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1-20 08:57:52)
当觉晓还是龄妈时,我跟过她的博客。她文笔甚好,有张爱玲王安忆的影子,读起来柔顺,没有沟沟坎坎。但我没长性,很难一直喜欢同一个人。所谓的著名作家网络红人,我最多读两三篇。一旦熟悉了他(她)的世界,就不再有跟随的乐趣。从阅读口味上讲,我比较mean,想找铁锤敲敲的痛感,次一等的,也要小针刺刺的痒感。显然,觉晓的文字琐碎了些,不是我的菜。但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5)

我们是考试中长大的一代。考试考的是精确。数理化不用说了,都是固定逻辑,能找到层层迷雾中的隐藏就是胜利。历史地理也不例外。选择题的正确答案有且只有一种;问答题看关键点,说到正点上才能给分。要说当下的IT招工,考的仍然是精确,不刷题怎么知道会不会呢。要进好公司?来来来,先做几道题。可精确感是个很残酷的东西。长期精确的人,把自己也精确了,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7-10-22 15:48:22)
国庆前的一天,我一个人在京,很无聊,手机上翻翻,不远处有新晋的美术馆,小众文艺型的。信步而去,只有光影互动的小型展,看客两三个。 半小时后,我钻进胡同,寻得一间老牌的烤鸭馆子。接待的大妈满嘴京片子,说话快而脆,透着热忱,闻听我只一人时,遗憾地说座已订满,要等,两眼继续热切地盯着我。我稍迟疑,表示作罢。 悻悻然出了门,迎面撞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政治是为了权力,权力是为了利益。 无论华左怎么唱高调,一个避不开的潜意识如影随形:华裔要在美国活下去,活得好,活得爽,华人自身利益是基本点。黑人老墨,与我何关。只有当共生是唯一选择时,才把他们带进来一起玩。 白左是一样的货,对内唱高调,对外赤裸裸:只有符合美国利益的事,才做。 政治的主张与尺度相关,为了全人类和为了全华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7-07-30 10:17:42)
我说鞋子是东汉末年的支柱产业。有同学怀疑,我表示理解。在盛产宅男腐女的年代,鞋子以看为主,以用为辅。卖得最好的高跟鞋最不适合走路,而是适合……走一个case吧。子君做阔太太时,下雨天心疼新买的羊皮高跟鞋,要搭乘贺涵的车。贺涵烦她,不肯。她硬上,脱了鞋子,在贺函眼前闪了一把。这事两人都无意,可潜意识里已经过了一个回合:撩拨和被撩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7-28 12:03:59)
贺涵做了渔夫。看剧大妈们心头解恨,让你去搞女朋友的闺蜜,结局很惨吧。殊不知,这是贺涵们的一个理想:逃遁。这事女人们不太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托马斯下放到农庄,林子里田垄间寻生活,特雷萨内疚,如果没有她,托马斯会留在瑞士,继续医生的事业,是她耽误了他。托马斯回答说,农庄不赖啊,什么事业,什么女人,见鬼去吧。这不是宽慰之词,他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美国东部时间周五晚11点,刘晓波离开我们37小时余,城头飘过悼念的博文约30篇,平均点击不足3千,总关注率9万上下。同一个时刻,“周热点”精选的14篇文章中,无一与晓波相关,倒是上海地铁里无名美女无声的一笑,让整个城头倾倒,有4篇嗲文高挂,每篇阅读数都在3万+,加起来12万余。上海女人的跟风文章远不止4篇。但,这点零头,已经重过晓波之死。于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8)
(2017-07-09 08:29:22)

认识她俩的时候,都还年轻,最好的岁月。她们20岁出头,刚毕业,表演蕴藉激情,只溢出些许,是技巧,更是天赋。人都嫩得不行,水样年华,刀淬过火后的新亮。 我20多岁赶尾,恋爱+新婚+无娃。伪装成文青,和太太一起追逐京城的各种小众文化。那些年,小剧场话剧刚兴起,孟京辉的名头还不够响。观众偏爱的也是“槐花一条街”那种不象艺术更象政治的演绎。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7-07-07 07:50:10)
网络太大,“烂人”不少。一言不合,就想骂人。该不该骂呢?该!哪能老憋着自己。宁可别人遭殃,绝不委屈自己。骂人分两种,热骂和冷骂。热骂是急火攻心,口不择言,把平生所知的脏词由高到低排列,倾泻到对手身上,还以回旋曲的方式层层递进。在遇到反击时,用加快节奏提高声调的组合拳,硬挡硬推,不退缩,不迂回,以快打快,以狠对狠。冷骂是波澜不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今天加拿大150岁,狂欢归来,兴奋难眠。喜上加喜的是,临睡前又读到雌文一篇--“文学城里的阴盛阳衰现象”,其文风清奇,其逻辑严谨,其视角独特,其感情充沛。细细把玩,难窥壶奥,太深邃了。博主是个女的,字码得如江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还,一泻千里兼波涛汹涌。遣词造句似丝线穿针孔,一击而过不沾尘,细致入微又不偏不倚。开篇就是大数据。哇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