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女奥蒾

客家女*奥蒾,潮汕人,是个半汕客。现居住澳大利亚。理工女,喜欢写写,喜欢背包旅行。
博文
《记2018昆州潮汕美食节》春到昆州百花荟,乡亲缘聚潮汕会。熙熙攘攘美食节,国宴哪有潮菜美?2018.09.16写于澳洲家中,今天去布里斯班参加了昆州潮汕第二届美食节,总共87道美食,尝了那么多,饱了眼福,非常开心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07 19:15:39)
我一直以为,一般像我这样农村长大的人才会迷信,才会相信鬼神的存在。自从我最近遇见“鬼”之后,我发现,其实我身边有好几位从大城市来的人比我更迷信。 知道我在澳洲鬼节“见鬼”的事之后,有的朋友问我今年是不是我的本命年呀?有的叫我应该赶快去找人算一下命等等。最感动的是一位年长的大姐和一位98岁的老奶奶见到我的手受伤了的时候,赶快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31 20:38:08)

春天您早,欢迎您来到我们南半球的家园!我和我院子里里外外的花草树木盼望春天您的到来已经有好久好久了。今天是今年澳洲春季的第一天,满怀欢喜拥抱春天的同时,我有很多理由需要郑重其事地祭拜一下今年春天的降临。 今年干旱的澳洲冬季,草地枯黄,花儿深藏。澳洲的农牧民盼雨盼得焦头烂额,牛羊马饿得肚子呱呱叫。今早起来看到树叶上带了点露珠,草地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们中国的鬼节是在农历七月,澳洲用公历,那澳洲的鬼节不就是公历7月么? 在红旗大长大的我,又是一个理工女,本来不应该迷信的。可是最近的一些经历,使我很迷惑,我不得不相信鬼的存在。因为在今年澳洲的鬼节,我不但遇见了鬼,还到鬼门关走了一趟。 今年这个鬼节我真的不堪回首,通往鬼门关路上的风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我把这些都记录在最近一篇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手术有大有小,小则无恙,伤个皮毛而已。大的则另论了,特别是那些需要全身麻醉的手术,我认为都是让人在鬼门关走一回。那些手术室,有多少人去了回来不是遍体鳞伤,就是惨不忍睹,或者痛苦不堪,又有多少人有去无回,当然也有很多人获得了重生的机会。那些通往鬼门关的道路,有的崎岖,有的平坦,风景各异。今天我想分享的是我最近在通往鬼门关路上的亲身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8-16 16:30:19)
《盼潮汕美食节》 文/潮汕客家女*奥蒾 思念家乡千百回, 归途遥遥路颠沛。 何物能抚思乡绪? 粿条肉丸家乡味。 2018.08.17写于黄金海岸家中,昨天报名了参加9月16日的昆州潮州美食节,感慨良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0 19:10:14)
有读过我最近两篇文章的朋友也许记得,上个月中我摔倒,伤了手腕,断了两根骨头。相信朋友们身边这种事常有发生,本来也算不了什么。我自己开始也认为这样,可是没有想到我的不够重视差点使我失去了我的五个手指。这里就写一下我的“非洲手”形成过程和教训,希望大家以此为戒。 记得摔倒那个星期六下午,离开巴伦港中心医院的急诊部回家之前时,医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8-08 22:35:01)
我上一篇文章说到,“吃茶”是潮汕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实际上,在潮汕人的生活中,一离不开茶,二离不开糜。 糜,是古汉字。古书的解译是:“糜,煮米使烂也。”糜,简单来说,也就是普通话里说的“稀饭”。不过,潮汕的糜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稀饭。糜,是潮汕美食的精髓。糜,养育了世世代代潮汕人。吃糜不但是潮汕人的一种生活习惯,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6 21:45:56)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我们潮汕的工夫茶。那你知道吗?潮汕话其实不说“喝茶”,我们叫“吃茶”,可见喝茶和吃饭睡觉一样重要了。潮汕人把茶叫做“茶米”,茶在潮汕人心目中就像米一样,足以看到潮汕人嗜茶如命,茶与米的不可分了。客家话也叫”吃茶”,“茶米”.在潮汕人家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有一套功夫茶具,每天必定要喝上几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4 01:20:35)
(续‘一个阳光突然消失的星期六中午’)也许是听见我的大叫声,也许是看到了我摔倒在地上,路上有好几个人跑了过来,有的关心询问,有的安慰,有的献策,有的试图帮我先生拉起我,那种钻心的痛,使我不得不选择继续坐在地上平静多一会。过了好一会,我才能站起来,跟先生去了附近拜伦港新开的中心医院。我们到达医院急诊处时,排在我前面只有一个老先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