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4-15 11:22:32)

生活中见过的老男人大多无趣,喋喋不休,龌蹉而不自知。这也是我现在文章写得少的原因,无话可说时,就沉默吧,省得讨人嫌。罗胖子和高晓松都不懂这样的道理。罗辑思维和晓说刚开播的那两年,诚恳有料,常心有所感。再后来,也许是商业驱使,定时交作业榨干了才子的才情,绕圈子重复,敷衍无干货,成了常态。人要时做时新,何其难!中年危机是因为精力心力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子乔同学心直口快,夏天发了一篇“阴盛阳衰”,宣告女人在无妄城的统治地位。我自不量力,出言相讥,为此结下了梁子。 最近的“芳华秀”又一次打了我的脸。女人们已经在城里横着走了,成群结队,互相吹捧,势不可挡。绝顶聪明的一叔,能把美国政治玩成他的舌头,一碰到“芳华”女生,立即变得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更让人吃惊是润涛阎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2018-01-28 07:49:26)
上次聊女人的神性,义愤填膺的大妈和善良正直的大叔坐不住了,揪起我狠揍:这个不成器的。痛定思痛,这回只说男的。男人是魔族的后裔。男人的一生就是不断与性灵中的魔障打斗的过程。在对人的本性描述上,圣人甲说性本善,圣人乙说性本恶。打了两千年,胜负未分。最大的可能是圣人的思路不对,引得我们进了一个死循环。所以立德立言,不是东西。别轻易用神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8-01-21 15:25:57)
女人来自神族。知道这事的人不多。 霍金知道。该同学70岁生日时承认:自己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想女人,女人就是个谜。冲他那个植物人的状况,想也是白想。世俗的人们冒出不无恶毒的揣测。他冤枉啊。 读过时间简史的人都晓得,霍金没有强烈的宗教倾向,他对上帝的理解也不是耶稣。他有他的探索,是一个解密者,试图洞悉宇宙的本质。 我们所处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2018-01-20 14:23:39)
从犄角旮旯里发现这篇小文,不知道谁写的,估计是个心理阴暗之人。文学城的大咖们素质高,不会与之计较,权当一篇疯人日记。摘录如下。 “才子”--能装的人,懂得排字机巧,深谙读者心理,故意用繁复修饰的文字掩饰空洞乏味的内容,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偶尔露出一些诱惑,为提高点击率。危险,不可主动搭讪。 “才女”--飞横跋扈的人,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2-30 14:10:39)
城里著名的神婆边姐一年前发了一卦,说狗人逢鸡,会有事业上的变故。 算命一事,我不大信。但边姐的话我听了。她人不错,值得敬重。最大的爱好是旅游,有点零碎银子就往外跑,玩5天写出7篇游记。这种疯了不着家的人,都比较通透,豁达,明事理。可有一样,她兼修五行八卦生肖星座,隔三差五地发布神谕。本是没文化的家庭妇女消遣的戏码,她一个国藤高材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7-11-20 08:57:52)
当觉晓还是龄妈时,我跟过她的博客。她文笔甚好,有张爱玲王安忆的影子,读起来柔顺,没有沟沟坎坎。但我没长性,很难一直喜欢同一个人。所谓的著名作家网络红人,我最多读两三篇。一旦熟悉了他(她)的世界,就不再有跟随的乐趣。从阅读口味上讲,我比较mean,想找铁锤敲敲的痛感,次一等的,也要小针刺刺的痒感。显然,觉晓的文字琐碎了些,不是我的菜。但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8)

我们是考试中长大的一代。考试考的是精确。数理化不用说了,都是固定逻辑,能找到层层迷雾中的隐藏就是胜利。历史地理也不例外。选择题的正确答案有且只有一种;问答题看关键点,说到正点上才能给分。要说当下的IT招工,考的仍然是精确,不刷题怎么知道会不会呢。要进好公司?来来来,先做几道题。可精确感是个很残酷的东西。长期精确的人,把自己也精确了,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7-10-22 15:48:22)
国庆前的一天,我一个人在京,很无聊,手机上翻翻,不远处有新晋的美术馆,小众文艺型的。信步而去,只有光影互动的小型展,看客两三个。 半小时后,我钻进胡同,寻得一间老牌的烤鸭馆子。接待的大妈满嘴京片子,说话快而脆,透着热忱,闻听我只一人时,遗憾地说座已订满,要等,两眼继续热切地盯着我。我稍迟疑,表示作罢。 悻悻然出了门,迎面撞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政治是为了权力,权力是为了利益。 无论华左怎么唱高调,一个避不开的潜意识如影随形:华裔要在美国活下去,活得好,活得爽,华人自身利益是基本点。黑人老墨,与我何关。只有当共生是唯一选择时,才把他们带进来一起玩。 白左是一样的货,对内唱高调,对外赤裸裸:只有符合美国利益的事,才做。 政治的主张与尺度相关,为了全人类和为了全华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