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白色在中国有两个释义:丧事白和观音白。一死一生,一悲一喜,看似矛盾,其实统一:死亡后和出生前都是空白。鹿也寄托两种情思:淫靡柔弱和国之至宝。这两个似乎不大搭。白鹿是神物。白嘉轩绘声绘色地给何县长讲过:原上本来贫瘠,后来一只白鹿走过,百草茂盛,万物向荣,盲人复明,丑女回春。故事听上去很希腊,宙斯他爷爷他奶奶交欢的时候,也是天地滋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如引言所说,最好的人类智能都在“搭错经”中。而当前的AI算法很机械,即使在图像处理上获得极大成功的卷积网络(CNN),也是靠死抠。算饭本质上类似于一个没有才华的工匠式的鉴定师,拿透镜对着图从左至右送上到下反复看。当然他用的透镜是一组,从大到小各种尺寸,而每个透镜有过滤功能。这是AI远非成熟的原因,他仍然不那么智能。引进“搭错经”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一般的,左脑管理性,右脑管感性。
不一般的,左脑右脑一起上。比如,数学是理性范畴,该用左脑。但不止一个数学家在描述思考时,脑子闪过的是各种图像图形的演变,显然右脑也参与了。小说“三体”里,有一个魏博士,想找三体问题的稳定解,他也是用图像的。
在此本人得瑟一下,当年玩奥数相当溜的时候,我也不走左脑。老师觉得我行,让我帮教,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文科生绕道。一个小众的话题,城管别让它去首页。) 波无所不在。光是波,量子用波描述,引力变化也能波。就连说女人美,都赞之为“波涛汹涌”…… 波也是至美的。 古典数学家偏爱“圆”,认为几何图形中她最完美。圆是二维的。 现代宇宙学家对“球”形推崇备至。黑洞是一个没有瑕疵的球。球是三维的。 一个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05-12 19:24:26)

导读:本文是一篇民科,从真八卦伪哲学的高度探讨AI的新算法,旨在做出一个无厘头的AI。 AI是仿生学,一直模仿人脑。人脑是怎样的呢?科学家画出了图, 艺术家的表述, 而AI的神经网络图是密集恐惧的撒旦, 一个字:乱。而且,三个画风,彼此不搭。 人每长一岁,脑的使用就减一分。外部世界好比一个大森林,小孩刚进去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新中国的制度选择是个谜。老毛古书读得多,对皇权专职的弊端心知肚明,舆论有导向:抗日战争时期的新华日报一个劲儿地鼓吹美国如何好,美国民主就是棒。到了解放战争,老美支持蒋介石,报纸不胡吹了。但说共产党艳羡苏联,更不靠谱。中共没少吃苏联的亏。打打,揉揉,再打打,再揉揉,就是苏联对中共的策略。斯大林的北极熊野心,老毛很懂,都是玩阴谋的,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2017-03-11 14:00:34)

人的一生有不少“脱轨”时刻。看一看恋爱的人,两眼发光,皮肤发亮,独自念叨,行为诡异。这是脱离正常生活的轨道,进入一个叫“恋爱”的子世界中。子世界对外封闭。旁人只看到表象,看不清内里,很难理解;自己深深陷其中,宇宙我最大,陶醉如梦。能有这样的子世界都是有福之人。我有过几个。第一个是小时候的“象棋”子世界。夏日傍晚,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7-02-17 13:34:40)

先破题。本篇不是叫人胡来。未婚者搞定情人,已婚者搞定太太。太太要象情人一样爱,婚姻才能持久而有质量。我有这样的认识也是最近的事,太太突然迷恋胡歌。枕边人老是念叨另一个男人,当提高警惕。我与胡歌比,差在哪呢?差得太多,我几乎是“爱无能”,不会爱。有我这毛病的华男不在少数。“文学城”里情人节出了一堆博文,基本上是女人写的,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2017-02-04 17:38:41)
记忆力还有用吗两口子嬉戏是房帏之秘,一般不示之以外人,个别雅好除外。李清照赵明诚用背书撩对方:饭后泡茶,且放着,谁也别喝,背书先,赢的才嘬一口。不知这种比试方式是否只赌喝茶?!文学青年花样多,,,看完书重述梗概容易,一字不拉的背诵很难。有人生来具备这个本领,黄蓉他妈戏弄老顽童,当着面瞄了几眼九阴真经,过后能默写出来。这奇葩的本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两个为梦想挣扎的年轻人,时间跨度四季,地点洛杉矶。 故事从highway上的堵车开始,不耐烦的驾车人纷纷从车里跳出来,莫名其妙地乱舞。传统歌舞片风格,不是现代人的口味。导演不傻,在观众有限的耐心用完之前,加了些新玩意。 其一,光线讲故事。光本是辅助,这里成了主打。 女主梦想成为演员,面试一次次碰壁,希冀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