花和之前见过的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漂亮的花们,或枝或叶或根或花,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毒性,难道真是蛇蝎美人儿?好在中医讲究以毒攻毒,大概都可以入药吧,我猜的。不管佛肚树的名字起自哪里,我且认为是因为她的颜色和形状像及了佛前七宝之一的珊瑚吧。这张是不是更能看出形状呢?琴叶珊瑚的颜色也一样的美丽,和佛肚树还是一个属的,只是名字不怎么样,称为麻风树属。铁海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一阵经过一个著名的私立学校,发现两条马路边的围墙上密密麻麻的种着火龙果,很是激动,看多了才知道大概只是霸王花而已,吃果子是无望的了,好在花也一样的好看。漆黑的火山岩石堆起来的围墙上密密的枝条即将盛开的花苞花开的样子1花开的样子2花开的样子3盛开的花朵花谢了的样子结下的小果子这才是火龙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好像看到过有人争论“明日黄花”还是“昨日黄花”,不但引经据典,甚至还上升为逻辑问题。我就不费这个脑子了,反正是我曾经遇见的,无论昨天,前天,还是大前天,她们都会在我的心里,无论今天,明天与后天,不是吗?黄槐决明,据说花有清热去火的功效。我就总琢磨这些个豆子能不能吃。美人蕉是寻常,可惜美人不是粉花金虎,名字很吓人也可爱马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9 14:07:06)

早几年就注意到了那些金黄色的小果子,似乎今年才与她有缘一样。下雨的天里居然看到了花开,是深深浅浅的紫,衬着还略略带点绿色的果子,很安静的样子。再见的时候便又是满树的金黄,阳光下分外的温暖。只可惜凑的太近,看到了炸裂的果子,血样的红,想来也很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经常见到摘下来的花,很浓的香味,果子居然很好看,所以贴在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同颜色的扶桑 不同颜色的鸡蛋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直以为是棵凤凰木,或者合欢,因为周围其他的都是,前一阵开出花来居然很不一样,可惜查不到名字,如果你知道,请告诉一下,谢谢先。 Oct30更新 感谢形色上的“小样的米洛可”认出了她。 总状垂花楹 别名:黄金葡萄树 学名:Colvillearacemosa 英文名:Colville’sGloryTree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殊兰夜香树山牵牛玉叶金花金叶拟美花还有一个不知名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