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31 17:21:22)

从专卖店买了一双鞋,店家送给我一只鞋拔子。看着眼前这只鞋拔子,仿佛见到久违的朋友,熟悉而亲切。 小时候,我家也有一只鞋拔子,那是母亲拥有、家人共用的一个小物件,是穿新鞋时的辅助工具。小时候的鞋都是母亲手工制做,新鞋刚上脚时很紧巴,这时就需要鞋拔子帮忙。鞋拔子一般三寸来长,一寸来宽,长凹,一头稍窄,另一头稍宽。穿鞋时要先把鞋拔子大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26 03:22:03)
打点行装,离家远行。行前,母亲送给我一缕绵线。这是一缕普通的绵线,是我小时候,母亲做棉被时常用的那种。线有点粗,也不很白。我有些不解:“这线,做什么?”母亲只说:“拿上吧。”我接过线,收进行囊。 花谢花开,冬去春来,终于与母亲相聚。久别盼重逢,重逢日匆匆。转眼,又要收拾行囊。母亲再次递给我一缕绵线。这一次,我无需多问。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30 13:21:56)

《春天》 春天,是明媚的阳光下草地上的冰消雪退 春天,是碧蓝的湖水随风轻起的涟漪 春天,是远处高高的树梢现出的一抹鹅黄 春天,是去年入冬前埋下的郁金香倔强地拱出地皮 春天,是小径边池塘里的野鸭戏水 春天,是毛绒绒的鹅宝宝眼中对世界的好奇 春天,是林中的野鹿由土灰变成醒目的棕黄 春天,是清晨窗外树上的鸟儿喳喳叽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5-28 15:30:42)
我娘是我大爷的妻子,我爸爸的嫂子。我们管大爷的妻子叫“娘”,管叔叔的妻子叫“婶”。我大爷去世早,生我那年走的,我没见过。我娘有个儿子,早已成年却未娶妻,跟我娘娘儿俩一起过日子。我娘家与我家有一河之隔,我娘家在河东,我家在河西。从我家去我娘家要出门往北绕经小土桥,再往南穿过远房三娘、大婶和五婶的院子,路过一台碾子,就到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5-14 19:20:44)

外出散步,路过池塘。池塘里有一对野鹅轻浮在水面上,悠闲地荡来荡去。我未久留,沿着小径自顾走路。 兜了一大圈,回到池塘边,见池塘里多了一只野鹅。只是,这后来的一只远远地在池塘的另一边,与先前那一对相隔甚远,看上去多少有些孤单。终于,后来的这只似乎捱不住寂寞了,从那边游过来,仿佛想加入这边的两只。快靠近时,这边两只中的一只野鹅突然飞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4-21 07:23:41)

带二宝到水族馆游玩,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一只大大的蓄笼。这只镂空的蓄笼,口小、肚大,足有七、八十公分长,静静地俯卧在展台上。在这只蓄笼跟前,我驻足良久…… 小时候,我家也有一只蓄笼,那是父亲从一位亲戚家找来的。蓄笼是由藤条编的,样子和眼前这只差不多,只是个头更瘦小一些。那时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河水时涨时落,常常可以看到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4-14 07:39:06)
又是一个久远的故事。那时,我们还在生产队。母亲收工回家,快到家的时候,天下起了雨。街上,一个年轻的女孩在奔跑。与母亲擦肩而过时,母亲摘下头上的草帽,顺手扣在姑娘的头顶上。姑娘先是一愣,接着说:“您还需要戴哪。”母亲往路旁一指:“我马上就到家了。”“那我怎么还您呢?”“不用还了。”其实那是一顶母亲戴了多年的草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二宝放春假,一家人相约去外地游玩。飞机到达目的地,已是夜里11点多。先我们到达的大宝已经租了车,入住酒店,然后开车来机场接我们。 离开机场,上了高速,很快到了一个收费站。收费亭里站着一个年轻小伙子。大宝伸手把钱从车窗递过去。小伙子认出大宝:“伙计,你好快呀,这么会儿就回来啦!”小伙子一开口,大宝也认出了他:“嗨,你刚才是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07 06:02:52)
清明时节雨纷纷, 梦里梦外念故人。 幺女不能坟前祭, 万里追昔忆双亲。 乍暖还寒冬未尽, 向阳花草已报春。 轻风拂过春枝舞, 冰消雪融万象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31 09:10:44)
儿子是个“小财迷”,老想着自个儿能挣钱。听说我们所在的城市送报需要年满11周岁,于是就盼着自己快快长到11岁。终于盼到了11岁,儿子让我带他到当地一家报社去“申请工作”。按要求填了申请表,被告知等有了空缺就跟我们联系。等了好久没回音,打电话询问,人家说“还没有,继续等吧。”这一等,两年过去了。 七年级那年,有一天放学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